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各方动向

    这是一片火焰纵横之地,树木好似永远燃烧的火炬,大地好似绣有火焰的布匹,天空好似被红色的养料画上了一朵朵火云,在这里,不管是人还是物,一切都在燃烧,能够幸免于难的只有极其少数的个别存在而已。

    “该死的丫头!”

    “为了自虐至于这么拼命吗?!”

    “平时怎么不见你有这么强的意志力啊!”

    “行行行,我服了你了,你说怎么就怎么!”

    清脆的音色,狡诈不忿的语气,两者充满了不协调感,偏偏却又融合在一起。

    干枯燃烧的大地上,有一处地方罕见的没有火焰,就好像火焰都畏惧于盘膝坐于地上的那个身影,那个娇小的身影。

    当这个身影说完最后一句话时,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或者说恢复了原来。

    小云看了看四周,眼神中有茫然,有喜悦,也有担忧,很是复杂。

    就在刚才,小云以强大的意志力配合自身的精神力成功迫使鹰狐让出身体的操控权,她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一个看上去非常可笑却让人怜惜的理由,饮用时水。

    半盏茶后,小云面容扭曲的在地上抽搐打滚,一个似鹰似狐的虚影也在她身侧痛苦惨叫。

    “死丫头,我服了你了,真的服了你了!!!”

    同样是火焰之地,吕清媚漫步走在燎原的大地之上,每当她脚步踏下,火焰都自主分开,沾不到她半分。

    她的行走方向非常明确,不时的看向自己手中拿着一个棋盘,上面摆着的不是棋子,而或是移动或是不动的三个灵力光点。

    “姓墨的兔崽子,竟然敢不往我这里赶,浪费我一颗天布白子。回去要你好看。”

    吕清媚看着其中一个光点不停的远离自己,心里恨的咬牙切齿。

    说完,她又疑惑的看向另外两个不动的光点,奇道:“天布白子我只给了墨丹林、尚景星还有小云,怎么这里会有两个光点,难道还有其他人有天布棋盘?还是说小云也进来了?”

    天布棋盘虽然是很好的了解己方人员方位的法宝,在这种不能使用飞鸽传书的秘境古地中,其作用甚至堪比五品法宝,而吕清媚的上品天布棋盘更是堪比六品法宝,但缺点也同样明显。

    比如,吕清媚的天布棋盘可探查百里范围内的天布白子,但如果也有其他人,甚至敌人拥有天布棋盘,那一样会被探测到,有时候明明是寻求帮助却变成了自投罗网,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尴尬且致命的缺点。

    “嗯?”

    吕清媚的思绪顿时被一直移动的光点吸引,整个人离开警惕起来,那个光点已经从她的棋盘上消失,也就是说那个人已经离开她百里之外,如果是墨丹林,他就算不想受到吕清媚的‘压迫’也不至于离开百里之外。

    “不好办啊。我先赶去看看一个光点是谁吧,要是尚景星就好了。”

    一片海域上,陆蓝莲踏水而行,步步生莲,使犹如凌波仙子,仙气逼人又安静素雅。

    “根据师傅给我的古籍记载,蓝莲陨于凌峰,第三任谷主更是从凌峰中得到一片蓝莲花瓣。我一定要找到!”

    海域的另一侧,墨丹林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在慢慢的游泳。

    “虽然传送的位置远离吕妖精是不错,但这也太远吧!!”

    同样的海域上,一叶小舟慢慢飘荡,常羽梦一手托腮,一手拿着直钩鱼竿,百无聊赖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啊啊啊!好无聊!都飘了一天了啊!我不求见到人,最少来只妖兽陪我玩玩啊!!”

    充满死亡的紫黑色大地上,是十几个人聚在一起,为首的邬星波手中拿着的赫然是一张天布棋盘,不过要是有鉴定眼光之人看见,必定一眼就能确定,邬星波的这张天布棋盘远远比不上吕清媚,探查范围小了许多。

    邬星波道:“从张媚娘口中得到的消息,东南区域的人里面也有一人拥有天布棋盘,我猜测很可能是吕清媚,所以,我们最先杀死她,之后,陆蓝莲由我对付,你们去找尚景星,杀死他。当然,要是碰见其他东南区域的人,也请别犹豫。”

    棋盘和棋盘、棋子和棋子之间无法互相感知,但是棋子却能模糊感知到所有范围内的棋盘,吕清媚现在的处境无疑是东南区域中最危险的一个。

    打扮妖艳的张媚娘轻轻一笑,倚在邬星波的身上,道:“邬公子真是的,竟然不相信我们?要论其他的我们西一城不敢说,但要论杀人,哪个区域有我们厉害了?咯咯。”

    “媚娘说的没错。不过,本少爷也是有其他本事的,比如……”一名满脸淫邪的玉面公子色眯眯的眼睛在另一名女子身上来回打转,“总之,吕清媚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伺候她的,哈哈哈!”

    岩力魁不屑的扫了其他人一眼,斩钉截铁道:“我对你们的计划不感兴趣,我的目标只是和尚景星打一架。”

    “希望你能打死他。”武朔立刻讥讽道。

    邬星波在张媚娘的腰间摸了一把,随后将她推开,一脸正经的看着其他十几人,道:“好了,别废话,都出发吧。”

    最后,邬星波取出一颗天布棋子随身携带,然后将棋盘交给威黎。

    十几人散开去找各自的目标,只有邬星波依旧留在原地。

    小半会儿后,脚步声慢慢传来,邬星波转过头,恭敬的看着对方。

    是贺飞鸣。

    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东西,丢给邬星波,淡淡开口道:“东西给你,你想怎么用和我无关,但你最好动作利落点,我对杀东南区域的人不感兴趣,别让他们打扰到我的事。”

    邬星波接过东西,看了一眼,马上笑道:“贺少放心,我会妥善解决,不劳烦你出手。”

    贺飞鸣离开,邬星波也开始去寻找自己的目标。

    凌峰的第一天很平静,没有发生任何碰撞,但阴谋的网却在这个夜晚无声无息的将整个凌峰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