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二章 讨价还价

    “尚老板,你可真行,这么晚来腾鹤楼是想要买床吗?!”

    尚景星三人在休息处等了会,就听见吕清媚充满怨气的声音传来。

    他转头看去,正好看见一抹金色,原来吕清媚已经走到他身后,尚景星上下打量一番,吕清媚穿着的不是往常的宫裙,而是一套便服,金色的便服,承托着她的身材更是丰满。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喜欢金色呢。”尚景星笑着道。

    吕清媚捋了捋秀发,道:“说吧,什么事,不是说最近几天吗,怎么今天就来了。”

    这时墨丹林也闻讯来到,跟在他身后的是拍卖会上的那名清秀侍女,影墨蝶。

    墨丹林走上前,笑着道:“尚老板这么晚来,一定是大事吧。”

    尚景星张了张口,刚想回答,眼睛余光却发现影墨蝶正用某种他不明白的奇异眼神看着自己,他好奇之下转头看去,影墨蝶却马上红着脸低下头。

    尚景星发现影墨蝶的气质和上次有了明显的不同,但具体哪里又说不清楚。

    “尚老板,这样看着舍妹是想和在下做亲戚吗?”墨丹林半开玩笑道。

    尚景星连忙摇头告罪,随后一本正经道:“其实我这次来的确是为了一件大事。”

    听闻此言在场五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尚景星身上。

    ‘原来师傅是真的有大事啊,我就说嘛。’居正英这么想着。

    ‘呵呵呵,继续编。’显然小云更了解尚景星。

    “怎么说呢。”尚景星微微酝酿了会,继续开口道:“住宿应该算人生最重要的几件大事之一吧。”

    他这话一出口,众人的表情各异。

    吕清媚柳眉一竖,咬牙切齿道:“混蛋!你当我的腾鹤楼是客栈吗!?”

    墨丹林苦笑着摇头,道:“尚老板,真是……出人意料。”

    影墨蝶扑哧一声笑出声,马上低下头掩住嘴,同时偷偷瞄着尚景星,发现他没有看向自己松了口气,心里却有些失落。

    小云捂住脑袋,无语的摇了摇头,暗道果然如此。

    居正英呆呆的站在原地,弄不明白自己这师傅的真正想法,睿智和不靠谱到底哪个才是他的真面目。

    “咳。”尚景星咳嗽一声,马上又加了一句:“我是为了明天上班能够方便些。”

    果然,尚景星这句话说完,吕清媚转怒为喜,道:“上班?你是指要来我腾鹤楼?”

    尚景星点头道:“嗯,鉴定师。如何?”

    吕清媚有些不明白,在她想来,尚景星在商道有着绝对高超的天赋和造诣,为什么要做鉴定师呢,不过她并没有问,对吕清媚来说当务之急是先将尚景星留在自己的腾鹤楼,至于做什么,自然是以后再说。

    吕清媚爽快道:“好。”

    尚景星又道:“不过我还要加入蓝莲门,所以,不可能每天来,你将需要鉴定的东西给我,我每十天来一次,将鉴定结果告诉你。对了,还有传送的一百灵石……报销吗?”

    听闻此言,墨丹林立刻暗道不好,迅速一拱手留下一句“我还炼着一炉丹药,必须去看看,尚老板我们明日再叙旧。”,就快步逃离。

    墨丹林作为吕青湖的好友,自然清楚吕清媚和吕青湖这姑侄对待钱的态度上如出一辙,有一次他甚至见到两人为了十块灵石的差价“探讨”了一个时辰,现在尚景星和吕清媚要“探讨”的将是一百灵石,说不定能“聊”一天,此时不逃绝对殃及池鱼。

    果然,吕清媚理都没理墨丹林的离开,看着尚景星气笑道:“报销没问题,一百灵石而已嘛。我们先说报酬,尚老板一个月才来三次,小女子宽宏大量,算你四天的工钱吧。四百灵石,加上报销,给你五百吧。”

    把三千灵石的报酬压到四百,而且还把该给的报酬说成了报销,吕清媚压价之狠让小云、居正英咂舌。

    尚景星眉头一挑,也是笑着道:“在下先感谢吕姑娘愿意报销,不过报酬的问题还是需要说道说道的,我觉得吕姑娘算错了,容我仔细算给你听。”

    “我们假设一下,我第一次是一号来,会将上个月堆积的鉴定物全部带走,第二次十号来,会将这些鉴定好的物品带来,顺便带走本月的鉴定物。第三次二十号来,留下本月鉴定物,带走下个月的鉴定物。第四次三十号,留下个月的鉴定物,带走其他分店的鉴定物。”

    “这么算的话,我不是每个月来三次而是四次,而我这四次每一次都等于做了一个月的工作量,因此,我觉得算我四个月工钱比较合适。在下和吕姑娘也是老朋友了,打个折,一万灵石,加上报销,一万零四百吧。”

    尚景星更狠,直接把一个月的报酬抬到四个月,甚至还不忘给报销的四次一百灵石定性,好似这本来就该是吕清媚给的一样。

    吕清媚媚笑一声,道:“尚老板可真是够狠心的,你要是做楼主,我们腾鹤楼都招不到人了,小女子可没这么狠,每个月只要求鉴定师做固定的鉴定就可以,尚老板又是新来的,只要做三分一即可,报酬理应给一千灵石。”

    “哦,对,尚老板一开始一定不适应,在减一半的工作量吧,五百灵石,看在老熟人的份上,六百灵石。”

    吕清媚直接以退为进,以工作量算报酬,至于尚景星真做了鉴定师后,做多少都是以后的事,同时她半字不提报销的事。

    尚景星上前半步,再次开口,两人的“探讨”越演越烈,一旁的小云、居正英、影墨蝶甚至产生幻觉,看见空中有唇枪舌剑在舞动。

    就这样,一个时辰过去,居正英目光呆滞,小云哈欠连连,影墨蝶神游天外。

    “好,就以业绩来算,最低两千灵石报酬,报销一半。”

    随着尚景星的这句话出口,两人的“探讨”终于结束。

    哗啦……

    吕清媚一展小巧的牛骨折扇遮住脸,只露出一双媚眼,气势汹汹道:“接下去我们来讨论下住宿费吧。”

    还要讨论啊!

    小云三人刚刚松了口气,顿时又是一股气闷堵住胸口。

    尚景星笑道:“不用讨论了,这么晚了,一百灵石,从我报酬里扣。”

    这下换吕清媚气闷了,之前一局算她输了一半,正干劲十足的想在第二局找回场子,结果尚景星直接愿意付房租,她顿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要是真收了这住宿费,腾鹤楼不就真的变客栈了!

    吕清媚挫败的叹了口气,摇着手无趣的转身离开,同时口中道:“不用了,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