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凌峰的第一天

    凌峰古地外所发生的一切,尚景星都无从知晓,甚至连察觉都察觉不了半分,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些东北区域之人,即将面临灭顶之灾。

    此时的他正爬在一颗参天古树的树顶,眺望着远方。

    以他此时所处位置的高度,虽然谈不上能看见整个凌峰古地的全貌,但是半貌是绝对没问题的。

    尚景星为眼前的奇景所震撼,作为穿越者,出生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他曾在网络上看过太多奇异之境,但当身临其境的看见时,却又是另一种感受。

    凌峰美吗?

    毫无疑问。

    参天高的古树,翡翠般的枝叶,好似为整个凌峰古地铺上一层动人心魄的绚丽,烟雾缭绕之下犹如翡翠色的湖面。

    但这并不是凌峰古地的全部。

    整个凌峰古地好似被人为的分割成数块,确切的说应该是五块,这五块非常容易区分,只要看颜色便知道。

    比如,尚景星所在的位置是生机盎然的翡翠色,翡翠色区域的右边,是一片犹如火烧云般的红色区域,而翡翠色区域的左边,由于位置关系,尚景星只能勉强看见一抹死气沉沉的黑紫色。

    要说最为奇特的区域莫过于中间那块高耸入云的山峰区域,或者直接称其为凌峰更为准确,一共九道通天彻地的土黄色旋风如众星捧月一般围绕在凌峰周围,这九道旋风无时不刻都在围绕凌峰快速运动,将周边的一切都隔离开。

    这块区域就和塔界每一层的中间区域一样,崇高、重要,但寻常时候根本无人靠近。

    虽然凌峰之后的区域尚景星并不能看见,但是他还是非常确认那里有一块,因为这里的分布,实在是和塔界四区域太像了。

    “毫无疑问,凌峰古地的秘密就在最中间的凌峰之上。嗯,我绝对不去。”

    说完,尚景星马上移开目光,看向那一抹死气沉沉的区域,心里有些不确定。

    对于青冥花他曾做过非常详细的调查,虽然资料不多,但有一点非常确定,青冥花只能在生与死两种诡异环境同时出现的情况下才能生长。

    生代表的是生气,而死可以是死气也可以是鬼气。

    也就是说,如果这两片区域的确如外在表现的那样,一个生机盎然,一个死气沉沉,那么尚景星可以非常确定,只要凌峰有青冥花,那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这两片区域的交接处!

    他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现在当务之急是确认这两片区域是否表里如一。

    思绪良久,尚景星最后看了一眼紫黑色区域,然后毅然跳下古树,与其猜测不如实地探查。

    下了树,他先是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木盒,这是吕清媚送他的伪龙髓。

    伪龙髓虽说被取名为髓,但却成固体,尚景星只是将木盒打开一丝缝隙,然后别在腰间即可流露出伪龙髓的气味,从而吸引血龙草。

    尚景星突破所需要的六种药草中,最珍贵的必然是时水,但要说最奇特,那绝对非血龙草莫属。

    血龙草既是药草也是妖兽,但要严格算起来的话,血龙草其实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物种,它的外观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有根须的血龙,或者说会走路的灵草。

    血龙草并不罕见,甚至可以说随处可见,但在外界血龙草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成熟,样子千奇百怪,作用也各有不同,那些都不是尚景星所需要的,他要的是还没有成熟的血龙草。

    如果运气好,他说不定很快就会找到,步骤很简单,以伪龙髓的气味吸引,让血龙草自投罗网,然后让其吃下伪龙髓,只有这样成熟的血龙草才是他所需要的。

    “希望一切顺利。”

    尚景星嘴角勾起,青冥花的希望有了,血龙草也有了万全准备,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一旦他进入炼气期,那他几乎可以夸下海口,只要不是四层以上的天骄来,其他炼气期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一个虐字。

    尚景星开始向黑紫色区域进发,他的移动速度不算快,顶多称之为快走,虽然心里恨不得快点飞到目的地,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忘记进入凌峰前东一层主的提醒。

    每一个南面区域之人都是危险的,现在的尚景星还不是他们的对手。

    时间在他赶路中慢慢过去,或许是因为没有太阳的关系,凌峰古地的黑夜和白天并没有任何区别,在参天古树下行走更是将仅有的星光遮掉,说是伸手不见五指也不为过,好在尚景星修行以来视力得到了不错的提升,黑暗中视物并不算困难。

    奔波赶路近四个时辰,尚景星终于停下休息,不过他并没有点篝火,而是再次爬到一颗古树顶端,一手枕着头一手拿着干粮躺在粗大的树枝上休息,连白森林里他都只敢在山洞中点篝火,更别说这不知底细的凌峰古地之中。

    一边吃着干粮一边看着星空,尚景星看上去很是惬意,但他的思绪却飞的很远。

    “也不知道小云现在怎么样了,应该没有勉强自己的身体去修炼吧?”

    不得不说,和小云朝夕相处,这突然分开,尚景星还真有点不习惯。

    “以陆蓝莲、吕清媚、墨丹林他们的修为应该不会有事,要是能和他们汇合一定能安全许多。”

    “这浊气自我为中心开始扩散,看来陆蓝莲说的没错,浊气的确是我们带来的,目的是为了折磨凌峰中镇压的那位,不过为什么在外界我们不会产生浊气呢?”

    “不对!”尚景星“腾”一下坐起身,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道:“猪脑袋!当初刚刚进入凌峰的时候我根据浊气去找不就能找到人了吗!”

    他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爬上古树顶端的时候,隐约看见了好几块灰色灵力的区域,显然那里就是其他人所被传送的地方。

    尚景星哭笑不得的看向四周,大部分区域都已经被浊气染成了灰色,想要找人根本痴心妄想。

    “飞鸽传书也不能用,想要找人完全就是随缘啊,我还是安心的找青冥花吧。”

    说着,他闭上眼睛,开始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