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一章 兰山派灭门

    天色彻底黑下来,誉文悟比才结束没多久,几乎满城的人都一天没睡,自然都在家中休息睡觉,别说是街上的行人,就是半数的酒楼都早早关门,尚景星要不是点了满满的一桌子菜,说不定已经被老板轰走,当然,这是他没有暴露身份的情况下。

    “师傅,怎么还没来?”

    居正英一边吃着菜,一边问道。

    他拜尚景星为师也已经有一段时间,自然清楚尚景星的性子对礼节并不怎么在意,不然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和师傅说话时吃饭。

    尚景星抿了口茶,头朝着兰山派的方向一扬,笑道:“急什么,那不是来了嘛。”

    居正英转头一看,正好看见转角处走出浩浩荡荡几十人,他们去的方向正是兰山派。

    “那是……”小云眉头一皱,三人中她的精神力最佳,在目力无法看见的情况下,只有她看出了那些人的身份,“临海派!”

    尚景星眉头一挑,了然一笑,经过他当众说出灵耀门是灭门凶手,灵耀门有所收敛,找个替罪羔羊也是意料之中。

    他将目光移开,看向天边,那里是东一城的方向,喃喃自语道:“不知道东一层主打算怎么办……”

    此时兰山派中,大厅门敞开,正好可以清楚看见外面高高挂着月亮。

    兰成峰坐在自己渴望许久的掌门之位上,望着月色肆意狂笑,秦伯默默的站在一旁,闭着双眼,好似一颗已然枯死的老树。

    “哈哈哈,掌门!我是掌门了!尚景星过不了多久也会被灵耀门杀死,兰山和东方擎都不如我,他们都杀不死尚景星,我却做到了!我才是当之无愧的掌门!”

    兰成峰双眼血丝密布,疯意明显,高挂的皎月在他眼里被染上一层血色,好似血月。

    这时,他突然看见天空中飞起一件东西闪着幽光,兰成峰修为不够,又不似尚景星那样的体修,无法看清那件事物乃是一块令牌。

    不过,并不需要他看清,因为下一秒他就明白了,一道缥缈的声音直接闯入他和所有兰山派弟子的脑海之中。

    “西一层主令,兰山派与临海派势力战,开始!”

    层主令!强制开启势力战!

    “什!”

    前一刻还在狂笑的兰成峰突然呆滞才原地,数息后,他缓缓软倒在地,趴在那里浑身颤抖。

    “临海派而已……临海派而已……只要杀死他们就行了……”

    兰成峰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右手颤抖的伸向腰间的储物袋,结果刚刚取下就掉落在地。

    他慌乱的在地上摸着储物袋,接连两次拿起掉落,恐惧已经填满了他的身心,堂堂锻体八层修士竟然连一个储物袋都拿不稳。

    秦伯睁开双眼,看了眼彻底疯掉的兰成峰,迈开步伐走出大厅。

    来到院子,秦伯看见每一个弟子都像是疯了一般四处逃窜,他们根本没想过要迎战。

    “一切都结束了。”秦伯慢慢走到大门口,看见外面站着的数十人,从腰间取下一把长刀,“至少让我为兰山派战死。”

    “杀!一个不留!”

    海临富下达命令,临海派弟子如狼似虎的冲向秦伯,转眼就将他淹没。

    “唉……”

    远处的尚景星看着这一幕默默叹息,兰山派和灵耀门不同,兰山派只是个人仇恨,灵耀门则是血海深仇,因此在对待兰山派的问题上,他一直留了一线,不管是给兰山、兰成峰机会,还是刻意让林长老说出兰山种种罪行,就是为了让那些稍有良知的兰山派弟子离开,甚至他还亲自劝说秦伯两次。

    遗憾的是,秦伯对兰山派的爱太深,亲眼看着那上属门派覆灭后,他更是不愿意离开兰山派,哪怕是死也要以兰山派之人的身份死去。

    尚景星再次看向东一城的方向,东一城在千里之外,以他的修为根本不可能看见那里的情况,但他猜测那里必定发生了什么,不然东一层主不可能不来此地。

    即便东一层主可能不想动灵耀门,但与之相比,临海派则大为不同,根本就是灵耀门丢出来的替罪羔羊,给东一层主的一个交代和台阶。

    “我们该走了。”

    说完,尚景星丢下几块灵石,率先走下酒楼。

    酒楼掌柜打着哈欠,将三人送走,欢天喜地的关上门。

    尚景星在酒楼门口站定,低下头沉思起来,小云和居正英不明白原因,只是看他严肃的表情不敢打扰。

    半盏茶后,尚景星开口道:“你们谁知道蓝莲门怎么走?”

    小云立刻翻了个白眼,居正英身子一歪惊的不轻。

    “不知道你直接问啊!想半天干嘛呢!”小云气愤的大声喊着。

    居正英咳嗽两声,尴尬道:“我知道,蓝莲门在城东,离这里距离挺远的,我们估计得用传送阵。”

    “那我们明早去吧。”

    传送阵要一百灵石呢!尚景星可不舍得。

    于是,他想了想,朝着腾鹤楼的方向走去。

    半个时辰后,腾鹤楼门前。

    砰砰砰!

    砰砰砰!

    “开门啦,做生意啦,吕妖精快出来,送灵石来了要不要!”

    尚景星一边锤着腾鹤楼的大门,一边大喊着,要不是这里并非居住区,周围商家早已关门,说不定就有人开窗大骂。

    小云捂着脸感觉丢人,居正英尴尬的站在一边,他们俩都差不多的想法,尚景星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举动特别怪异。

    “别敲了!别敲了!催命呢!”

    小厮骂骂咧咧的打开门口,刚刚休息下去就被吵醒,也难怪小厮会气愤,不过当他迷迷糊糊的看清尚景星的脸时。

    顿时,叫骂声消失,换上了讨好的笑容,生怕尚景星这尊煞神生气,连忙道:“哎呀,这不是尚老板嘛,这么晚了,什么风把您吹来的。快请进快请进。”

    尚景星脾气很好,加上本就是自己打扰了小厮休息,自然不会生气,笑着走进大门,同时道:“吕清媚呢,在楼里吗?”

    “楼主在楼里,不过有没有休息,小的就真不知道,我去找婢女问下。您先等会儿。”

    说完,小厮将尚景星安排在一楼的休息处,随后急忙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