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十万信任、百万折服、亿人咒骂

    尚景星神色漠然,眼中含着悲意,漫步走向外围,小云则跟在他的身边。

    他走的很慢,目标明确,一步步走去,每步都好似踩在姚乌德的心脏之上使其剧烈跳动一次,尚景星身上的气势提高一分,两者明明毫无关联却巧合的形成这种奇特的同步。

    休息时间早已过去许久,严龙却迟迟没有宣布比赛开始,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严龙的刻意帮助,但哪怕是威黎也不敢跳出来点破,因为东一层主在场,严龙敢这么做不说授意最少也是得到默认。

    又是半盏茶过去,尚景星终于走到了姚乌德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瘫坐在地、万念俱灰的姚乌德。

    咣!

    黑木棺材被放在姚乌德面前,上面二十六个名字清晰可见,除了最末端的东方擎,其他人皆是兵心门之人。

    “姚乌德,跪下,向我兵心门亡灵忏悔。”

    尚景星开口,话语中有风之怒、秋之寒、蝉之悲,刚刚经历天地人三演、接受天地授业,让他身上还带着一丝天地之意,让周围所有听见此话之人寒意透体,其中最盛者莫过于姚乌德和其身边的童原明。

    “我……”

    姚乌德张了张口,双腿哆嗦,双眼有些空洞的看了尚景星一眼,最后慢慢跪倒下来。

    “灵耀门二长老之子,姚乌德,替灵耀门上下所有参与兵心门灭门之人,跪兵心门二十五亡灵。”

    姚乌德周身颤抖,这些话皆是尚景星在赌约上写明,他就算心里百般不愿,也只能按照此话说出,灵耀门的惩罚和塔界规则的惩罚,他选择了前者,至少从这点看,他比死于塔界规则的海桑榆要强得多。

    远处的东一层主双手一颤,一股怒意从心中喷发而出,一阵狂风毫无征兆的吹起,然而一息后顷刻消失,他重重一叹,握紧的双手慢慢松开。

    周围数万人听到此话顿时惊呆在原地,而远处之人由于修为不够没有听见,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些呆住的人。

    数息过后倒吸一口冷气议论纷纷,很快,哪怕是离得稍远之人都知道了姚乌德的这段话。

    “灭门凶手竟然是灵耀门!”不少人惊呼出声。

    “应该不会吧,这应该是尚景星规定姚乌德说的话语……”不少和灵耀门有瓜葛之人,将信将疑。

    “尚景星血口喷人!兵心门算什么东西值得我们灵耀门出手?!”灵耀门弟子脸色一变,开口就骂。

    “尚景星岂会空穴来风!”尚景星的支持者立刻出言反驳。

    人群怎样议论皆和尚景星无关,他甚至连神色都没有动上一分。

    “你还在等什么?”

    尚景星冷漠的话语传来,犹如死神的宣判。

    姚乌德抬起头,双眼已经被绝望填满,足足过了数十息,他头颅重重的磕下,整个人虚脱的伏在那里久久没有起身,他知道自己的人生自此时此刻起彻底完了。

    不知何时小云一双大眼睛流下两行眼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尚景星低头看着姚乌德,一阵阵笑声从他喉咙中发出,由轻至响,透着说不尽的愤怒与伤悲。

    在场十几亿双眼睛都看着这一幕,姚乌德跪倒在地,尚景星在其身前仰天悲笑。

    支持尚景星的近十万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刻他们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不论旁人怎么说,他们信尚景星,信他的话,信灵耀门就是灭门凶手。

    还有数亿人要么支持威黎、要么妒忌尚景星、要么亲近灵耀门,他们则是破口大骂,骂尚景星无德无仁,骂声甚至盖过尚景星的笑声,更是平添他的悲意。

    剩下的几百万人沉默不语看着被淹没在骂声中的尚景星,他们之中有中立派,有之前支持威黎,有曾对尚景星暗中辱骂,但此时此刻他们说不出半句话来。

    他们没有看见无仁无德,他们看见的是哪怕此举可能带来杀身之祸,也义无反顾去做的……有情有义!

    笑着笑着,尚景星双眼微微升雾,不过他很快闭上眼,待再睁开时又恢复为古潭般的平静。

    他淡淡开口:“起来吧。”

    说完,尚景星再次背起黑棺,牵着小云的手转身离开。

    也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人群中突然窜出一把飞剑,带着一鸣破空之音,直指尚景星的后心。

    “小心!”

    数不尽的人大声提醒,可惜飞剑之速甚至超过他们开口速度。

    就在所有人以为尚景星将要身死时,高台上的东一层主出手了。

    “放肆!”

    他大喝一声,右手一按木椅椅柄,顿时椅柄犹如离弦之箭,三鸣齐响,以远超飞剑的速度率先飞到尚景星身后。

    嘭!

    椅柄和飞剑相撞,两者只是僵持了一息,椅柄终究只是普通之物,即便由东一层主操控也是瞬间断成两截摔落在地。

    不过,与椅柄相比,飞剑却是惨了许多,剑身寸寸断裂,飞散在空中,一件四品将级兵器直接废了!

    “噗!”

    人群中一名中年人一口鲜血喷出,他周围的人顿时迅速退开空出一块空地。

    “是灵耀门大长老屈剑寒!”

    “起始城炼气期第一人!”

    “难怪能毁了东一层主操控的椅柄!”

    屈剑寒淡然的擦去嘴角的鲜血,看了东一层主一眼,随后扫了一眼尚景星,最后转身离开,口中阴沉的说道:“姚乌德逐出灵耀门。”

    童原明看都不看姚乌德一眼,马上跟上,同时其他观看誉文悟比的灵耀门弟子也是跟着离开,他们看着姚乌德的眼神或是奚落或是同情。

    嚣张至极!

    屈剑寒在誉文悟比妄图杀死冠军,失败后甚至不和东一层主说一句话,此举几乎是不把东一层主放在眼里,七成的人心中怒火中烧,这件事已经和尚景星无关,侮辱东一层主对他们来说就是侮辱整个第一层东面区域。

    “这老匹——!”

    有一青年开口就想骂,但却马上被身边的同伴拉住。

    “你傻啊!人家是第一层第一门派!”

    这人话一出口,所有想要开骂的人皆是将话咽回肚子。

    对啊!灵耀门乃是第一层第一门派,上属门派更是第三层顶尖门派,谁敢惹!

    只有包括尚景星在内的少数几人目光一闪,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他们心里清楚,哪怕是这些身份也不足以让东一层主不出手惩罚,更不足以让屈剑寒如此嚣张。

    尚景星叹了口气,心道:‘这起始城真是多事之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