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九章 势力战来临!

    蓝莲门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家的感觉,因此不知不觉,一个半月便过去了,尚景星带着小云渐渐在这里安定下来。

    院中。

    尚景星、小云还有厉鹏华坐在亭子里,一边看着雪景一边喝着热茶,看上去分外悠闲。

    说来也巧,今天正好是尚景星来到塔界的第四个月整,这四个月,他从一介凡人成为了仙塔界第一层顶级强者,同时也打破了第一层晋升速度的最高纪录。

    不过,很遗憾,他这一个多月几乎没有什么提升。

    力量方面,蛮牛全部给了小云,毫无提升。

    修为方面,突破炼气期所需要的六种灵药至今没有凑齐。

    誉文方面,始终无法进入誉境让他对于金文的学习停滞不前,而“变”字隶书的掌握也是毫无寸进。

    功法方面倒是有所提升,每天通过破岚瞳观察功法道光,让他对于这些功法的理解达到了近乎大成的地步,只要他修为突破,功法的学习根本不在话下,甚至转瞬间就能掌握,同时他还学会只使用血气的擒龙爪,效果和意指决类似却差了不止一筹,毕竟擒龙爪只能算是“武功”,自然不能和功法相比,不过在不能使用意指决的情况下,算是聊胜于无。

    相比这些,尚景星反而是得到了不少灵石和万界点,万界直播和塔界的差价利润虽然因为诸多交易规则的存在而变得很少,但胜在数量繁多让他在倒卖的过程中赚了不少,并以此在腾鹤楼购买了枯木雷花和掘潜丹。

    而六种材料中剩下的血龙草、青冥花,它们虽然在这六种材料中品级不算高,但由于生长要求太过奇特,除了一些古地秘境根本难以见到,即便是腾鹤楼也没有。

    对于这两种药草,尚景星只能寄希望于凌峰,从陆蓝莲那里得到的凌峰资料中,里面明确的写着曾有人在凌峰带出过一株堪比七品的血龙草,至于青冥花,并没有出现过的消息,但秘境中出现的概率绝对比寻常地方高很多。

    要说尚景星这一个多月最大的进步,莫过于精神力,自从得到破岚瞳之后,每日观看功法道光和誉文使得他精神力成长速度直接提高了一倍有余,逐渐有追上小云的趋势。

    “距离登凌峰,还有三个多月啊。”尚景星无奈道。

    小云看了他一眼,补充道:“确切的说是三个月十七天。”

    “唉。”尚景星摇了摇头,随后看向厉鹏华道:“厉兄,陆小姐还有大长老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厉鹏华道:“最少还要五天吧,每年这个时候的月莲宗会议都需要半个月。”

    这时居正英走入院子。

    他来到尚景星面前,恭敬道:“师傅,东一层主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尚景星眉头一皱,道:“还是没有?兰山派灭门,无数目击者证明是临海派所为,他不管也就算了,竟然还失踪了这么久。”

    “那灵耀门那边呢。”尚景星接着问道。

    居正英道:“没有动静,自从师傅的荣誉四贯长老的身份曝光后,他们就将所有监视人员撤走了。”

    尚景星食指有规律的敲击着桌面,口中喃喃自语道:“这倒是好消息。最好在我晋升炼气期前都别来烦我。”

    他抬头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眼睛余光看见两抹脑袋大的影子一前一后的飞向自己。

    影子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瞬间就到了尚景星近前,然后突然停下,那是两只飞鸽。

    尚景星眉头一挑,他熟人不多,平时根本就没有人给自己飞鸽传书,现在到好,突然凑在一起,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飞鸽一金一白,毫无疑问,金色的那只绝对是来自行事招摇的吕清媚,白色的那只则是严龙的。

    先后开启两封飞鸽传书,当里面的声音传出,尚景星顿时脸色微变。

    两封传书的内容出奇相似,都只有一句话。

    “速离蓝莲门,来腾鹤楼!”

    “速离蓝莲门,来东一城!”

    出事了!

    这是尚景星的第一反应。

    “怎么了?”

    小云和厉鹏华不解的看着突然变了脸色的尚景星。

    尚景星伸手朝着两只飞鸽一点,顿时飞鸽里吕清媚和严龙的声音小云两人也能听见。

    “这?!”

    厉鹏华的脸色最是难看,从两人的话语中,他不难听出一句潜台词,离开蓝莲门就能暂时安全。

    可问题是,整个第一层有谁这么大胆子敢对月莲宗的下属势力动手?

    尚景星面容严肃的吐出三个字,“势力战。”

    没错,能够涉及整个门派的,也只有势力战了。

    尚景星一挥手,将两只灵力飞鸽驱散,他依旧坐在原处,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蓝莲门收留了他,他自然不可能在蓝莲门有难的时候离开,更何况,这场势力战很可能是冲着自己和小云来的。

    就在他如此想着的时候,突然一道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传遍整个蓝莲门。

    “临海派对战蓝莲门,势力战,开启。”

    这是塔界规则的声音。

    一如临海派对付兰山派一样,强制开启势力战!

    “唉。”喝完手中的热茶,尚景星站起身,道:“走吧。可不能让客人等久了。”

    另一边,蓝莲门门口。

    数十名蓝莲门弟子或是拿剑或是举刀,警惕的站在防御阵法内,看着外面的数十人。

    两伙人人数相差并不大,但蓝莲门弟子却依旧不敢走出防御阵法半步,无他,临海派几乎每个人的眼中都有着一个篆体“令”字,这“令”字和周丹山那次有着明显的不同,它没有强行控制思维,反而提高了他们的实力,以至于临海派中存在十名修为被强行拔高到炼气期的修士。

    守门弟子道:“楚师妹,你快进去,这里太危险了。”

    楚莹倔强的摇了摇头,纵然拿着剑的手微微颤抖,她依旧没有后退半步。

    “唉,尚师兄什么都好,就太灾星了。”一名高瘦的弟子苦笑道。

    楚莹立刻瞪眼道:“不许你这么说尚师兄。”

    此时的她像极了护崽的母鸡。

    一个月前她外出购物,被人诓骗参加游戏类修兵止戈,差点一无所有,甚至连母亲遗物也被输走,幸亏尚景星恰好路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楚莹的东西都赢回来不说还将对方淘了个精光,自这之后楚莹就成了尚景星最忠实的崇拜者,心生爱慕。

    “我就开开玩笑嘛。”高瘦弟子小声嘟囔了一句。

    他其实没有恶意,楚莹那件事几乎整个蓝莲门人尽皆知,大家都非常感激尚景星,再加上尚景星的其他表现,整个蓝莲门对他可谓是爱戴有加。

    守门弟子听着他们的争论,哭笑不得道:“好了,这时候还说这些,小高,你也去催催,师叔他们怎么还没来。”

    “好。”

    高瘦弟子应了一声,立刻朝着门内跑去。

    楚莹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守门弟子道:“等吧。反正防御阵法一时半——”

    嘭!

    守门弟子的话还没说完,临海派为首三人走上前,其中一名中年壮汉二话不说一拳砸在了防御阵法上。

    防御阵法剧烈颤动,其表面出现了龟裂,这裂纹不多甚至忽略不计,但却是一个信号,防御阵法并不如蓝莲门弟子想象中的那么坚固。

    这防御阵法并不是来自月莲宗,陆蓝莲心高气傲,蓝莲门中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想办法弄来,并没有使用任何月莲宗资助之物,也因此这防御阵法的防御力在第一层虽是顶尖,但也仅此而已。

    见壮汉没能破坏防御阵法,为首的另外两人纷纷出手。

    其中一名身材娇小的披着斗篷之人右手掌心朝外,一个篆体“象”字闪现,下一秒一头周身冒着黑烟的巨象突然出现在空地之上。

    巨象出现后,原地蹬了两脚地面,随后二话不说就朝着防御阵法冲击过去。

    轰!!!

    防御阵法裂纹大规模扩大,犹如钢化玻璃被敲碎一般,密密麻麻。

    另一人身材高挑,也是披着斗篷,伸手拔下腰间的长剑丢向空中,随后双手连掐十个法诀,空中的长剑立刻一顿,剑尖微移指向防御阵法,剑身有着澎湃的灵力波动。

    “尔敢!”

    蓝莲门内突然传出一声怒吼,蓝莲门弟子顿时面露喜色。

    “是孙师叔来了!”

    一名两鬓花白的中年人窜了出来,见长剑就要刺中防御阵法,顿时心急如焚直接双腿一蹬,跳出防御阵法,双手法诀掐动,一团水雾聚而不散,挡在长剑之前。

    与此同时,长剑的攻击也来了!

    嗖!!!

    一道破空声传来,长剑好似燃烧了空气,剑身发红,黑烟升腾,一往无前的刺向水雾。

    水雾与长剑相触,原本面露喜色的蓝莲门弟子顿时脸色发白。

    一秒!

    仅仅只是一秒,水雾破碎,长剑长驱直入,刺穿孙师叔的二品宝衣、左肩,然后透体而出,连带着孙师叔的身子一起刺向防御阵法。

    叮!!

    嘭!!!

    防御阵法……宣告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