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章 破岚瞳!

    “哈哈……咳咳咳。好笑,你到现在……咳咳咳……还不知道吗?杂种!”兰山突然大笑起来,右手慢慢伸到背后,牵动伤口剧烈咳嗽,但他没有停,话语还在继续,“你母亲是个贱人,你父亲是蠢货,东方擎在我重伤后果断帮你,你以为是为什么?你这个杂种!”

    “闭嘴!闭嘴!!”

    兰成峰突然面目狰狞,不允许兰山再说下去,自负如他一直以来自第四层的血脉自豪,甚至修炼时遇到障碍,也一直以此激励自己,但在今天,他的一切自豪都被兰山撕碎。

    他举剑的手剧烈颤抖,在兰山脖子上留下一道道血痕,他威胁兰山住口,想要逃避现实,想要掩饰心中的惊恐和愤怒,然而兰山却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出生害死自己的母亲,长大害死……咳咳……自己的父亲,对,我还记得你在我面前说过东方擎是蠢货的吧?哈哈,我真想知道东方擎听见这句话时的表情,可惜他已……噗……经死了,被你的愚蠢害死了,哈哈哈!!!”

    兰山越说越激动,原本快好的伤势因为被兰成峰打扰再次转危,甚至因为情绪激动,气血上升,鲜血从口中流出,脖子上数十道的血痕让他气弱如丝。

    “闭嘴!老畜生给我闭嘴!!”

    兰成峰双眼充血,疯狂淹没了他的瞳孔,再也没有一丝犹豫,拿着长剑的右手高抬,随后斩下!

    嗤!!

    鲜血喷涌,兰山的头颅飞在天空,划了一个抛物线,最后滚落在兰成峰脚边。

    哐啦……

    长剑掉落在地,兰成峰崩溃的跪在地上,没有哭,而是疯狂的笑着,笑声越来越大。

    “哈哈哈!!!!不怪我!都不怪我!是这个老畜生逼我的!东方擎的死也不怪我!是那个老畜生自找的!哈哈哈哈哈!!不怪我!掌门了!对,我是掌门了,我能救兰山派,我是为了救兰山派!我是为了兰山派!所以不怪我!哈哈哈!”

    兰成峰慢慢站起身,整个人透着鬼上身似的疯癫,一双眼中和嘴角都充满了诡异的笑意,他口中喃喃自语,摇摇晃晃将兰山的储物袋解下,随后离开了屋子。

    屋子陷入安静,一刻钟后,兰山的尸体后突然出现了一声“咯咯”声,这声音很轻,好似无形,慢慢的,一团白色的东西钻了出来,是一只叼着蓝色圆珠的白鸽。

    这白鸽近乎透明,带着一丝元婴以下不可查的灵力气息,不似实体。

    它左右看了一眼,拍打翅膀从窗口窜出,速度之快近乎突破音速,它在兰山派上空明目张胆的飞翔,但却无人能够看见。

    啪啪啪……

    它拍打着翅膀在一处偏僻的院子前停下,这一停只是一息,随后毫不犹豫的冲着房门撞去,然而诡异的事发生了,白鸽真的好似不存在一般,直接穿透房门落在一人身前。

    “嗯?”

    尚景星抬起头,看着眼前透明的白鸽,心里有些惊讶。

    原来飞鸽传书真的是鸽子啊!

    飞鸽传书,乃是塔界的一种传讯手段,和高深的千里传音不同,飞鸽传书更加通用,没有修为限制,只要有一丝灵力便可使用,最重要的是,不得传书之人的同意旁人无法看见,除非修为高出传讯者许多。

    尚景星眨了下眼睛,最近他一直在恶补塔界常识,自然没有像之前那样茫然不知,他抬起手,白鸽鸟喙松开,蓝色珠子落在他的手中,同时白鸽开口了。

    “尚景星,我要和你做一笔交易。”

    尚景星眉头一挑,听出了这是兰山的声音。

    “此乃我兰山派镇派之宝岚珠,可提高《合风》三成的威力以及修炼成功的几率。”

    听到这里尚景星心里了然,兰山清楚今天自己很可能会死,所以提早让秦伯将《合风》给自己,而现在,恐怕是已经死了,才将最后的底牌拿出。

    “今日正午的事让我知道你是真正君子,你心里有自己的原则,那请你杀了兰成峰为我报仇。”

    兰山最后一段话充满了怨毒,很难想象他是在让人杀死自己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哪怕兰成峰并不是他亲生的。

    尚景星摇了摇头,脸上有不屑也有遗憾。

    “兰山在最后终于学乖了。阳谋,原来你也会用。可惜要是早点明白,我必然会给你药酒,你也不会死了。”

    他好似在对兰山说,又好似在自言自语:“好,我答应你,交易成立。”

    尚景星的话音落下,白鸽慢慢消失,屋内再次陷入寂静。

    他将岚珠拿到眼前细细端详,发现这蓝色珠子很是奇特近似透明,正面看可以发现一座巍然挺立的山峰,而将珠子反转时,山峰消失,化为一道旋风,尚景星好似看见一道通天彻地的龙卷风,耳边竟然有风声呼啸。

    他眉头一挑,不管是山峰还是旋风都让他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正待他想要细想,大脑一阵嗡鸣,剧痛难忍,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向后倒在床上。

    他昏死过去,没有了知觉,但双眼却瞪得极大,一个旋风虚影在他左瞳中闪烁,不多时,他储物袋中突然飞出两件物品,登凌风和《合风》玉简。

    登凌风直接没入他的右瞳之中,山峰虚影出现,岚珠飘起落在他的眉心,《合风》玉简同样自动飘起,落在岚珠之上。

    嗡!!

    尚景星身体一颤,无形的波纹在他身边蔓延开,先是覆盖了兰山派,好似在寻找什么,然后是起始城,波纹一无所获继续蔓延,最后波纹在一座山前停下。

    山峰表面出现一层肉眼不可视的微亮,这亮光说不出颜色,好似无光,又好似包含所有光芒。

    白森林中,同样这种光芒的还有一处,那便是尚景星曾经去过的那瀑布后的山洞之中,山洞深处,地面上的神异阵法微光闪烁。

    嗡!!!

    又是一声,尚景星身躯再次一颤,一个无形的契字在他背后亮起,依旧是那种微光,这是第三处。

    变化还在继续,《合风》玉简、岚珠,还有双瞳也亮起微光。

    微光闪烁,《合风》玉简粉碎,融入岚珠之中。

    半刻钟后,岚珠一晃也化为粉末,其内近乎实体的山峰和旋风被剥离而出,一左一右融入尚景星的双瞳。

    至此,尚景星双眼终于闭上,陷入沉睡。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并没有人知道,那消失万年的神瞳再次现世,其名……

    破岚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