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四章 惩堂

    六贯长老睁开双眼,平淡的开口道:“四贯泰长老,你看此间之事如何处置。”

    此时泰学商已经平复了心中怒火,他闭着双眼,不喜不悲道:“泰修永革除一贯之位,逐出商丹宗,交由三贯吕长老处置。泰修己革除二贯之位,回门派入惩堂!”

    听到此言,几乎所有人都心里一惊,泰学商和吕清媚之间的矛盾几乎人人皆知,直接交给吕清媚处置,死肯定死不了但绝对脱层皮。

    但更让人心惊的是泰修己的处罚。

    惩堂,它并不是牢房,确切的说应该算是一个古地,和别的古地秘境不同,进入惩堂没有任何要求,随时可以进入,但要想出来就难如登天。

    这个地方在下六层几乎家喻户晓,从商丹宗创立以来,从惩堂被发现以来,一共有数千名商丹宗弟子进入其中,这些人并不全是商丹宗的罪人,起初还有不少人为了试炼而进入其中,但无一人生还!

    甚至一千年前,有一名商丹宗的六贯长老,分神期修为,身怀无数法宝,在当时几乎可以说是五层以下无敌的存在,而正是这样一个人,进入了惩堂,同样是有去无回。

    真要严格算起来,惩堂还是有一人走出过,那就是商丹宗的开山祖师,他进入惩堂足足十年,最后身负重伤而出,半年后得了怪病无法医治死于床榻,在身死前,他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商丹宗犯下大罪弟子,可进入其中,如若走出,得六贯长老之位!”

    ‘这才是狠角色啊……’

    尚景星微微抬眉,看着水镜中的泰学商心里不得不叹服。

    就在众人以为此事结束时,一直表现的很聪明的泰修己突然开口道:“四贯泰长老,六贯长老,不知道我和家兄犯了什么过错,需要如此责罚。”

    泰学商立刻皱起了眉头,旋即又叹了口气,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个三儿子心里只有泰家的荣誉,哪怕是他这个父亲所做的事被他泰修己认为有损泰家的荣誉,就会毫不犹豫的的否决,在泰修己看来,即便是自己的生命也没有泰家的荣誉重要。

    显然,泰修己认为泰学商做出的这个处罚严重损害了泰家荣誉。

    一名自始至终都闭着双眼的老者突然开口道:“你擅做决定,用不明十宝作为赌注,难道还不够吗?”

    此人是五贯长老,也是惩堂长老,他姓泰,泰学邢,乃是泰学商的大哥,不得不说,泰家几乎把持这整个商丹宗,要不是有六贯长老在,商丹宗早就姓泰了。

    泰修己恭敬的低着头,道:“弟子认为不够,以非自身之物做买卖做赌注对我商丹宗来说并不是什么过错。”

    泰学邢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但……你不应该输!”

    “输?”

    泰修己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一息过后他瞳孔一缩,猛地抬起头,看向尚景星,脸上挂满了难以置信。

    陆蓝莲等人面露欣喜,在这场修兵止戈开始前,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尚景星能赢。

    泰学邢淡漠道:“尚景星三宝鉴定皆是超过五根烟柱,由我等见证,此次修兵止戈是他赢了!而你为商丹宗输掉了一件不明十宝,你还认为不够吗?!”

    泰修己低着头,双拳紧握,足足沉默了半刻钟后,咬牙道:“不够!”

    他骤然抬头,不甘道:“此事足以革除我的贯位,甚至足以将我逐出师门,但不够让我入惩堂!”

    “商丹宗门规第一条是什么。”

    泰修己道:“不得以下犯上。”

    以下犯上这个问题,要是在往日,泰家子弟口头侮辱几句三贯以下的长老,根本就没人会管,哪怕是六贯长老都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弟子不明白,家兄被判以下犯上之罪能够理解,可我并没有对三贯吕长老有过任何不敬,这以下犯上之罪从何而来,弟子不服!”

    泰修己恭敬依旧,但是语气却强硬了许多,或许他更多是不服泰家对六贯长老的妥协,而这个妥协竟然是让他去死!

    “不服?”泰学邢双眼微微眯起,摄人的眼神,迫人的威严,同时散发而出,“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出口侮辱三贯吕长老,是泰修永之罪,连越三级向荣誉四贯长老发起修兵止戈,是你!泰修己之罪!”

    荣誉四贯长老?

    修兵止戈?

    泰修己听着这两个词,直接愣在原地,旋即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向尚景星!

    别说他,除了早已知情的吕清媚,其他人也都是目瞪口呆,连忙转头看着尚景星的背影。

    商丹宗四贯长老有几个?

    五个!

    商丹宗荣誉四贯长老有几个?

    没有!

    一个都没有!

    别说是荣誉四贯,就是荣誉三贯都找不到一个!

    整个商丹宗拥有的荣誉长老之称的人不过是三个而已,其中有一人是二贯,其余两人只是一贯!

    荣誉长老之位的颁发有一条每个商丹宗弟子皆知的潜规则,潜在价值!

    也可以说是利用价值,只有那些对商丹宗会有极大提升之人,才有资格成为荣誉长老。

    照理说,别说只是鉴定出了不明十宝其中的三件,就是鉴定出五件,也最多是个荣誉三贯长老,但尚景星的情况不同,他可是有着一本‘古书’在脑子里呢!

    泰修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双眼看着尚景星充满了不甘,荣誉四贯长老,虽然没有实权但要论地位,堪比五贯长老,他这何止是越三级,根本就是连跳了四级!

    “弟子……甘心受罚……”

    说完这句话后,泰修己颓废的跪倒在地,原本稳坐钓鱼台,以为能将尚景星收入旗下,结果结局却是自己生死难料,浓浓的挫败感笼罩了他。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他脑中想着的还是泰家,想着经此一事后,泰家是否会受到影响。

    泰学邢闭上眼睛,淡淡道:“去客栈收拾东西,接你的人很快就到。”

    “是。”

    泰修己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慢慢走出库房,当他即将走出时,一道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泰修己,我恭候你出惩堂的那天。”

    “那你就等着吧,下次输的一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