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骄的力量

    陆蓝莲漫步走入库房,她身后跟着厉鹏华和居正英。

    居正英一早离开,就是尚景星让他去告诉陆蓝莲今天可能晚点去,结果陆蓝莲一听说尚景星还有鉴定师的能力,就好奇的跟来,正好碰见了这一幕。

    她走到小云身旁,看着小云脸上的巴掌印,眼中一缕怒火烧起,她本来就极具正义感,加上和小云见过几次颇为喜欢,自然是怒火中烧。

    陆蓝莲伸出手,轻抚在小云的脸颊上,一股淡蓝色的灵力涌现,不一会,小云脸上的巴掌印便消散干净。

    “这是怎么回事?”

    陆蓝莲到了没多久,自然不知道具体情况。

    啪……

    突然,一名管事摔倒在地,脸上写满恐慌,俩腿间微湿,竟然是吓得尿了出来。

    尚景星的目光立刻投向了这名管事,这人他并不认识,但吓成这样必定有鬼。

    “小云。”尚景星看向小云,“说下怎么回事。”

    小云点了点头,轻声诉说:“我今天起床有点晚,想要去找你但不认识路,路上正好碰见这名管事,他说带我去找你,结果把我带到了这里,然后那个泰修永就来了。”

    小云说的很简单,但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这必定是泰修永刻意安排。

    尚景星胸膛剧烈起伏,他不明白为什么总是有人刻意针对自己,在这些人眼里没有背景就应该被任意欺凌吗?

    可笑我昨天还在列敌人,想着只要他们不惹自己就好,现在看来自己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可笑至极。

    他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待再次睁开时,眼中的凶意滔天!

    既然不让我好好活,那你们谁都别想活!

    尚景星走向泰修永,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抓起,道:“你一共骂了小云三句。”

    啪!啪!啪!

    二龙之力的三巴掌,泰修永的脸颊两侧已经凹陷的不似人样。

    尚景星继续开口道:“你算计小云,算计我。”

    啪!啪!啪!

    又是三巴掌,泰修永一口牙尽数掉落,满口鲜血流了一地。

    “混账!等我三弟来了,我要你不得好死!!!”

    泰修永口中一边喷着血,一边含糊不清的大声咆哮着。

    “呵……”尚景星嘴角划了个不屑的弧度。

    啪!!

    这一巴掌尚景星直接用了全力,只听“咔嚓”一声,泰修永的下颚直接被拍碎,整张脸惨不忍睹,但这并不妨碍尚景星继续发泄怒火。

    他右手再次扬起,眼看就要落下,突然门外传来了一声大喝。

    “住手!”

    声先到、人后至,一名身穿橙色长衫俊朗青年突兀的出现在尚景星身旁,修长的左手直接抓向尚景星高抬着的右手,同时此人的右手则拍向尚景星掐着泰修永脖子的左手。

    橙衫青年快,尚景星也不慢,在一息都不足的时间中,他迅速判断,左手毫不犹豫的松开泰修永,改爪为掌,与橙衫青年对掌,右手改掌为拳,砸向橙衫青年之爪。

    嘭!!

    犹如两头巨象的对撞,气浪吹得尚景星的黑袍猎猎作响,一圈圆形烟尘自两人为中心扩散。

    僵持一息后,两人各退三步,站定原地,凝视着对方。

    尚景星微微一甩有些颤抖的右手,正色道:“阁下何人,为何救他。”

    橙衫青年并不盛气凌人,谦和的拱手道:“在下泰修己,见过尚兄。”

    泰修己顿了顿,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不屑,道:“此人是家兄,不得不救。”

    尚景星明白,这人恐怕就是泰修永所说的三弟,想到刚刚一瞬间的交手,他口中有些发苦,真正和上层天骄交手,他才知道自己的不足,就算是引以为傲的力量,竟然也是略输一筹。

    他猜测这泰修己最少有着四龙之力,之前的交手是留手还是大意无从得知,但绝对没出全力。

    尚景星曾听小云说过,仙塔界人民曾单纯的为那些天骄们划分了大致力量程度,以此来警戒一些不自量力之人,不要去和天骄比较,因为从出生开始就已经输了。

    一层四十牛,二层一龙力,三层三龙力,四层五龙力,五层八龙力,六层十五龙,再往上就没人敢去划分,上三层的天骄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有资格去议论。

    商丹宗乃是四层势力,因此以这个标准来说的话,泰修己应该有着五龙之力,但要是真的这么认为的话,尚景星知道自己以后和泰修己交手必定惨败,因为商丹宗根本不能以普通四层势力去衡量!

    八龙之力,这是尚景星的判断,不过他马上又否定了这个猜测,无他,他虽然看得出泰修己没出全力,但绝对不可能只用了四分之一的力量。

    尚景星瞟了一眼泰修己袖口的两枚丹钱印记,套话道:“二贯长老?四贯长老为了报复吕清媚真是煞费苦心啊。”

    泰修己尴尬道:“尚兄误会了,我是被自己这家兄骗来的,我刚刚修炼半年哪里有空在外溜达。”

    尚景星眉头一挑,马上定眼看向泰修己,这一看他发现对方身上真的没有丝毫灵力。

    果然!

    尚景星松了口气,又是心中一惊,对于泰修己的具体力量有些猜不透。

    “吕姑娘。”尚景星沉默了会儿突然开口。

    吕清媚疑惑的看向他。

    尚景星道:“这名管事是你的人,我无权惩罚。”

    吕清媚顿时明白了尚景星的意思,他是给自己留面子。

    吕清媚道:“墨影。”

    “是。”清冷而简练的话语从影墨蝶口中传出,和她以往的语气极为不同。

    尚景星不由的看向影墨蝶,发现她虽站着一动未动,但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翻天地覆的变化,原本黑色的眼眸化为血红,好似下面潜藏着一片血海,温柔谦卑不再,只有冰冷干练。

    “交给你处理。”

    “明白。”

    影墨蝶抬步走向瘫软在地的管事,整个过程没有哪怕一丝声响,好似一只在阴影中漫步的黑猫。

    站定后,影墨蝶突然转头,看向尚景星,道:“公子,要死还是要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