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一章 血脉之主

    “公子,喝茶。”影墨蝶再次为尚景星斟上一杯茶。

    尚景星笑着点头道:“麻烦你了,休息一会儿吧,又是看资料又是服侍我们,也该累了。”

    “她可没服侍我们。”吕清媚端着早已见底的茶杯,那表情别提多不爽了。

    众人一阵大笑,影墨蝶一阵脸红,自从尚景星来了之后,她的眼里的确只有他,早不知道把自己现任上司吕清媚丢哪里去了。

    不过,有一件事非常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影墨蝶对待小云的态度非常冷淡,即便是柔弱状态下也是如此,对此,即便是吕清媚也看不懂。

    尚景星喝了口茶伸了个懒腰,几个时辰的调查并不理想,除了吕清媚最初告诉他关于罗盘可能不是法宝而是一件天然形成的材料以外,几乎没有任何线索。

    将资料合上,他打算休息一会儿,顺便进入直播间看了下,结果这一看之下他立刻笑了起来。

    “好了,收工。”尚景星拍了拍手,招呼着众人道:“正好该吃晚膳了。你们说要不要庆祝一下?”

    众人一惊,才四个时辰而已,尚景星竟然就有信心能够鉴定两宝,要知道别的鉴定师鉴定普通宝物都是以天为单位计数,他倒好,不明十宝中的三宝他总共加起来都没用超过六个时辰,这可已经不能用古书来解释了,绝对是他的天赋。

    晚膳是影墨蝶所做,尚景星吃的赞不绝后,或许是大家心情都不错的关系,他开了话腔后大家也就没有去管古礼聊了起来,虽然自始至终陆蓝莲都只是点头轻嗯几句,没有说话。

    期间说到影墨蝶的话题,吕清媚、墨丹林都沉默下来,影墨蝶的表情非常黯淡。

    最后是影墨蝶自己开口,诉说了关于自己的往事。

    “奴婢本名姓墨单字一个蝶,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名为墨影,我们出生在墨家,家父是墨家的四长老,本应地位崇高,只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我和姐姐七岁那年,家父因为某件事而被陷害,最后犯下大错,不得不自杀谢罪。”

    话语到了这里,影墨蝶气息剧烈动荡,一双怯懦的双眼渐渐变的犀利。

    “我和姐姐被赶出墨家,无依无靠,墨丹林的父亲虽然想要帮助我们,但那时候我和姐姐已经不想再和任何姓墨之人接触。我们……”

    墨丹林低下头,心里有些愧疚,他的父亲是五长老,虽然和四长老关系极好,但因为地位不够,没办法改变家族的决策,更不可能反抗被二长老一手把持的墨家,哪怕他心里清楚,一切的幕后黑手就是二长老。

    “恨不得杀光他们!”

    影墨蝶语气一变,杀意肆意,一双眼瞳变为了血红色,这是姐姐墨影。

    “天无绝人之路,我和妹妹遇见了和家父关系不错之人,他收留我们,他是一派掌门但他的门派情况并不算好,甚至称得上贫困,不过妹妹在管理方面一直很好,门派中的各种事务她都能轻松处理,将一个不算大的门派打理的不错,而我资质超绝,成为了这个门派的弟子。”

    影墨蝶面色一暗,杀意消失变为化不去的哀伤,她的双眼也出现了变化,左红右蓝,声音出现重音,一道柔顺、谦卑,一道冰冷、干练。

    “这是一切悲剧的开始,大约十四年后,门派突然接到了势力战信函,在那场战斗中,我/姐姐觉醒了影族血脉,杀敌无数,但依旧输掉了势力战。”

    “自此我们被迫加入了这个门派,由于我/姐姐杀了他们很多人,掌门对我/姐姐恨之入骨,但因为我/姐姐的血脉能力极为强大,极具利用价值,所以掌门没有对我/姐姐,而是将矛头指向了妹妹/我。”

    “妹妹/我被安排照顾掌门之女,只要稍微有点出错,不,哪怕没有出错他们还是会鞭打妹妹/我,养成了妹妹/我自卑怯懦的性格,而那时的我/姐姐对此并不知情,只是一味的被迫去执行暗杀任务。”

    “直到三年后,这样的局面被打破,迎来的是真正的悲剧,墨家的影宗注意并找到了我们,确切的说是我/姐姐,他们只来了三个人,便杀光了那个门派的所有人。”

    两行清泪挂在影墨蝶的脸上,血色的瞳孔消失,作为姐姐墨影的声音也同时消失,似乎不愿意再说,反而柔弱且自卑的妹妹意外坚强,她的话语还在继续。

    “他们想带姐姐走,而我们并不愿意分开,我用自己偷偷学会的功法攻击了其中一人,很意外,我竟然杀死了他,或许这是血脉觉醒的前兆,对方剩下的两人暴怒想要杀死我,那时……那时……那时是姐姐挡在了我的身前。”

    影墨蝶的声音中带着哽咽道:“姐姐死了,就死在我面前,也就在那时我的血脉也觉醒了,我竟然直接将姐姐的灵魂吸入了体内,自此我们成为了共生一般的存在。”

    “之后的事我了解的并不多,因为我昏迷了过去,确切的说是我的灵魂陷入沉睡。”

    影墨蝶话音一变,姐姐接管了身体,道:“那时候是我杀死了那两人,妹妹的血脉非常独特,至今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来自哪里,即便我使用的是妹妹的身体依旧能使用影族血脉,而且威力呈数倍增加。自那天起,我们开始了逃亡。”

    “或许本来就是为了让我在去影宗的途中学习,被我们杀死的那三人中有人带着影宗绝大多数功法。那些功法简直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一般,我只用了三天就学会了所有功法。逃亡开始,猎杀也同样开始,在姐姐灵魂沉睡的那一年里我杀死的人连我自己都数不清。”

    “好景不长,就在七个月前,我被他们找到了,五名金丹期,我杀死一人,最后不支倒地,是吕清媚出现救了我。”

    到了这里故事已经基本结束。

    吕清媚撇着嘴嘟囔道:“你还知道是我救的你啊。”

    影墨蝶看了吕清媚一眼,眼中有感激,也有不满,她道:“吕清媚骗我签了卖身契。”

    “喂喂喂,什么叫骗啊。”吕清媚拍着桌子站起来。

    尚景星连忙拉她坐下,笑道:“你的性格还真有可能。”

    影墨蝶道:“我必须要保护她一年,反正我也没地方去,所以就在这里待了下来,我是杀手,自然不可能在人前出现,所以一直都是暗中跟着她,直到几周前,妹妹苏醒,她闲不住,吕清媚只能让她做侍女,也就在她做侍女的第二天,我们碰见了尚公子。”

    尚景星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个粗鲁侍女这么嚣张呢,原来影墨蝶的存在一直都没人知道,而墨蝶的性格,被欺负也是情有可原的,肯定也是她请吕清媚别对粗鲁侍女下手。

    就在众人以为故事彻底结束时,影墨蝶又说了一句话,让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了尚景星。

    “影族血脉如果在二十五岁前没有找到自己的主人,便会死亡,这一生的主人并不能由我们自身去决定,而是由血脉决定,幸运的是……”

    影墨蝶看向尚景星,露出幸福的笑容,红蓝双瞳同时出现,重音也随之再现。

    “血脉决定的主人我们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