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六章 焕然一新的尚景星

    一夜无话。

    第二天,当尚景星睁开双眼时,影墨蝶一如昨天一样站在他的床头默默守护着。

    他伸了个懒腰,道:“小影,吕狐狸于你有救命之恩,你这样不太好,况且在腾鹤楼我也不会有危险。”

    影墨蝶张了张嘴还没说话,第三个人的声音在屋中响起。

    “哼,算你有点良心。”

    尚景星一愣,闻声望去,却见吕清媚坐在桌边优雅的喝着茶。

    “你怎么在我房间?”

    有没有搞错啊!一个个都一声不响的来我房间,想吓死我啊!

    尚景星心里还在吐槽,突然吕清媚抛了一个金色的物体过来,他随手一接,拿在手里一看,是一个储物袋。

    吕清媚道:“给你的。”

    尚景星精神力一探,顿时微微一惊,里面有十万灵石、一些常用的丹药、三头妖牛、净体丹,不止这些,就连不明十宝的另外三宝赫然躺在其中。

    “这?”尚景星不解的看向吕清媚。

    吕清媚淡淡的说道:“十万灵石是你的俸禄,你半年可以挑选一次四品之物,我想净体丹才是你最需要的,其他丹药和妖牛算是我送你的贺礼,至于不明十宝,六贯长老让你在我回门派前尽力鉴定一下,好处不会少你。”

    尚景星疑惑的打量着吕清媚,好似第一次认识她一般。

    “你是谁假扮的?”

    “掏光你哦!”

    “看来是真的,不过我可是荣誉四贯长老,你对我这么说话真的好吗?”

    “那你还是尚景星吗?”

    尚景星突然一笑,吕清媚也是报之微笑。

    “对了。”吕清媚将茶杯放在桌上,站起身,“这个储物袋的大小是你那些垃圾的五倍大小,而且坚固许多,最好用这个。”

    尚景星摸了摸储物袋,道:“这该不会也是你的贺礼吧?”

    “你说呢?”

    “要是以前,我肯定百分之百肯定不是,现在真不知道了,毕竟那三头蛮牛的价值不低啊。”

    蛮牛,三品妖兽,几乎三层以上的每个大派都会豢养一些,很少有出售,而一旦出现必定被大量修士哄抢,一百万灵石都只是打底。

    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情况,其实理由很简单,蛮牛有着非常独特的天赋,寻常三品妖牛进食后最多只能增加四十牛之力,但蛮牛却不同,可直接增加六十牛之力。

    最重要的是,其他妖牛的天赋获取几率都在百分之十以下甚至更低,但蛮牛这种独特的天赋获取几率乃是百分之百。

    吕清媚牛骨折扇一展,遮住脸媚笑道:“小女子这是在贿赂荣誉四贯长老呢,以后可要多照应我哦。”

    说完,吕清媚转身走出房门。

    尚景星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妖精还有不坦率的一面,明明自己要不了多久就是五贯长老了,竟然还说贿赂自己。

    见储物袋放在床头,尚景星起身下床,手伸向昨晚自己放衣物的地方,却是摸了半天没摸着,他转头一看,那里竟然什么都没有。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影墨蝶悄无声息的走到他身后,道:“公子,让奴……我服侍你穿戴吧。”

    尚景星转头一看,就看见影墨蝶捧着一套黑蓝相间的衣物,俏生生的站在自己身后。

    “别。”

    尚景星赶忙摇头,拒绝影墨蝶的服侍,这方面他还真不习惯。

    可惜往日非常乖巧听话的影墨蝶在这方面异常的坚持,倔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两人耗了许久,最后还是尚景星败下阵来。

    “唉,好吧。”

    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展开双手,一脸英勇就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影墨蝶要对他做什么呢。

    影墨蝶的动作极为轻柔,尚景星也是任由她摆布,一会伸腿一会伸手,没一会功夫影墨蝶就帮他穿戴整齐。

    尚景星睁开眼,身前一面等身高的铜镜,而铜镜里正是他自己的身影。

    “我去!”

    尚景星直接吓了一跳,向后猛跳了一步,差点就一声“何方妖孽”叫出声来。

    到不是他现在的打扮有多奇怪,相反,他现在的形象实在是比之之前好上好几倍,使得他根本没认出铜镜里的人就是自己。

    那是一套底色为深蓝色的劲装,领口微开,依稀露出健壮胸膛处的劲硕胸肌,衣上胸口处绣着四枚和普通长老略有不同的丹钱印记,衣沿绣着黑色符文,看上去神秘而华贵,整套劲装没有衣袖,但有一对黑色的护腕,同样绣着神秘的符文。

    影墨蝶行事周到,甚至连靴子和斗篷都有替他准备,其中,靴子齐膝,深黑色,富有神秘感和力量感,穿在他修长而健美的腿上时,行动间一股阳刚之气扑面而来,很有活力,斗篷也是黑色,貂皮质色,光滑亮泽,披在身上,显得很奢华。

    穿上它们,全副武装后,尚景星整个人都平添几分神秘、阳刚、华贵。

    影墨蝶站在尚景星身前,看着自己的杰作,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有点美中不足。

    她上下打量尚景星周身许久,最后,目光触及尚景星的刘海时,微微一亮,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了。

    她认真想了一会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根深蓝色绸布,二话不说地帮尚景星打理起了头发。

    尚景星额前一半的刘海被影墨蝶给梳齐,拨到脑后,用绸布将其连同脑后那些半长不短的头发,给扎在一起,剩下一半刘海则由着它自然下垂,微微遮住左眼。

    这么一顿打扮过后,尚景星整个人的气质都出现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不仅令原本略显慵懒的气质荡然无存,还因为宽阔额头露出来的缘故,显得气宇轩昂不少,像是带着沧桑、古朴感的世外神秘贵公子似的。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尚景星不由的好一阵自恋:“完美,没想到我也有这么帅的时候。”

    影墨蝶掩嘴一笑,很高兴尚景星能够喜欢。

    尚景星又看了一会儿铜镜中的自己,便和影墨蝶一起走出房门。

    到了用膳的地方,众人早已到了,尚景星和他们打了声招呼,便坐下身,低头开始用膳。

    不过,他吃着吃着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周围突然变安静下来,虽说古人吃东西文雅,但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声音啊。

    尚景星抬起头,环顾一看,发现所有人都盯着他看。

    “怎么了?”他问道。

    陆蓝莲目光一闪,低下头继续用膳。

    小云大眼睛像是闪着星星一样,盯着尚景星不放。

    吕清媚杏口微张,眨巴下眼睛,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取出折扇遮住眼睛以下的部位。

    真是人靠衣装啊。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