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第二轮开始。所有人原地坐下。”

    严龙根本不给人惊讶的时间,第二轮竟然马上开始,同时所有参赛者脚下都出现了一个玉色蒲团。

    尚景星和小云相视一眼,都是没有迟疑,直接坐下。

    “咦,不对啊?尚景星通过了?”

    “尚景星不是没有资质吗?怎么会通过的?”

    刚刚还在说黑袍黑棺绝对是尚景星的那群人顿时惊讶了。

    “你们不知道吗?那是黑尸门的人,最近在我们兰山派。”

    “嗯,好像他和兰山挺熟的。”

    这是一群兰山派弟子得意的向身旁众人介绍,在他们看来自己门派有三个人进入了第二轮,值得得意。

    第二轮正式开始,尚景星眼前邀请函展开,其上的“选”字慢慢化开,墨汁犹如蛇行带着点点莹光快速流动,一团迷雾升起,遮盖了纸张,使得上面的字若隐若现看不真切。

    不一会儿功夫字体完成,但迷雾依旧存在,此乃誉障,并非人为形成,也不是天地,甚至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人本身受资质、悟性、灵脉等影响无法看见。

    一叶障目、慧眼蒙尘,这才是修行者失去看懂誉文能力的根本原因,究竟是天地变化所致还是因修行者悟性倒退,至今无人知晓。

    十几万人盘膝坐在广场上,这样的场景看上去颇为壮观,他们有的凝神注视,有的闭目沉思,有的嘴角含笑,有的眉头紧锁,只有一人有些不同。

    ‘我去,什么情况?!’

    尚景星眨着眼,偷偷打量四周其他参赛者,然后又看向自己手中的邀请函,有些懵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他们一脸认真难道是装的?’

    他盯着手中的邀请函尤其是上面的那个用隶书写着的“变”字,什么誉障,什么迷雾,根本就没有,连一丝都没有。

    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天纵奇才?

    如此想着,一阵微风吹过尚景星感到一丝凉意,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的破岚瞳竟然自动开启了。

    破岚瞳,看破迷雾虚妄,誉障同样在此列。

    尚景星悄然关闭破岚瞳,果然誉障再次出现,不过誉障内的字他却是一清二楚,也就在这时他所坐着的玉色蒲团突然闪耀起金色的光芒。

    “什么?!!”

    林东城满脸惊骇的看着尚景星,曾参加过誉文悟比自然知道这是通过的象征,可问题是时间才过去五息而已。

    小云一呆,旋即大眼睛笑成了月牙一般,尚景星通过比她自己通过还高兴。

    尚景星身后的那些被淘汰者和观众更是目瞪口呆,一直在旁边观看的他们比林东城更清楚事情的经过。

    五息?

    不,一息,只用了一息,尚景星身下的蒲团几乎是在“变”字刚刚完成后就开始泛起金光。

    至于为什么在第五息才金光大盛,那些参赛者悲哀的猜测,那是因为尚景星通关的太快,蒲团都来不及反应。

    事实也正是如此,别人都是慢慢拨开誉障,哪有人一瞬间完成的。

    别说他们了,就是严龙都惊的不轻,这是他第三次主持誉文悟比,从来没见过有人第二轮能在半个时辰内通过,而尚景星呢,只用了一息,百倍的差距都不止。

    “黑袍……通过。”

    所有专注于自己邀请函的参赛者都惊骇的抬起头,四处寻找那个通过的人,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严龙刻意隐瞒尚景星的名字。

    他们第一反应是看向最内侧的六人,然而却发现这六人也是在四处寻找。

    “你果然来了……”陆蓝莲第一时间认出了尚景星。

    “那个一脚踢飞雷石的人!”南三城大派之子、西二层雷家女婿,武朔阴沉着脸目光一闪。

    “这样的奇才怎么没来最内圈?”东二层主之女,常羽梦好奇的看着尚景星。

    “你果然来了!”和陆蓝莲一样的话语,只是语气中充满了恨意,内圈一名披着灰色斗篷将自己完成裹住之人喃喃自语。

    一瞬间,全场的焦点不再是最内圈的六人,而是比外圈还要外面一点的尚景星。

    一息识誉形!

    这别说是诸位天骄了,就是让一至六层的层主来都不一定能做到。

    天才、奇才?都不足以形容,唯有鬼才稍微合适。

    然而只有尚景星自己知道,自己哪里是什么天才,鬼才更称不上,顶多是个运气不错、靠着破岚瞳侥幸通关之人。

    尚景星纵然见过不少大场面,但一瞬间被十几双眼睛看着,顿时浑身不自在。

    继续看誉文吧,第二轮已经通过再看也没意义,修炼吧,这么多人看着根本静不下心,无奈之下,他索性直接双手抱头枕着金色蒲团睡觉了!

    “这……”

    “如此性情,如此定性,这么多人看着还能睡觉,不愧是天才。”

    “哼!誉形而已,后面的誉音、誉意才是重点,我等着看他笑话。”

    围观群众纷纷表示佩服,参赛者则有不少人表示尚景星太过嚣张,就是严龙也是在缓过神来后哭笑不得。

    第二轮还在继续,时间只有两个时辰,参赛者也不可能将时间浪费在尚景星身上,但是不少妒恨尚景星天赋之人状态变差,心神不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时有参赛者偷偷看向尚景星,有一部分人受到激励拨开誉障的速度越来越快,另一部分心胸狭窄之人受到刺激状态不如往日的一半、满头大汗。

    半盏茶后。

    尚景星发出轻轻的鼾声。

    一盏茶后。

    一千人眼圈发黑、头昏脑涨,尚景星的鼾声听在他们耳里犹如无时不刻的嘲讽,直接退赛。

    两盏茶后。

    陆蓝莲率先拨开誉障,成为本次第二轮的第二名。

    三盏茶后。

    数百人暴跳而起,满脸怒容的看着尚景星,之前嘲笑尚景星的都有他们一份。

    四盏茶后。

    最内部的剩下的五人,武朔、贺飞鸣、邬星波、常羽梦、吕清媚相序完成。

    一个时辰后。

    慢慢有六万人通过,八千人弃权。

    随着时间推移,通过的人增加不多,反而是精力耗尽的弃权之人倍增。

    与此同时,天空划出一道长虹,无数人敬仰的抬着头,口中高呼一个人的名字,或者说职位。

    东一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