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上钩两条鱼

    “嘎嘎。第三轮都在最后时刻通过,你第四轮还是别想了。”

    第三轮刚刚结束,姚乌德迫不及待的走到尚景星这边,开始嘲讽,虽然他的话有些漏风。

    尚景星对他的到来丝毫不感到意外,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接下去的行为。

    他的右手突然抬起作势欲打,姚乌德顿时犹如受惊的小姑娘一般,尖叫着后退十几步,直到尚景星放下手,姚乌德才发现自己被耍了,顿时上前几步想要怒骂,但又有些心虚,怯步不前。

    “你看,某些人比你还像小女孩,真是丢人。”尚景星不屑的笑着。

    小云点头毒舌道:“是啊,我估计还没断奶。”

    “灵丹妙药能治伤,嘴是好了,可惜脑子治不好。”尚景星毒舌起来丝毫不比小云差多少。

    小云掩嘴一笑,乐呵呵的说道:“其实我觉得还是有救的,比如九品仙丹。”

    尚景星和小云一唱一和,把姚乌德气的跳脚,他大声吼着:“混账,我要你和修兵止戈!敢不敢!”

    “哦?你确定?”

    尚景星前踏一步,瞄着的眼睛闪烁着点点寒光。

    姚乌德又是吓退几步,躲在董原明身后推了他一把,说道:“不,我是说他。”

    尚景星遗憾的啧了一声,丝毫不惧就要应战,结果外围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这场战斗,他不恼,反而一笑。

    上钩一条。

    “别上当了,他是尚景星!有一龙之力!”

    兰成峰的声音中充满了得意和疯狂,为了报仇,他已经等了很久,现在终于让他等到这个机会。

    “什么?他真是尚景星?他不是没有资质吗,怎么通过第三轮的?!”

    “该死,谁说他是黑尸门的,滚出来!”

    “尚景星还真是处处给人意外啊。”

    人群一阵惊呼,数亿人议论纷纷,场面可谓是分外壮观。

    不少之前的嘲笑过尚景星的参赛者纷纷躲进人群不敢露脸,尚景星的凶名起始城可谓是家喻户晓,他连金丹期的威黎都不怵,谁敢去得罪啊。

    不少来自上层的天骄向他投以好奇的目光,他们为了提早做准备来到第一层也不是一两天了,对于尚景星的传闻或多或少都有听说,尤其是一些人知道了他和威黎之间的事后,更是稍微调查过他的事。

    尚景星转头看向兰成峰,见到他那得意的笑脸,顿时没忍住笑出了声,暗道东方长老也不算蠢,怎么生出这样的儿子,兰山的教育果然很成问题。

    他摇了摇头,伸手脱下兜帽,朗声说道:“没错,我就是兰山派的尚景星。”

    “兰山派”三个字被他刻意咬的很重。

    于是这件事就定性了,灵耀门一直在找的尚景星在兰山派,这个事实很好的传递给了身为灵耀门二长老之子的姚乌德。

    尚景星相信以姚乌德这蠢货的脑子,一定回去就告状并且得意的将自己的话一字不漏的传递回去。

    “你就是尚景星!可敢与我修兵止戈生死斗!”

    董原明的眼神变了,称之为狂热也不为过,灵耀门内有对于尚景星的暗中通缉令,奖励为一段迷海枯木,可进入西一城外的迷海秘境,足以让无数人为之疯狂。

    “抱歉,我现在没兴趣了。”

    尚景星笑着耸了耸肩,坐回自己的光圈内。

    现在反而是董原明急了,快步上前走到尚景星面前,不敢主动出手,只能挑衅道:“之前的胆气哪去了?被揭穿就不敢比了吗!”

    “尚景星你就是个懦夫,有种比啊。”

    姚乌德深得欺软怕硬之道,他以为尚景星不敢修兵止戈,顿时胆子大了起来。

    “别急,会有机会的,相信我,这个机会不会太久。”尚景星微微抬眉,冷笑着说道。

    董原明不依不饶还想继续纠缠,这时一直在旁观察尚景星的灰色披风青年突然开口,声音沙哑很是刻意。

    “你们可以比比其他的,比如……”

    灰色披风青年的话说到一半不再说下去,反而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中的邀请函。

    姚乌德刚想追问,看见他这动作眼珠子一转,奸笑着朝尚景星说道:“既然你不敢生死斗我们就比誉文悟比,你不是很自信吗,我们来比第四轮谁更快,敢不敢?”

    灰色披风青年低着的头,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冷笑。

    尚景星也在笑,先是看了灰色披风披风青年一眼,旋即满脸笑意的看着被人当抢使的姚乌德,直看得他心里发慌。

    第二条上钩。

    “看什么看,敢不敢一句话!”姚乌德慢慢挪到董原明身后。

    尚景星道:“赌注呢?”

    “景星!”

    “尚景星别冲动。”

    “别答应,他是在激你!”

    小云、柳元、林东城连忙制止尚景星,他们可不知道尚景星进入了誉境,只道他最后一刻通过第三轮,绝没可能过第四轮。

    倒是远处的陆蓝莲饶有兴趣的看着,似乎对尚景星有着非一般的自信。

    “没事。”尚景星摇头示意他们不用担心。

    姚乌德嘎嘎一笑,直接从怀里掏出纸笔,快速的在上面写下修兵止戈的内容和赌注丢给尚景星。

    尚景星随意的伸手一接,低头一看,内容是比速度,赌注是输者当着全城的面叫对方爷爷。

    ‘呵,可真够幼稚的。’尚景星看着上面的赌注嘴角挂上不屑的笑容,从储物袋中取出笔,在赌注上加了一条,随后丢还给姚乌德,“我对当你爷爷没兴趣,如果你输了,就以灵耀门二长老之子的身份跪下向我的黑棺、向我兵心门亡灵磕头忏悔!”

    姚乌德接过纸一看,尚景星已经签了名,赌注上面也如他所说加上了磕头这条。

    这时,尚景星突然看向一边的灰色披风青年,嘴角一勾,问道:“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参加呢。”

    小云三人一愣,不明白尚景星的用意,在他们看来尚景星和这个青年应该没有任何关联。

    裹着灰色披风的青年心下一惊,他没想到尚景星竟然在这时候突然和自己说话。

    ‘难道他发现了?!’

    心里这么想着,他嘴上却故作镇定的开口,声音沙哑很是刻意,“没兴趣。”

    尚景星点了点头,并不感到意外,口中随意的说道:“也是,再蠢也该长记性的。”

    ‘他果然发现了!!’

    灰色披风青年双手一紧,竟是有慌乱,不敢接口。

    尚景星说完后,神秘的一笑,也不去管灰色披风青年的反应,闭上眼安静的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