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六章 影墨蝶之狠辣

    吕清媚顿时翻了个白眼,影墨蝶对尚景星的口气和对她的口气截然不同,不知道要好了多少,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尚景星才是影墨蝶的主子呢。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还别说,人家影墨蝶还真认定尚景星是自己的主子了。

    而吕清媚在她眼里不过是为了报恩而承诺保护一年之人而已。

    其他人也看出了这点,面露好奇。

    尚景星一愣,随后寒声道:“半死不活。”

    影墨蝶恭敬欠身,应道:“遵命。”

    这态度差太大了啊!!

    “唉。”吕清媚发现不少人向自己投来同情的目光,顿时尴尬的将牛骨折扇抬起遮住脸,一只手伸出拧住墨丹林的耳朵转了个半圈。

    墨丹林连连呼痛,吕清媚虽然年纪和他还有吕青湖差不多,但辈分高了一辈,从来都把他们俩当做小孩来对待。

    影墨蝶没有管他们,纤细的左手伸出,抓住连连向后爬试图远离她的管事的一只腿。

    管事想要挣扎,偏偏影墨蝶力量极大,纤细的好似随便一碰就会折断的玉手犹如铁夹,任他百般挣扎也是纹丝不动,根本挣脱不开。

    “公子说了。”影墨蝶低着头,右手微张,一把碧绿色的匕首滑入手中,“要你半死不活。”

    话音刚落,匕首犹如碧绿色的蝴蝶般翩翩起舞,管事双腿经脉一根不留,尽数被挑断,鲜血流个不停,管事也是修士具备不错的愈合能力,偏偏每一道被匕首划开的伤口,都有一抹极淡碧色灵力残留,阻碍着一切愈合。

    血流不止!

    “不是我的错!是泰修永少爷让我这么做的!饶了我!饶了我吧!”

    管事大声惨叫求饶,影墨蝶眉头一皱,好似看见了恶心的虫鼠一般。

    “公子喜欢安静。”

    影墨蝶轻轻呢喃,左手松开管事的腿,随后平行抬在身侧,手掌朝下成爪状,一息后,管事身下的影子一阵蠕动,最后竟然变成一把影之刃飘入影墨蝶手中。

    影墨蝶毫不犹豫的将影之刃刺入管事唇齿之间,动作极为粗暴,直接将管事的嘴划出一道半指长的口子,不过她的目的达到了,管事真的不敢再叫。

    冷酷如斯、狠辣至极!

    尚景星双目微瞪,有些难以置信,他对影墨蝶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拍卖会那时,在他看来影墨蝶就是一个有些自卑、温柔但极其乖巧惹人怜爱的清秀侍女。

    哪想到现在这一举一动彻底颠覆他的认知,此时的影墨蝶身上哪里还有半分自卑、温柔,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女杀手!

    影墨蝶动作停了下来,好像陷入了思考,待数息后,她再次抬起头复述道:“公子说了,要你半死不活。”

    右手中的匕首再次舞动,残酷而又绚丽,尚景星发现自己的眼力竟然有些跟不上影墨蝶的动作,他好似看见两只飞舞的碧色蝴蝶在管事的双手手腕上飞了一圈,然后待一切恢复,留下的是一道道骇人的伤口。

    四肢经脉寸断!

    呼……

    微风穿过,影之刃消失,影墨蝶站直身子,慢慢走到尚景星身前,低头道:“公子,应该已经半死不活了。”

    尚景星久久不语,影墨蝶小心的抬起头,发现他表情怪异复杂,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慌乱道:“公子,是不是影做错了什么?”

    尚景星回过神来,笑道:“没有,你做的很好。”

    看着影墨蝶慌乱的模样,他条件反射的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轻抚两下。

    影墨蝶顿时俏脸飞红,双眼血色消退,变成最初的黑色,整个人的气质也恢复过来,“姐姐”竟然逃了。

    尚景星发现了她的变化,心里好奇,但此时不是询问这个的时候。

    他转过头,看向泰修己,道:“这件事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泰修己知道,影墨蝶之前的举动是尚景星的下马威,而现在则是谈条件。

    他道:“尚兄想要如何。”

    尚景星伸出手,指向爬起身的泰修永,道:“我要他的命。”

    泰修永双眼怨毒的看着尚景星,随后又祈求的看向泰修己拼命摇头,表示不能答应。

    泰修己却没去看泰修永,微微沉吟,道:“命不行,那丢的是泰家还有商丹宗的脸。不过可以是道歉,还有歉礼,三头食用后增加五十牛之力的妖牛魂力,同时我愿意让尚兄挑一件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过一切的前提是,父亲派给他的任务必须完成,不然我也不好交代。”

    泰修永头摇得更快,但交谈的两人却都无视他。

    “什么任务?”尚景星问道。

    泰修己笑道:“父亲的原话是,“吕清媚竟然随便招人做鉴定师,她真以为做了一年楼主,腾鹤楼就由她说了算了吗?腾鹤楼是商丹宗的产业!去,为难鉴定师,最好让他身败名裂。””

    尚景星神色不动,道:“你知道这不可能。”

    泰修己耸了耸肩,接着道:“我不求结果,求个过程。如何?”

    尚景星一愣,不由的对泰修己另眼相看,随后又看向一旁的咧嘴笑起的泰修永,暗道这两人真的是一个爸生的吗?怎么差别这么大?还是说着泰修己城府极深?

    他想了想,四贯长老在派泰修永来时一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因此不会有“这人怎么可能会鉴定”这种想法,那么所谓的为难也就简单了,必定是特别难以辨认价值的物品,毕竟不可能让一个鉴定师去战斗测试能力吧。

    那么现在就一个问题,尚景星虽然有着估价功能,可那必须是要到手十天具备所有权后,才能进行估价。

    尚景星道:“说说怎么个“为难”法。”

    泰修己一拍储物袋,顿时他面前的空地上出现一张桌子,而桌子上分别摆放着五件物品,宝光四射。

    他笑道:“鉴定出这五件物品的价值。”

    所有人定眼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绝大多数人完全不认识这五件宝物,别说鉴定就是只字片语都难以说出,就算是吕清媚和陆蓝莲也最多只能勉强猜测出其中一件的大概类别,而认出的这一件最少也是六品以上之物!

    吕清媚柳眉一皱,怒道:“四贯这老不死欺人太甚,这不是我商丹宗“不明十宝”吗!?多少鉴定师都无功而返,下六层根本没有人可以鉴定出一件!让尚景星这个进入塔界不超过三个月的人来鉴定,是当我吕清媚好欺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