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章 暗流

    面对小云的不依不饶东一层主最后还是妥协了,他心疼的将伪莲丹交给尚景星,虽然好似是因为锻体果,但尚景星却心里清楚,要不是东一层主对小云宠爱有加,就算他有锻体果也绝不可能把伪莲丹给他。

    出了宝库,陆蓝莲、吕清媚、墨丹林、柳元都还在,于是便聊了一会儿,虽然尚景星和柳元并不算熟,不过有着小云这一层关系在,两人自然是很快就熟络了。

    半柱香后,几人道别,墨丹林将自己的地址告诉尚景星,并且表示摊位还是原来的位置,如果想要买丹药绝对打折,惹得一旁的吕清媚揪着他耳朵将他拖走。

    在吕清媚走之前,尚景星告诉她最近会去腾鹤楼一趟,吕清媚表示欢迎。

    柳元跟着东一层主离开,就剩下陆蓝莲一人,尚景星直言不讳的表示明天想要加入蓝莲门,陆蓝莲同样表示非常欢迎。

    众人离开,尚景星和小云拄着拐杖明目张胆的走在回兰山派的路上。

    目视他的背影,有五人悄然跟上,有两人分别离开,一人进入了灵耀门,还有一人进入了一条小巷。

    “大长老,尚景星回了兰山派。”

    屈剑寒漠然点头,右手一甩,一个包裹飞入那名弟子手中。

    “带给临海派,告诉海临富,明天天亮前我要听到兰山派灭门的消息,不然临海派就不用存在了。”

    “是。”那名弟子转身离开。

    屈剑寒摸着手中的棋子,重重扣下,自言自语道:“东一你可得活久点……看看起始城被我西一城覆灭的场景。”

    另一人悄悄走入小巷,他的身前有两个身影,一个肥胖高大,一个消瘦壮硕,正是雷石和武朔。

    “少爷,尚景星离开了。”

    雷石点了点头,看向身旁的武朔,带着讨好的表情说道:“武兄,你可得帮我报仇啊。”

    武朔原本阴沉着的脸挤出一丝微笑,道:“放心吧,我们是一家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说完,武朔看向雷石的仆人,问道:“威黎呢。”

    仆人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在找我吗……”

    威黎修长的身影慢慢出现在巷口,他依旧灰衣长剑潇洒如故,只是比一个月前多了一分冷漠,比一天前多了一分神韵。

    武朔微微惊讶,随即释然,道:“不愧是剑鸣宗的天才弟子,我需要你帮我杀了尚景星。”

    威黎闻言抬起头,淡淡的看了武朔一眼,道:“你不配。”

    “你说什么!”武朔顿时勃然大怒,两人门派渊源极深,同属于西五城的一个门派,但不同的是,剑鸣宗乃是隶属门派,而古气门则是下属门派,比剑鸣宗的地位要高上许多,更别说他雷家女婿的身份了。

    威黎微微歪头,不屑的笑容挂在脸上,一字一顿的道:“我,说,你,不,配!”

    “你不配命令我,也不配杀尚景星。”

    能杀他的只有我。

    这是威黎的潜台词,武朔听得懂,因此他更为愤怒,顿时抬起右掌向着威黎拍去,不过他的动作还没完成,就直接被一道剑鸣声打断。

    叮!

    这剑鸣极为清脆、刺耳,与屈剑寒的那一剑一样,同样达到了音速,这样的剑速威黎曾在拍卖会上巧合使出过,最后却是被尚景星四句话弄的险些走火入魔。

    要是单纯以威力来说,威黎的这一剑绝对比不上屈剑寒,之所以他同样能达到音速,是因为剑鸣宗的特殊功法。

    剑鸣宗正是因这部功法而得名,曾有人将剑的威力以一鸣、两鸣、三鸣,等数字划分,多一鸣威力提高一成,而剑鸣宗却取了个巧,他们先是追求出剑次数,以功法相助,第一步在五秒内刺出百剑,第二步将五秒缩短为一秒。

    剑速达到同一秒后,那剑鸣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一声,但仍旧会有瑕疵,也就是第三步,将剑鸣合一,一旦合一那就成为了一鸣,由于取巧对剑术威力的提升只有半成多点,因个人资质而异。

    长剑停在武朔的脖子上,武朔咽了口口水,惊惧的看着面前威黎冷漠的双眼,理智告诉他威黎不敢杀他,但本能却是一刻不停的警告着他,稍有妄动就会死!

    更让武朔恐惧的是,他知道自己和威黎的身份地位彻底对调了,以威黎如此年纪常驻一鸣,那未来必然可以上升到第五层的上属门派。

    “我……”武朔艰难的开口。

    威黎直接打断他的话,道:“我给你一次表现的机会,凌峰之上,杀了兵思云、陆蓝莲、吕清媚三人。”

    武朔沉默下来,他已经彻底被威黎的疯狂所震惊,陆蓝莲绝不是他可以动的,除非好处足够。

    “我能得到什么。”

    威黎冷笑一声,道:“你的命已经是我的了,事成后我可以把它还给你。”

    说完,威黎收起长剑,转身离开,最后他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你可以联系邬星波,再通过他联系贺飞鸣。你就问他,‘是否愿意做西南区域盖世伟业之先锋,杀光东北区域最天才之人!’但你们必须记住,尚景星的命由我亲自接收。”

    威黎离开,武朔长出一口气,而他身旁的雷石竟然直接吓的摔倒在地。

    武朔望着威黎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以身份来说,他们几人之中威黎身份最低,但以实力来说,常驻一鸣的威黎已经超越了金丹三层邬星波,仅次于金丹巅峰的贺飞鸣。

    “好了,我们去联系邬星波。”

    “好了,我们到了。”

    尚景星抬头看着兰山派的招牌,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

    小云满脸不解的说道:“我以为我们不会回来了。”

    “哈哈,我们可不是回来,而且……”说话间,尚景星带着小云走了进去,“而且,我们马上就走。”

    话音刚落,居正英穿着一件黑色斗篷迎面走来,恭敬的行了个礼,随后说道:“秦伯所说的密道已经找到了。”

    尚景星点了点头,笑道:“很好,走吧,既然演员已经引来,那在他们登场前,我们得将舞台空出来。”

    他漫步走在前方,小云跟在他身旁,而居正英则恭敬的慢上一步。

    一路上,尚景星询问了现在兰山派的情况,得知兰成峰正在门派之中,抱着坐不了多久的掌门之位高兴着,林东城和林长老誉文悟比后没有回来,秦伯则坚持留在兰山派,而得知兰山伪君子这面目后,只有三分之一的弟子离开。

    一炷香后,尚景星、小云、居正英三人带着兜帽,坐在兰山派五里外的一处酒楼楼顶。

    尚景星悠然的喝着茶,看着兰山派的方向,轻声自语道:“东方擎,我给了兰成峰机会,可惜他没有把握住。”

    兰山的机会在于是否用灵力操控木片,如果他不用,那自然不会伤上加伤毫无还手之力的死于兰成峰之手。

    同样的,是否在誉文悟比点穿自己的身份,这是尚景星给兰成峰的一次机会。

    虽然他心里非常清楚两人都不可能把握住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