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一章 功法道光、睁眼即看!

    凌晨,第一缕阳光破开黑暗照射在大地之上,随着烈阳高升,阳光慢移,最后照射入窗隙落在尚景星的眼皮上。

    沉睡中的尚景星受到干扰,眼皮微微一颤,一缕淡蓝色的灵力从眼皮缝隙飘溢而出,使得此时的尚景星看上去分外神异。

    “嗯”

    轻轻的一声呻吟,尚景星摇晃着有些昏沉的脑袋慢慢撑起身子,他感到双眼刺痛,但这刺痛在一股厚重的暖意下,带不来一丝不适。

    他慢慢睁开眼,看着身前,眼中充满了迷茫。

    “我得到了岚珠,随后昏迷过去”

    他回忆着自己昏睡前发生的一切,想要理清思绪,搞清楚自己昏睡的原因。

    “嗯?”

    思绪还没有展开便被打断,他被眼前看见的事物所惊,他抬起手抓向空中,那里空无一物,但他却好似抓着什么,在别人看不见的视界之中,“这是?”

    他低下头细细端详,自己手中是一缕气体,一缕理应不可能看见的气体,灵力。

    然而就在他凝神观察时,更加奇异的一幕出现,一道一尺长的旋风突然出现,朝着他目光所视之处刮去,同时他身体出现一丝凉意。

    旋风摧毁灵力,穿过他的手掌,不伤分毫,随后笔直且快速的刮向地面。

    轰轰轰!!!

    大地剧烈颤动,淡蓝色的旋风与地面相触,刮并不适合形容,磨才是最佳的词汇,淡蓝色旋风就好似一个可怖的磨盘,直接将地面磨出一道难以测量深浅的沟壑,没有飞沙走石,一切的一切都被旋风磨成肉眼不可见的粉末。

    “怎么了?景星?!”

    小云听见声响马上推开门跑了进来,入目是那好似被遁地铁鼠钻过的沟壑。

    尚景星抬起头看向小云,却是被她脖子上的紫色菱形吊坠吸引了目光,在他眼中紫色吊坠闪烁着璀璨的光芒,这不是单纯的颜色,而是“功法道光”,其内更是有一个个光点流动,似在演示功之理、道之法。

    看着这一幕尚景星双目瞪大震惊无比,但这个动作却是又一次引发异变,地底一直持续磨动的旋风消失,同时空中出现一个半人高的山峰。

    这山峰一出现,尚景星顿感通体生寒全身热量快速流逝,山峰在空中微微一顿,随后快速飞出,撞断门梁飞在小云头顶。

    尚景星暗道不好,急忙移开目光看向屋外,山峰迅速随着他的目光改变方向引起一阵大风,吹舞起小云的秀发,刹那间撞破院墙,飞在高空,猛然落下。

    轰!!!

    轰鸣声再起,这一次一声并不如旋风连绵不断,但这一声却胜过旋风百倍,地面顿时下降十寸,尚景星全身寒意更甚。

    “景星,你的眼睛!”小云大喊一声。

    尚景星顿时从震惊中反应过来,马上心里默念收起,远处的山峰果然消失,他双瞳中的山风虚影也同时消失,但寒意依旧存在,一股虚弱感犹如海啸涌向他,没有半点抵抗能力,尚景星顿时躺倒在床上。

    “景星!”

    小云也顾不得管地上的沟壑和之前的山峰虚影,马上跑到他的身边,担忧的看着他,想要检查他的身体,只是小云的双手刚刚碰到尚景星却感到一股冰冷,小手本能的缩了回来。

    “怎么回事?你温养矿石了?怎么血气耗费了这么严重?”

    小云差点急哭了,尚景星此时的症状和自己温养矿石耗费血气过多极像,可却胜过十倍不止。

    “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尚景星笑着拍了拍小云的手让她不用担心,同时目光一闪,从小云的话语中想到了什么。

    小云放下心,见他似乎在想事情,也不多话,静静的坐在他身旁,尚景星轻轻一笑,小云的乖巧一直让他很舒心。

    他稍稍活动了下身子,知道自己并没有大碍,虚弱感来得快去得也快,毕竟是沐浴过龙血体魄小成,血气虽然耗费严重,但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面铜镜,放在眼前细细端详,双瞳除了隐隐有一丝蓝光外并没有什么区别,由于小云在旁他也不敢实验,只能通过精神力感知,顿时一股针刺大脑之感出现,他竟然自然而然的知道了自己这双诡异眼瞳的名字。

    破岚瞳。

    目前作用有三。

    一,看破迷雾虚妄。

    二,登凌风山压。

    三,旋风盘磨。

    后两者的能力比之之前增强了近乎两成,唯一区别在于不再需要灵力,而是和妖牛天赋一样动用血气,这也是他之前遍体生寒的原因。

    至于第一个作用,目前除了看见流离于空气中的灵力和看见功法道光外,还不清楚其他具体效果。

    尚景星明白为什么兰山一直学不会,登凌宗历代掌门又为什么一直无法掌握,因为合风与其说是一部功法,还不如说是一个学会天赋瞳术的法宝。

    登凌风、定风、合风缺一不可!

    “我似乎又多了一张底牌。”尚景星嘴角勾笑,看了眼之前破岚瞳所造成的破坏,“寻常炼气期已不是我一合之敌。”

    他心情极好,灵力全失后他失去了太多手段,但这破岚瞳的出现实在是太巧,简直犹如瞌睡送枕头一般,相比之下登凌风彻底消失根本不算什么。

    “景星,你有瞳术这件事绝对要尽可能的保密,瞳术天赋和妖牛天赋不同,极其容易剥离。要是让恶毒的人发现,很有可能会想要挖你双眼,以此来夺得瞳术。”小云认真道。

    尚景星点点头表示明白,他休息了会儿便起床梳洗用膳,虽然今天正午就是誉文悟比,但他并没有因此将每日的必修课放下,锻炼一直持之以恒才能使血气充盈,而书写,今日正好剩下最后五字。

    由于是分开写的关系,这最后五字和之前根本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他还感觉比昨日轻松了许多,他猜测和破岚瞳有关,于是趁着小云不在身旁,小心的开启破岚瞳,准备实验一下自己的新能力。

    一丝凉意再次出现,并没有不适,反而有种舒畅的感觉,血气充盈是好,但是要长久不泄可能会郁结,这样的稍稍使用,反而对血气有益无害。

    初时他还有些担心旋风和山峰再次出现,不过好在破岚瞳的控制并不算困难,之前也不过是他刚刚得到能力自身又并不知晓,所以才会出现失控。

    松了口气后,他看向桌面上的纸片,发现刚刚写好的一个字上有一个微弱的几乎不可见的光点在流转,流动非常有规律,和看小云吊坠时的景象极为相似。

    功法道光!

    除了功法创造者,只有理解达到巅峰功法大成之人才能看见的功法道光,尚景星睁眼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