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三章 作死之路越走越远

    “那两个混蛋怎么还不来!”

    泰修永烦躁的在库房中来回迈步。

    泰修己看着自己这位二哥,心中充满不屑,被第四层各大门派嘲笑为“厌牛修士”的泰修永在他看来完全是泰家的耻辱。

    别说泰修己自己了,就是他那阴险的大哥也是羞于为伍,作为修士竟然可笑的因为讨厌牛肉的味道而一直保持着零牛之力,要不是泰修永在炼丹方面有些天赋,恐怕早就被现实的四贯长老赶出泰家。

    ‘靠家族功劳而得到一贯身份的蠢货。’

    这是泰修己对泰修永的评价,不过他转念一想,在这方面他也没资格说泰修永,他自己也是毫无商丹天赋,二贯的身份同样是因为家族的功劳从而得到商丹宗的赐予。

    此时距离泰家兄弟被影墨蝶叫来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库房早已被影墨蝶收拾干净,陆蓝莲等人同样在此地等了三个时辰,但吕清媚和尚景星却久久没有出现,确切的说,尚景星在他们来之前已经待在了这里,不过也是在他们来之前,正在和商丹宗上层交涉的吕清媚派人把他叫了过去。

    泰修己皱眉道:“你能不能别晃了?不明十宝不是一个来仙塔界不过三个月的人能够鉴定的,慌什么慌?!”

    泰修永哭丧着脸,无辜道:“我没慌啊,我和人约好今天去一场私人拍卖会,里面有我很需要的药草,还有一刻钟就要开始了,我怕来不及。”

    “哼。”

    听到泰修永话语中明显的藐视之意,居正英顿时不屑的冷哼一声。

    泰修永眉头一挑,挑衅的说道:“怎么,我说错了吗?!一群蠢货,上万鉴定师都无法鉴定的不明十宝你们竟然还觉得他能成功,真是遗憾了,他马上就要成为我泰家的狗,到时候我就是让他吃屎,他也必须照做,哈哈!”

    不得不说以泰修永现在的惨状做出这挑衅的表情,实在是杀伤力十足。

    但不可否认,他的话的确让居正英心里升起了不安,哪怕他明知自己的师父拥有古书的知识。

    两名侍女马上讨好的附和着。

    “二哥。”

    “什么?”泰修永回过头。

    “不作死就不会死。陆小姐在呢。”

    泰修永顿时一头冷汗,自己刚刚太过得意骂一群蠢货,那不是等于骂了陆蓝莲吗?!

    他连忙转过头看向陆蓝莲,却见陆蓝莲低着头看着古书。

    “无妨。”陆蓝莲极为淡然,头也不抬,“下次自己掌嘴。”

    泰修永松了口气,暂时。

    “不用下次。”

    众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头,正好看见尚景星大步流星走入库房,三人跟在他身后,吕清媚一脸古怪,两名侍女共同端着什么,不过被尚景星的身影挡住,所有人都没看清。

    泰修永身子一颤,那几巴掌还历历在目,心里发虚。

    他色厉内荏道:“你要是再敢碰我,我就让我父亲派人杀了你!”

    尚景星笑了笑,竖起三根手指,道:“我真敢打你,理由有三,一,你家三弟同意了。二,你老爹同意了。三,六贯长老同意了。”

    “哈哈哈哈哈哈!”泰修永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足足过了半盏茶才停下来不屑的道:“我这蠢三弟就不说了,我家那老家伙同意?是他脑子被箭射了还是你被箭射了?还有六贯长老,就凭你也有资格见六贯长老?别说笑了。”

    在泰修永说话间,陆蓝莲等人陆续走到尚景星身旁,看着两名侍女手上端着的东西,又看了一眼正说话说的激动的泰修永,一个个面露古怪之色,好似憋着笑一般。

    那是一个金属制的水盆,里面装着的水很是特别,映出的不是众人的脸,而是一个美轮美奂的议会厅,里面坐着大约二十多人,年龄不一有老有少。

    其中有一人听见泰修永说到“老家伙”这个词后,整张阴鸷的脸黑了下来,剩下不少人嘴角含笑。

    水镜,这是这个法宝的名称。

    尚景星笑容灿烂,道:“别停,我想再听听我有多可笑。”

    泰修己看着尚景星的笑容眉头微皱,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心里还是感觉有些不妙,立刻后退了几步,远离自己白痴二哥。

    毫无自觉的泰修永还在继续说,“看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马上要成为我泰家的狗了,既然你让我接着说,那我就告诉你成为我泰家的狗有多么荣幸吧。”

    泰修己脸色大变,上前两步拉住泰修永想要阻止他继续说,可惜泰修永的话语已经开始。

    “六贯那个老不死要不了多久——”

    “孽畜!住口!!!”

    愤怒的咆哮声传自水镜,阴鸷中年人眉毛倒竖,怒火几乎从他的双眼中喷涌而出,相信要是泰修永在他面前,他一定恨不得将其一掌拍死。

    尚景星无趣的耸了耸肩,向右移了几步,让出身后的水镜。

    泰修永目光呆滞,双腿发软直接跪倒在地,口中口吃着道:“爹……爹……怎……怎么是……你……”

    这时,上首位置的一名老者淡淡开口道:“泰学商长老何必动怒,不如听一贯泰长老把话说完。”

    他的袖口绣着六枚丹钱!

    “是啊,我也想听听。”一名袖口绣着三枚丹钱的中年人笑道。

    袖口绣着四枚丹钱的老者阴阳怪气道:“泰学商你虽然是四贯,但也不能剥夺一贯说话的权利啊。”

    有了这两人开口,很快又有为数不少于五名的长老附和,他们要么是三贯要么是二贯。

    “话不能这么说,泰长老是泰修永的父亲,教训也是常理。”

    这是一名三贯长老,明显是在帮着泰学商。

    随后也是有大约五名长老附和此人的话,议事厅一时间混乱无比,众人七嘴八舌,火药味十足但又点到为止绝不吵起来。

    在场有十数人没有参与其中,绝大部分是自知资格不够的一贯长老,还有三人闭目养神见怪不怪,其中一人正是最开始说话的六贯长老,剩下两人袖口绣着五枚丹钱。

    泰学商一双眼睛喷着火,一时之间有些下不去台,不过好在他有一个聪明的三儿子。

    泰修己几乎没有犹豫,直接右手成刀轻轻敲了下泰修永的后脑勺,将其敲晕。

    泰修永摔倒在地,泰修己甚至连扶一下的兴趣都没,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朝着水镜拱手道:“家兄最近患上癔症,还望六贯长老不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