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地授业!

    柳元和林东城皆是叹了口气,不明白尚景星怎么如此不理智,誉意比誉音难上百倍,在他们看来尚景星是输定了,此事也必然成为他一生的污点,这可不是简单的侮辱,外围可是有着整个起始城的九成以上的人在。

    小云深深的看了尚景星一眼,没有说话,以她对尚景星的了解,绝不可能意气用事,也就是说他必然有着胜利的把握,可是她想不明白这份把握在哪里。

    根本不认为自己会输的姚乌德迫不及待的签下名字,深怕尚景星后悔,殊不知自己已经掉坑里了,而且这坑还是自己挖的。

    就像是刻意的一般,在他们签完名后,一直在一旁看戏的严龙立刻开口宣布休息时间结束。

    “回到自己的位置,第四轮开始。”

    姚乌德小人得志的笑了笑,和童原明一同离开。

    灰色披风青年目光冰冷的看着尚景星,此次的赌约他有着十足的把握,尚景星第三轮最后一刻通过,第四轮失败几乎板上钉钉,而姚乌德虽说有些蠢,但从小学习誉文不是尚景星可比,通过第四轮的几率很大。

    这赌约几乎立于不败之地,如果两人都失败顶多平手,而如果姚乌德成功,他乐得看尚景星出丑,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参与其中,只是因为此时自己的处境尴尬,不想出头。

    仅剩下的一千五百多人各自坐下,尚景星对这人数微微心惊,第一轮去除没有誉文资质之人,仙塔界早在几百年前便在誉文方面没落下来,八十存一也算是情有可原,可没想到第三轮的淘汰率就直接赶上了。

    ‘也不知道这轮能剩下多少。’

    尚景星摸着下巴悠闲的想着。

    “你们觉得尚景星能通过第四轮吗?”

    人群中,慕飞满是担忧的问着身边的同伴。

    “唉,虽然我很希望他赢,但是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人群中有近千分之一的人和他有相似的想法,这部分人都对尚景星颇为敬佩,甚至有一小部人原本崇拜的是威黎,现在算是另投门户,支持尚景星了。

    其实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支持或者崇拜威黎,只是因为起始城几百年都没出现一个天才人物,好不容易出现了个威黎,自然对他一切缺点视而不见。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大为不同,这段时间尚景星也是声名远播,再加上他和威黎的背景经历太过相似,同样是凡塔界之人,同样是出人意料的加入兵心门,自然而然就会被人拿来比较。

    这不比较还好,一比较大家都发现了不对,威黎和尚景星还真没法比,同样是兵心门大难,一个是上属门派被灭门威黎果断离开,一个是兵心门面临灭门,尚景星则迎难而上,和仅有的四名修士打败强敌。

    这截然不同的行事作风,尚景星明显更让人欣赏,要不是他的资质众所周知的差到极点,恐怕支持他的人数将翻上几倍,就比如现在,不少人开始向尚景星倾斜,原因全在于他参加了誉文悟比而且成功通过第三轮,使得他资质成迷,毕竟谁也不相信有人悟性极高资质却差得令人发指。

    “第四轮,使用储灵石进入意境两时辰内悟识誉意既可通过,现在开始。”

    严龙话音落下,每个人手中的邀请函都流转起一层金光,同时他们身前的地面中浮现出一块淡蓝色灵石,进入意境需要灵力。

    储灵石,顾名思义就是储存灵力之用,可以让修士借用里面的灵力学习功法,但不能用来使用功法,和尚景星的兽魂灵石以及小云的吊坠类似,属于低级版本,非常鸡肋。

    和上次不同的是,进入意境没有必要隔绝外界,因此灵力壁没有出现。

    尚景星低下头,先是好奇的瞟了一眼储灵石,然后看向自己的邀请函,此时他的邀请函上早就没了誉障,那隶书“变”字清晰可见。

    他抓起储灵石,看着隶书“变”字微微凝神,下一秒便进入了意境之中,进入意境的过程和誉境颇为相似,皆是入目白茫茫的一片。

    ‘真正的不同应该是形成的环境吧。’

    尚景星如此想着,坐在原地静静等待白光消散,然而事与愿违,没等意境形成,周围的环境就好似碎裂的玻璃支离破碎,更别说去观察意境和誉境的不同之处。

    现实中,尚景星猛地抬起头,周围的天地气机一震,即便东一层主也没发现有一道天地气机直冲尚景星而来。

    刹那间,一种鼓胀的感觉息充斥着他的大脑,一段不算长的信息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竟然是对于“变”誉文的运用方法。

    此乃天地授业!

    ‘怎么回事?没听说会有运用方法啊?难道是因为誉境的关系?’

    通常来说即使达成拨开誉障、口含誉音、悟识誉意,也需要修士自己去摸索誉文的使用方法,不过尚景星的情况有些不同,他只猜对了一半,天地直接授予誉文运用之法的确和誉境有关,但并不是进入誉境的人皆可天地授业,这是唯有通过天地人三变之人才有的殊荣!

    就在他消化脑内信息时,身下的蒲团闪耀起一道柔和的光芒带着他移到广场正中央。

    数不清的邀请函掉落在地,一千五百人多人,有一个算一个,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尚景星,就是陆蓝莲、吕清媚、小云等人也不例外,外围的人更是不堪,折扇、长剑、食物等等掉了一地,全场只有东一层主和严龙还保持着镇定。

    “尚景星通过!”

    一息识誉意!

    “哗!”

    所有人回过神来,看着尚景星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头怪兽,震惊已远远不足以形容他们此时的心情。

    “一……一息!尚景星第三轮不是险些淘汰吗!”慕飞茫然的看着同伴,希望对方告诉自己是在做梦。

    “该不会是他在灵力壁里睡了一觉所以才最后一刻通过吧?!”同伴想到了这个可能。

    “或许还有另一个可能……”一名中立派恐惧的瞪大着眼睛。

    “什么?”慕飞和另一人同时问道。

    “他为了等姚乌德上钩……”

    “嘶!”

    周围的人倒抽一口冷气,集体看向尚景星,他们的目光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