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章 吕妖精绝对不可能这么萌

    吕清媚惊喜道:“你有线索了?”

    陆蓝莲等人也是一扫失望之色,看着尚景星,期待他的答复。

    尚景星轻轻一笑,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他总不能说自己都已经知道三宝的名字了吧。

    吕清媚白了他一眼,道:“好吧,我让小蝶去找一下,一会儿给你带过来。”

    “不用,一起去。”尚景星笑着上前几步,“我正好想要透透气,而且我自己查也不会出现遗漏的地方。”

    已经得到治疗的泰修永一声嗤笑,似乎在嘲笑尚景星打肿脸充胖子,装蒜。

    尚景星眯着眼,打量着泰修永,他虽然已经服用了不少丹药得到治疗,但是那张脸依旧惨不忍睹。

    “泰修己。”尚景星突然开口。

    泰修己一愣,疑惑的看着他。

    尚景星目露凶光,冷笑道:“你这位哥哥似乎不太懂人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道理。”

    我也不太懂啊!

    泰修己愣神的看着尚景星,细细思索了会儿,“噗”的笑了一声,显然是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这二哥凄惨的模样,感觉尚景星这句话很形象。

    “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如果还有,请毫不犹豫的抽他,不用给我面子。”

    泰修己说这句话时的神态非常认真,可以看出,他是真的不怎么待见泰修永。

    尚景星眉头一挑,对于泰修己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这时吕清媚道:“我们走吧。”

    尚景星拉住小云的手,朝她笑了笑,随后跟上吕清媚。

    腾鹤楼一共有八楼,每一个楼层面积都很大,和外观看上去极不相符,显然也是使用了势天灵像。

    六楼是住宿区,七楼实际上就是势天灵像的藏宝处也是库房所处之地,吕清媚平时都住在这里,一般只允许少数人进入,而八楼就是各种古文献、古藏品的存放处,只有吕清媚和影墨蝶有资格进入。

    不过,今天却是迎来了不少客人。

    “这些就是了。”影墨蝶走到一处写着编号十七的书架前,指了指书架,道:“所有。”

    尚景星扭了扭脖子,走上前随手拿起一份资料,道:“好吧,开始工作。”

    小云走到身边,也是拿起一份资料,默默的看了起来。

    陆蓝莲上前一步,玉手一扫,八把椅子坐落在十七号书架前,她拿着资料在从右数第三把椅子上坐下,道:“商丹宗的一部分文献资料,机会难得。”

    “你们帮着他一起看,这是作弊!”泰修永上前一步想要阻止。

    居正英、厉鹏华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在第五、第六椅子上坐下,同时拿起一份资料。

    “蠢货。”吕清媚看都不看泰家兄弟一眼,坐在第四把椅子上,开口道:“墨影,轰他们出去。”

    “你!”

    “两位请离开吧。”影墨蝶站在泰家兄弟面前,面无表情,但声音却带着一丝怯懦,显然现在是“妹妹”在说话。

    “你算什么东西,滚!”泰修永瞪着眼珠吼道。

    “这样吗……”影墨蝶低下头轻声呢喃,待她再次抬起头时,一双眼珠已经化为血红,“那么就不用走了。”

    泰修永猛地后退数步,直到现在他才想起眼前这个看上去柔弱好欺负的侍女,其实冷酷的近乎残忍。

    泰修己转身离开,同时口中不耐的说道:“好了,二哥能不闹了吗?修兵止戈里没有规定不能帮忙查资料。”

    泰修永一见自己的靠山离开,二话不说,转头跟上,他可不敢独自面对影墨蝶。

    影墨蝶踩着轻不可闻的脚步,走到尚景星身旁,微微欠身道:“公子,我这就去准备茶水点心。”

    尚景星没有回头,点头道:“好的,麻烦你了。”

    “公子客气了。”

    影墨蝶笑着准备离开,这时吕清媚不满的话语到了。

    “怎么,有了公子就连我这个楼主都不管了?”

    影墨蝶连忙慌乱的来回摆手,道:“楼主不是的,我马上去准备大家的茶水点心。”

    说完,她连忙跑出去。

    “记得把那两人轰到五楼以下,然后把阵法开启了。”吕清媚冲着门口大声提醒着。

    “奴婢知道。”

    声音渐轻,影墨蝶已经离开。

    吕清媚转过头,看着尚景星,媚笑道:“怎么样,想知道那丫头的事吗?”

    尚景星笑道:“想,不过得等我把这场修兵止戈处理完。”

    “看来你很有信心呢。”陆蓝莲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加入谈话。

    尚景星将手中的资料翻了一页,同时道:“我也不瞒你们,那张兽皮我已经鉴定完成了。”

    “什么!!”

    六人异口同声,瞪大眼睛看着尚景星,各个目瞪口呆,就连陆蓝莲也好不到哪里去。

    “具体的鉴定内容我卖个关子。”尚景星又翻一页,“刚刚他们在,我不便说,我曾在凡塔界得到过一本古书,里面记载了很多鉴定方面的知识和各种法宝兵器材料等图鉴,不过说是图鉴也不确切,因为古书上只有绘图和名字而已。”

    “现在我要鉴定的是罗盘和角,名字分别是星移罗盘和唤灾角。你们以此来查会轻松许多。”

    尚景星半真半假的将此事说出,其实他完全可以不说,但最后他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其中原因有三。

    一,他这样一个连塔界常识都没有的人,突然超越绝大部分鉴定师,这怎么看都不合理,别人尚景星不知道,但是以吕清媚的性格绝对会去追查,所以与其让她查,不如直接说出来。

    二,他需要通过吕清媚的口,将这件事告诉商丹宗的上层,然后再让四贯知道,免得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三,知道了具体名字,对众人查资料更有利。

    众人愣了好一会儿,没想到尚景星竟然将如此秘密告诉他们,心里不由的有些感动,旋即他们低下头开始针对性的调查,他们不是不好奇,而是清楚有些事尚景星可以说,但他们不能问,不然就会影响这份信任。

    尚景星将资料合上,放到一边,刚想拿起另一份,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笑眯眯的看向吕清媚道:“吕姑娘,我们聊聊天吧。”

    “我不听!”吕清媚丢掉手中的资料,双手堵住自己的耳朵,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快若闪电。

    尚景星翻了个白眼,汗颜道:“我还没说呢!”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不听!”吕清媚继续堵着耳朵,虽然毫无效果。

    尚景星笑道:“你可别忘记我还没和腾鹤楼签订契约呢。”

    “你想违约!”吕清媚立刻放下双手,双目怒瞪着尚景星,“掏光你哦!”

    尚景星听着这糟糕的台词,顿时捂住了自己的脸,倒不是因为无语,而是……

    他刚刚竟然有一瞬间觉得吕清媚很萌!

    “咳咳咳,我们没签契约的。”

    尚景星拿起一份资料默默的看了起来,吕清媚则一旁用近乎幽怨的眼神怒视着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尚景星要顶不住吕清媚的眼神时,她突然极其突然尖叫了一声。

    “啊啊啊啊!!!!!!”

    突破天际的尖叫把在场所有人都惊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吕清媚被非礼了呢。

    吕清媚早已没了往日的自信优雅,泄气似的趴在桌上,嘟囔着道:“一万报酬,最多了。”

    尚景星笑道:“我觉得……”

    “嗯?”吕清媚瞪了一眼,像在看杀父仇人。

    尚景星苦笑着耸了耸肩,道:“好吧,一个月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