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地人三变

    天演誉境内。

    荒芜的土地出现了变化,天空细雨绵绵,干枯的土地慢慢长出青草,小溪、矮山相续出现,时间好似在这里加快了百倍。

    不知过了多久,尚景星所坐着的位置化为了一条小溪,溪流湍急成为大海,他已在海底。

    突然一颗天外陨石落下砸在海中,十分之一的海水被蒸发,无伤大雅,但流向被改变,足以改变许多。

    慢慢的,河流干枯,尚景星身下不再是河床而是矮山,矮山快速变高,高耸入云。

    尚景星迷茫的抬起头,他看见了星空点点变为星光成河。

    不知不觉中他身边长满了巨树遮住了天空,他还是抬着头,纵然什么都看不见,他还是在看。

    尚景星完全沉浸其中,忘记了自己是在誉文悟比,也忘记了自己在天演誉境之中,他沉醉了。

    此乃天之变化。

    “这错了……”

    第一次演化结束,尚景星双眼迷茫,喃喃自语,他已经明白了自己在“变”字誉境之中,但是他说不出,不,不是说不出,而是不愿意,因为他不认为这就是变。

    “失败了吗?”

    东一层主坐正身子,看见尚景星身后的星空消失,遗憾的轻叹一声,如果尚景星能够成功,起始城或许能摆脱困境。

    “嗯?”东一层主目光一闪,发现那星空并不是消失而是化为了大地,“地变?也不错。”

    第二次演化开始,这次是地变誉境。

    茂密的树林充满了生命气息,但却没有生命,直到很久以后,一颗细胞出现,随后是数十颗,一些细胞飘向大海变成了鱼,有些飘向高空变成了鸟。

    演化还在继续,鱼上岸了,鸟下海了,慢慢的,老虎、狮子、豹等动物出现。

    尚景星目光流转,他在找一种动物,这一找就是数百年。

    突然他听见头顶传来“唧唧”,他抬头一看,找到了。

    猴子下了树,猴子直起了腰,猴子变成了人。

    此乃地之变化。

    “这不对……”

    第二次演化结束,尚景星摇头否定,眼中的迷茫更甚,他依旧不认为这就是变。

    “又失败了!”

    东一层主胸口有些起伏,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尚景星,心中充满了失望。

    不过很快,他就顾不上这些了。

    大地变成了人。

    “咦?又来?这次是人识?有总好过没吧。”

    东一层主话刚说完,突然“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双目圆瞪,吓得身边严龙猛地后退一步,他从没见过东一层主如此表情。

    “天地人三演!!!”东一层主双手激动的颤动,甚至连声音都带着颤音,“必须失败!不对,必须成功!!也不对!”

    他施法隐去身形,身形骤然飞起,下一秒落在尚景星身前,右手毫无征兆的伸出探入灵力壁中,神念也随之进入。

    好似感受到了他的意图,邀请函上的“变”字突然变化,不再是隶书,而是金文!

    金文“变”脱离纸张飞了起来,神光耀眼。

    嗡!!

    东一层主身形剧颤,大脑好似被一柄铁锤砸了一般,一阵昏沉,步子连退三步。

    “该死!该死!!不能成功啊!!尚景星你千万别成功!都到了这一步了,你千万得撑住啊!”

    东一层主急得来回踱步,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层主气度。

    第三次演化开始,这次是人识誉境。

    天地间第一个人类迷茫的看着天空,尚景星则迷茫的看着他。

    一天后,他不再迷茫,本能的学会了使用火,欢呼雀跃,然而尚景星依旧迷茫。

    又一天过去,他学会捕食,这样他就不会饿死。

    岁月变迁,第二个人类出现,是个女人。

    十年后,第一个人类身死,但他有了五个孩子。

    渐渐的部落出现,有人开创了文字,其名甲骨。

    国家出现,有人简化了文字,其名金。

    不知从何时开始,人类的**膨胀,他们不再满足于现状,他们开始侵略,尚景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大概是人心变了吧。”

    喃喃自语间,他的双眼清明了许多。

    前方的征战在继续,后方的王们则开始了他们的娱乐。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一个接着一个出现。

    突然,尚景星起身了,这是他进入誉境后第一次移动,他慢慢的走到一位琴师身后,这一站就是十年,他不说话,不移动,越来越清明的双眼只是默默看着琴师的那双手。

    直到一百年后,他突然开口。

    “从丝从言从攴,是为变……吗……”

    当他这句话出口后,空间一静,琴师的双手停了下来慢慢转过头,看向尚景星,说道:“你明白了?这次没错吧?”

    “没错。”

    誉境内外的尚景星同时开口。

    东一层主顿时眉头皱起,叹了口气,满脸失望。

    “但……”

    琴师和东一层主同时愣住,皆是期盼的看着尚景星。

    尚景星轻笑一声,低头看了看地面,抬头看了看天空,说道:“都没错,也都不对。”

    “那你觉得什么是对的?”琴师的面目变得模糊,只是嘴角的那丝微笑更加明显。

    尚景星走了出去,没有说话,他走回了自己最初坐着的地方,两手一挥,长袖好似扫过天地,人不见了,树不见了,哪怕是天地也不见了,唯一还存在的只有那面目模糊的琴师。

    “都对,也都错了。”

    尚景星笑意更浓,连他自己都感觉这话有些云里雾里。

    但,这样的答案让琴师却笑的更为开心,他和尚景星对视一眼,慢慢消失,天空之中留下三个“变”字,分别是隶书、金文、甲骨文。

    “说出我,带走我。”

    琴师亦或者“变”如此说着。

    “天地人皆是变,隶金甲我皆要,哈哈哈。”

    尚景星哈哈一笑,大袖甩过,将三字都抓入手中,白晕再次笼罩全身。

    也在同一刻誉境之外,尚景星睁开了双眼,眼中有着不知名的神光闪烁,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掌心,隶书“变”字在左下角清晰可见,金文“变”字在右下角只有十分之一,最上方甲骨文“变”字不显。

    观察了一会儿自己的掌心,他抬起头看向周围,时间还剩下一刻钟,到了这时候能通过的人基本都已经通过,没通过则大多数已经放弃,还升着灵力壁的加上他也不过是一千多人。

    环视一周,正巧看见悠然坐在原地的姚乌德和灰色披风青年,尚景星目光一闪,微微思索,嘴角一勾,放弃了现在就说出誉音的想法。

    静静的等着,一刻钟很快便过去了,直到最后一刻,他才吐出一个“变”字。

    “时辰到。第三轮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