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家

    第二天一早,尚景星梳洗完毕,依照记忆来到任务交接处。

    此处名为静己堂,取静心守己之意,由陆蓝莲亲自题写,其用意是希望门人弟子不要好高骛远选一些难度超出自身能力范围的任务,白白丢掉性命,和她的弱者安心修炼的原则如出一辙,虽然尚景星并不赞同这一点。

    静己堂占地极广,一共三座阁楼分别坐镇这三名鉴定师,阁楼前则是一大片空地,势天灵像耸立在空地中央,当三名鉴定师忙不过来时,普通的任务都由门人弟子自行交接。

    今日乃是月中,正是静己堂人最少的时候,尚景星在势天灵像上仔细查看一番蓝莲门的门派任务,然后随意的进入中间那座阁楼。

    就在他脚刚刚踏入阁楼,一段激烈的“争吵”就传入他耳中。

    “师兄啊,这次是我赢了。清灵水你可别耍赖。”

    “呵,你小子赢了一次就嚣张了,这是你要的清灵水拿去,反正我下次还能赢回来。”

    “师兄这就是你不对了,我们好好说道说道,上次是谁赢了到处宣扬还请门中十几个弟子去起始城最大的酒楼喝酒的?”

    “你小子还来劲了是吧,那上上次是谁赢了请几十个师兄弟去喝花酒的?”

    两人皆是门派服饰,一人面色苍白,病怏怏,一人古铜色肤色,看上去分外健康。

    这时一直在一旁看戏的鉴定师长老发现了尚景星,立刻笑骂道:“好了,也不嫌丢人,有新弟子在呢。”

    听闻此言,病怏怏的师弟立刻咳嗽一声,正色道:“师兄,这次承让了,下次我们就比种植雾星草。五天定胜负。”

    师兄整了整衣衫,一本正经道:“师弟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赢了就是赢了,哪里有什么承让的。我们下次就比雾星草。”

    看着两人耍宝,鉴定师长老一脸不待见的甩了甩手,道:“行了,都比了一百八十九次了还装,人家新弟子随便找个人一问就知道你们的德行,快滚。”

    师兄大笑一声,不以为意,手臂抬起,亲热的勾住自己师弟的肩膀,转过头,不过当他看见尚景星的脸时,顿时吓了一跳。

    他苦着脸转过头对鉴定师长老道:“长老啊,您是多久没出门了,连尚景星这么一个大名人都不认识?”

    师弟也是苦着脸抱怨道:“长老你太不地道了,和尚景星第一次见面就被你损成这样。”

    鉴定师长老眼前一亮,他虽然不认识尚景星,但大名却是听说过,尤其是他的温养天赋。

    “你们俩该不会是他的崇拜者吧?”

    “也不是,我们是中立派。”

    尚景星见三人又聊了起来,而且话题的中心还是自己,顿时脸色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他还赶着回去修炼,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他道:“那个我要接任务,温养任务只有四个吗?”

    长老点头道:“都月中了,该接的早就接走了。我听说你需要接六个任务?”

    “嗯。”尚景星点点头。

    长老低下头看了下任务列表,最后划出两个任务,顿时两道光幕出现在空中。

    “那就这两个任务吧。一个切磋,以你的修为很简单,正好发布者也在这里。”长老朝着那名师兄扬了扬头,随后又道:“还有一个种植任务,也很简单,培育雾星草,只需要五天。”

    尚景星一愣,没想到这么巧,这名长老推荐的培育任务正是那两名师兄弟下次要比试的灵药,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这绝对不是长老的故意刁难,这段时间补了不少塔界常识的他对于雾星草有所了解。

    雾星草,一品,用于制作血气丹的一味灵药,易学难精,对于初次培育的尚景星来说,绝对是最简单的培育任务。

    “好,那就麻烦长老了。”尚景星拱手道谢。

    这时也有不少弟子前来看见了他,站在远处好奇的看着。

    “哈哈。尚师兄,你一定是第一次培育吧,我给你说下需要注意的地方。对了,正好师兄你也是培育雾星草,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比一比。”

    那名师弟自来熟的凑了过来,表现的极为友善。

    “去去去,就你还教尚师兄呢,还想和人比。”那名师兄立刻将师弟扒开,自己凑到尚景星面前,拱手道:“在下卫斌,擅长的正是培育,尚师兄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

    “还有我,我叫顾成。”

    “尚景星。”

    尚景星拱手自报家门,虽然对方知道他的名字,但别人一早知道和自己自报却是两个概念。

    相互认识后,尚景星就想离开,来塔界这么久,他还真有些不习惯如此的热情,不过还没等他走出一步就改变主意了。

    培育他还真是一窍不通,想必小云也不可能懂,要是不问这两人自己恐怕无法完成这培育任务。

    他笑道:“那就麻烦两位了。”

    三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一旁围观的弟子中,有几人犹豫了下也跟了上去。

    卫斌院中,八名擅长培育的弟子坐在一起,他们看着尚景星的目光各异,有畏惧,有崇拜。

    然而不管他们对尚景星怀着怎么样的看法,依旧一丝不苟的为尚景星讲解着关于培育的注意事项,以及自己的经验心得,当初他们还是新人时其他师兄也是这么教他们的,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算是蓝莲门弟子心照不宣的规矩。

    “灵草的培育有三大要点,天赋、浇灌的时机、浇灌的灵水。”

    “其中最重要的是浇灌的时机,一般来说卯时最佳,但个别灵草也有不同的时辰,其他的以后再说,雾星草最佳浇灌时机是午时,那时阳气最盛,能提高血气丹的效果。”

    尚景星点点头,将这两名不认识的蓝莲门弟子的话记下。

    卫斌接口道:“别听他瞎说,浇灌灵水才是最重要的,就拿雾星草做比方,清灵水最佳,若血水次之,若血水一次浇灌最好为三十克,清灵水则是五克。”

    尚景星了然,心里有了自己的判断,如果说浇灌的时机靠的是培育方面的知识,那浇灌的灵水则是经验,两者缺一不可,但真要说哪个最重要,自然非后者莫属。

    顾成一脸不忿,道:“师兄你怎么没给我说过这个呢!你太狡猾了!”

    “哼,谁让你总是和我抬杠打赌。”

    “师兄你这样不对。”

    “好好,我下次教你总行了吧。”

    另一人好笑的看了他们一眼,开口道:“要我说天赋才是最重要的。”

    “屁话!”

    “谁不知道似的。”

    “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有好天赋的。”

    “哈哈。”

    院中一片欢声笑语,尚景星默默的看着,近日来有些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嘴角不自觉流露出一丝微笑,蓝莲门弟子之间的关系就好像家人一般,将他感染,不由回忆起兵心门中的那段日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人几乎是手把手将一切需要注意的事都给尚景星详细说明,最后临走前也不忘提醒他有什么不懂就去问他们,这一刻尚景星在他们眼里不是煞星,也不是自己崇拜之人,只是简简单单的蓝莲门弟子,蓝莲门的新人。

    再次道谢,尚景星和众人告别,回到自己的院中,看见的却是小云无精打采的趴在院中的石桌上。

    “怎么了?没精打采的。”尚景星走过去好奇的问道。

    小云嘟着嘴,不满的道:“不是那些蓝莲门弟子。”

    尚景星眉头一挑,要换了其他时候,护短的他早就拉着小云冲出去找人算账了,但想起自己今天的经历,还有那些蓝莲门弟子的热情,本能的有些不相信。

    果然,小云的下一句话就证实了这点,顺便还把他逗笑。

    “那些个自称师姐的,今天抓着我不放,又是给我说锻造经验,又是教我温养技巧。啧,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尚景星眯着眼,道:“那有学会什么吗?”

    “哼,我可是能锻造三品……”说到这里,小云瞟了一眼尚景星的表情,最后叹了口气,趴在桌上,无力道:“好吧!好吧!!她们的经验对我还是有用的。”

    “就一点哦!”小云如此补充一句。

    尚景星好笑的摸了摸小云的脑袋,心想还真是标准的傲娇,不过口中却道:“是是是,她们连给我们的兵大小姐提鞋都不配。”

    “她们也没这么差啦!”

    小云连忙抬头为那些师姐辩解,结果对上尚景星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羞红了脸低下头。

    尚景星轻笑一声,做到石墩上,道:“觉得怎么样?”

    一如昨日的问话。

    小云这次没有多想,笑道:“果然很不一样,竟然给我一种兵心门时的感觉。”

    尚景星抬头看着天,轻声喃呢道:“家吗……”

    “说不定是陆蓝莲特别吩咐他们的呢,说不定是因为你的身份呢。”

    小云对于这种家、家人的感觉欢喜的同时又有些抗拒。

    “是与不是,问居正英就知道了,他可没特权。”尚景星笑着朝门口方向扬了扬头。

    “师傅累死我了,一大群师兄师弟抓着我不放,死命教我东西,不学会不让走,我对培育不感兴趣啊!要不是温养任务没了我才不会接呢!”

    人未到声先到。

    “呵呵,我真的开始佩服陆蓝莲了,一年时间将门派打理的井井有条?这何止是井井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