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云的决绝

    吕清媚媚眼怒瞪,拿着折扇的右手有些颤抖,看着尚景星恨不得用折扇将他脑袋开一个洞,看看里面到底是脑浆还是浆糊,自己已经急得不行了,他竟然还在考虑魔血楼多少岁数!

    其实别说她,就是尚景星也挺佩服自己的神经,被十年前就是出窍期的修士盯上,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胆寒。

    “咳咳咳。”尚景星尴尬的干咳几句,道:“别激动,那魔血楼到底是什么身份。”

    吕清媚深吸几口气,鼓满挺立的酥胸上下起伏,勉强平复了心情后,说道:“魔血楼,乃是魔塔界十魔帅之一,她曾在金丹期以一己之力将仙塔界第三层盘山楼灭门,因此得血楼之名。”

    “十魔帅看的不是实力,而是潜力,成为魔尊的潜力,要是潜力不足,别说是出窍期,就是渡劫期也别想成为十魔帅。”

    “她是十魔帅中唯一的人族,在成为魔帅前她的确是代行者,但不是魔文代行者,而是魔神代行者!”

    分神期,魔帅,魔神代行者。

    这三个身份犹如三座大山,压在尚景星心头。

    他沉默下来,吕清媚和小云静静的看着他。

    “我不走。”

    尚景星的声音不响,但却掷地有声。

    吕清媚一阵气急,道:“你是不是疯了?!”

    尚景星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吕清媚,道:“一辈子恐怕也只有这一次机会进入凌峰,如果我现在走了,此生无缘炼气期,真的就能活下来吗?”

    “魔血楼、威黎、灵耀门还有我其他的仇人,他们就找不到我了吗?”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都找不到我,那兵心门的仇就不报?!”

    “我尚景星不求对得起天,不求对得起地,只求对得起自己的这颗心!”

    “如果前方没有路,那我就踏一条出来!”

    小云心中满是感动,吕清媚看着他久久不语。

    良久过后,吕清媚上前几步,二话不说夺过尚景星手中的储物袋,从里面取出一个木盒丢给尚景星,然后将储物袋连同墨石一起收了起来。

    做完这些,吕清媚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直到即将走出门口时,她平静的话语悠悠传来。

    “在死前把欠我的债还清。”

    吕清媚离开,尚景星捧着木盒好笑的摇了摇头,伪龙髓价值一百万灵石,可不是短时间能还清的,吕清媚的这句话完全可以翻译成“小心点,不要死”。

    “真是不坦率。”

    尚景星心里很是感动,要知道吕清媚可是能为十块灵石就和人“探讨”一个时辰的人。

    他将木盒收起,随后对小云道:“我休息一会儿,别让人打扰我。”

    小云点头道:“嗯,好的。”

    尚景星闭眼睡下,血气消耗过多的他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小云坐在床头,轻轻抚摸尚景星的脸颊,喃喃自语道:“景星,遇见你是我的幸运,也是你的不幸,影墨蝶说的对,我才是你最大的危险。”

    小云目光迷离,想起影墨蝶曾对她说过的话。

    那天,鉴定刚刚结束,尚景星在屋中休息,小云前去找他,却被影墨蝶拦住。

    小云也就正好趁那次的机会询问了影墨蝶对自己的态度。

    “你最好离开主人。”

    影墨蝶是如此回答的。

    小云满脸不忿的说道:“凭什么!”

    影墨蝶红瞳冰冷,冷漠如故道:“因为你只会带给主人危险,而我任务是排除主人身边的一切危险。”

    小云冷视着影墨蝶,道:“你会杀我?”

    影墨蝶眼中杀意一闪而没,道:“如果有必要的话。”

    “那样景星也不会允许你再待在他身边。”小云微微一惊,杀意刺骨,让她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不重要,主人的安全才是一切。”

    说完,影墨蝶漫步离开。

    回忆渐渐深远,小云的双眼却是越来越清澈。

    “你说的没错,我给他带来了危险,但,我不会离开!”

    小云又是看了尚景星一眼,小手伸出,摸向他的储物袋,虽然储物袋旁人无法打开,但小云却是有着尚景星给予的授权。

    从储物袋中取出小碗,小云拿出一个特质的玉瓶,将小碗中的时水倒入玉瓶之中。

    玉瓶容量明显不似它的外观,小云足足倒了大半个时辰渐渐装满玉瓶,但小碗中的时水却好似取之不尽,自始至终都没有减少半点。

    将玉瓶收起,小云小心的把小碗放回尚景星的储物袋中。

    “我只要提升实力,帮助景星即可!”

    小云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尚景星,随后站起身离开屋子,轻缓的将门关上。

    回到自己的房间,小云盘膝坐在地上,取出一部封面写着《九体》二字的古朴书籍。

    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小云目光坚定,默默读了起来。

    “《九体》之功,不可贪功冒进,然修习者若遇到生死之危,可利用此法快速大成。”

    “第一月,每日饮用一滴时水,夜夜剧痛难眠,第三月,以时水涂抹经脉,经脉寸断,第六月,每日沐浴时水之中,万蚁噬骨,第十二月,抽离全身血液以时水代之,神魂日夜经受亿万时光利齿碾磨,自此《九体》大成。”

    小云的声音从最初的颤抖,到最后的平静,一双大眼睛中写满了决绝。

    时水蕴含时间的力量,不少人为了加快速度在修炼或炼丹的时候都会用到,但这些人一般都只用十分之一滴而已,哪怕是尚景星以后要用来突破,也只需要两滴即可。

    但《九体》的速成之法,要全身浸泡在时水中不说,竟然还需将全身血液替换成时水,这其中的痛苦足以将一个意志坚定的大能折磨的痛不欲生自行了断。

    读完,小云默默的放下书籍,取出玉瓶倒出一滴,犹豫一会儿后,仰头喝下。

    下一息,小云娇俏的小脸顿时痛苦的皱起,她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直接晕倒在地,而即便如此,她依旧满脸惨白浑身抽搐不止,如娇弱的花朵在狂风中无助的摇晃。

    尚景星为了小云不愿离开东一城,哪怕是面对魔血楼也在所不惜。

    小云为了尚景星哪怕是日夜经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也义无反顾。

    两人虽然认识仅仅四个月而已,却有着超越无数人的牵绊。

    或许,自小云在新人选拔赛时为尚景星疗伤开始,他们之间的命运就紧紧缠在一起,无法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