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五章 灾神“蜚”

    泰修己离开,水镜的画面消失,这场修兵止戈尚景星以毫无争议的姿态取得胜利,得到的好处之多让他欣喜若狂。

    不明十宝,别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得到的宝物,他一次得到两件,小碗和唤灾角。

    在四层以下几乎可以横着走的商丹宗荣誉四贯长老的身份,如果尚景星以后再遇见威黎,他绝对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甚至可能还要行礼。

    然后还有作为荣誉四贯长老的俸禄和特权,一个月十万灵石,半年随意挑一件四品之物,一年有机会得到一次灵液洗礼,整个商丹宗地位第五,除掌门、六贯、五贯这四人外具有最高购买和兑换优先权。

    当然,作为荣誉长老,尚景星和其他几人一样,并不具备实权,除非他成为正式长老,这也算是唯一的缺点。

    不过,就算他想去也去不了,塔界规则摆在那里,没有亲属关系根本不能进入第四层,最重要的是,他本来也没打算加入商丹宗,毕竟陆蓝莲连续帮助过他几次,尚景星不可能因为所谓的实权而出尔反尔。

    由于天色已晚,尚景星和陆蓝莲两人决定在腾鹤楼住一晚,明天再回蓝莲门。

    晚膳后,众人有说有笑,唯独吕清媚的表情古怪复杂,本来这腾鹤楼她作为楼主是当之无愧的地位最高,哪想到仅仅是一天的功夫,尚景星这个以客人的身份住在这里的人,摇身一变,成了荣誉四贯长老,在她没回到门派成为五贯前,把她压得死死的。

    告别了众人,尚景星回到屋中,小云也是跟了进来,黏在他身边半个时辰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终于空下来,他迫不及待的取出唤灾角,拿在手里轻轻抚摸着,眼中闪烁着激动的神色。

    尚景星之所以选择唤灾角而不是被估价功能评价为无价的小剑,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只角来自于“蜚”。

    蜚,是山海经中记载过的一种妖牛,由于地球上没有太多关于它的作品,因此尚景星也并没有记得太清楚,只记得关于蜚的记载中的最后一句话。

    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毫不客气的说,蜚虽然名气不大,但绝对是神兽级别妖兽。

    传说之灾兽,太古之灾神!

    这是尚景星购买来历里的其中一句话。

    当然,他放弃小剑而选择唤灾角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来历说明中的另一句话。

    此兽为母,其夫寻觅千年,灾角响,灾神现!

    当时尚景星看到这段信息的时候非常惊讶,他万万没想到这唤灾角召唤的并不是灾难,而是灾神“蜚”!

    本来的话,立志在第一层混吃等死的尚景星对力量的追求肯定不会太大,别说让他去面对“蜚”这样的神兽,就是二品妖牛他都不会自讨没趣主动去找,顶多也就是在腾鹤楼买一些。

    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在见识了泰修己的力量后,他觉得自己有必要重视力量方面的提升,毕竟就算他想混吃等死,也必须解决几个视他为眼中钉的天骄,尚景星并没有杀死他们的想法,但最少不能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被杀。

    不说别人,光是武硕就够他喝一壶,要知道尚景星之所以没有在力量方面被威黎压一头,根本原因在于威黎乃是一层层爬上去并没有太好的培养,虽是三层天骄,但力量方面也就勉强和二层天骄相当而已,但出生于第三层的武硕则完全不同,拥有着三龙之力。

    因此,如果尚景星不想在自己最得意的力量方面惨败,那他就必须寻找更加强大的妖牛进食,而身为灾神的“蜚”绝对担但起“强大”两字。

    不过,哪怕这件事迫在眉睫,但他还是不可能现在就去将其召唤出来,毕竟以他现在的实力,这样做无异于送死。

    “当务之急应该是进食呲铁。”

    尚景星想了想收起唤灾角,拿出一面令牌。

    这面令牌有巴掌大,正反面的边缘都雕刻着华贵的花纹,正面正中间刻有一个龙飞凤舞的商字,反面则是四枚丹钱印记。

    这正是荣誉长老的令牌,具有三次半里内瞬移的能力,强大无比,普通长老令牌并不具备这样的功能,可见商丹宗对于荣誉长老的重视。

    “明天用这令牌查点资料吧,说不能能找到呲铁的进食方式。”

    笃笃笃……

    尚景星想着自己的事,头也不抬的说道:“进来吧。”

    影墨蝶走进屋,在尚景星身前恭敬道:“公子,楼主说您现在的服饰有些……不适合现在的身份,让奴婢来量下尺寸。”

    尚景星抬起头,看着影墨蝶有些尴尬的表情,顿时知道吕清媚说的绝对不是“不适合”这种词汇。

    “好。”

    他点头站起身,双手展开。

    影墨蝶漫步上前,面不改色的为尚景星身材尺寸,期间免不了一些身体接触,完全将尚景星当做主人的影墨蝶到是没什么,尚景星却是有些尴尬。

    还好,影墨蝶,或者说妹妹墨蝶非常熟练,不一会功夫就量完了尺寸。

    她慢慢退后几步,开口道:“请问公子对服饰有什么要求吗,奴婢今晚会赶制出来。”

    尚景星没有回答,反而笑道:“小蝶,还有小影,我可以这么叫你们吗?”

    影墨蝶完全没有了之前身体接触时的淡定,双瞳一变,一蓝一红,害羞的低着头,耳根红透,带着重音轻轻的“恩”了一声,声音不比蚊子声响多少,好在尚景星耳力过人,不然还真听不见。

    “除了服饰我对你还有其他要求。”尚景星打量了一番影墨蝶,突然严厉的道:“抬起头!”

    影墨蝶一惊,连忙抬起头,表情有些惊慌。

    尚景星马上换了个表情,笑道:“以后不许自称奴婢,知道吗?”

    影墨蝶一愣,心里暖洋洋的,眼眶甚至升起一片水雾,自从自己父母去世后,她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感受过这份温柔。

    “嗯!”影墨蝶重重的点了点头。

    得到答复,尚景星道:“劲装,蓝色或者黑色。”

    影墨蝶离开,尚景星修炼了一会儿便脱去衣物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