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六章 恩怨分明!

    “错?!哈哈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夫错在哪里?!”

    兰山疯狂的大笑起来,双手激动的拍击着床面“碰碰”作响,一双眼睛看着林长老充满怨毒。

    尚景星看着兰山的双手目光微微一闪。

    “纵容兰成峰,这是错一。”

    他淡淡开口。

    “强逼我入白森林,这是错二。”

    他站起身,慢慢走到兰山的面前。

    “诱导兰成峰对我的杀心,派遣林长老黄雀在后,这是错三。”

    他拄着拐杖,慢慢低下身,凑到兰山近前。

    “但,这些都没什么,你说的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唯一的错就在于……”

    “在于我没一开始就杀了你!”

    一瞬间,狠厉之色爬满兰山惨白的脸,他偷偷抓住长剑的左手直接一送,剑尖直指尚景星的心脏,如此近的距离,没有灵力的尚景星绝没有可能躲开。

    此剑内虽没有多少灵力,但终究是三品兵器,别说是,就是铁石在兰山这蓄谋已久的攻击下也必定刺个通透。

    一寸,这是剑尖与尚景星心口的距离,不用一息甚至连五分之一息都不需要,尚景星就会死于兰山的剑下。

    这一刻,胜利者得意的微笑出现在兰山的脸上,他抬起头想要欣赏尚景星绝望的表情。

    没有。

    尚景星脸上没有一丝绝望,有着的只有戏虐的微笑。

    不安填满了兰山的身心。

    十分之一息过去。

    叮!

    一身轻鸣,随之而起的还有一串火花,好似打铁一般的声音响起。

    兰山立刻低下头,难以置信表情取代了狠厉和得意。

    尚景星胸口的衣物被破开了一道口子,剑尖与心口相触,一层黄铜色的华光附在皮肤之上抵住剑尖,别说是刺穿心脏,就是连皮肤都没有破开,仅仅只有一个小红点,仅此而已。

    他干瘪的嘴唇颤抖着吐出几个字。

    “三品不可切肤!”

    也就在这时,尚景星未说完的话也到了。

    “在于你千不该万不该一错再错!”

    呛啷……

    长剑落地。

    “怎么可能。”

    兰山就像是见鬼一般,手脚并用,恐惧的向后爬去,可惜他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碰到了墙壁,退无可退,他开始抓起各种东西丢向尚景星。

    飞镖、银针、匕,比比皆是,在睡榻藏这么多暗器,兰山之怕死可想而知,然而连三品长剑都不能伤到尚景星分毫,更别说这些暗器,他只是稍稍保护了下双眼,全然不顾剩下的暗器。

    只听一声声“叮叮”响起,那些暗器就好似打中铁板一般,无一例外的被弹落在地上。

    “怎么可能!!连东方擎那畜生都没达到铜皮的程度!那畜生说过,没有金丹期不可能有铜皮!就算有天级锻体功法也要炼气期!你怎么可能有!你凭什么有!!!”

    “三品不可切铜皮,五品不可断铁骨,七品不可碎银脏,九品不可毁金脉,体魄五镜返璞归真、浑然天成,仙器以下不可伤之毫毛!”

    同样好似见鬼的是林长老,震惊的连退数步,甚至踩到一把匕险些跌倒在地,他曾打算修炼体修,因此远比兰山更清楚体修五境的可怕。

    尚景星和6蓝莲一起的那段时间他不敢靠近监视,自然也不知道尚景星有铜皮一事,他万分庆幸自己没有听兰山的话攻击尚景星,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尚景星看着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兰山,听着他的话语,目光一闪,厌恶的说道:“原来你知道兰山和兰成峰的关系。”

    “知道?我自始至终都知道!一个普通人竟然和当时被称为体修天才的东方擎相恋,这是上天给我壮大兰山派的机会!我娶那贱人就是为了将那畜生收入兰山派!我天天给他安排暗杀任务,坏他心境,让他一生不得进阶金丹期!我给他养杂种儿子,他为我卖命至死,这不是很公平吗?!哈哈哈!!”

    兰山面容扭曲,疯狂咆哮,一派之的风度尽失,伪君子的面具彻底撕下,别说是尚景星,就是一旁的林长老的震惊的无以复加。

    尚景星感到一阵恶心,恨不得立刻杀了兰山,不过他现在还不能这么做。

    他勉强平复了心情,从储物袋中拿出最后一葫芦药酒托在手中,说道:“这是你一直想要之物,我可以给你,但是,需要我们玩个游戏。”

    “凹痕为正面,另一面为反面。如果是正面我留你一条活路。”

    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一块正方形的小木片,木片的一面有凹痕,凹痕里有一些红漆,显然是曾经写着什么但被人为扣掉。

    啪……

    他屈指一弹,木片准确的落入兰山手中,“不可使用灵力。”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游戏,一个纯粹靠运气的游戏,将决定兰山的生死。

    兰山双手颤抖的捧着木片,整个人都陷入极度的恐惧之中,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一个木片决定生死,更没想过自己会被一个锻体期逼入绝路。

    他低着头心中百般念头转动,运气?不,他不想靠运气,他从崛起到现在靠的都是自己智慧,从不是运气。

    他偷偷看了尚景星一眼,一咬牙,右手一抬将木片抛起,同时兰峰决中的兰风决悄然运转,极其隐晦,尚景星没有现,林长老也同样如此。

    然而……

    嘭!!!

    一声轰鸣,小木片直接爆开,威力比之一些低级符箓差了些许,屋子轻微摇晃,床榻直接被炸塌,气浪翻涌吹起尚景星的衣裳。

    烟尘散去,露出兰山半靠在墙上的身影,此时的他已然面目全非,身上各处焦黑,脸上隐约能看见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没死,但也没有多少时日。

    尚景星自始至终都漠然以对,一丝冷笑挂在他的嘴角,他一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自然不会有丝毫惊讶。

    那木片是他回起始城碰见严龙时向他要的,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在被他挖掉的地方原本有着一排三个红点,代表三百灵石,大型赌场随处可见,就是为了防止赌徒利用灵力作弊而制作的小玩意。

    照理说即便兰山重病这小玩意也不可能伤他这么重,奈何严龙曾有作弊的前科并且不是一次两次,所以他手上的这小玩意有点特殊,威力不小,乃是赌场为他特别定制。

    尚景星静静的站了会儿,右手一抬将药酒葫芦抛起,丢到兰山身前,淡淡的说道:“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你于我都有收留之恩,这药酒,就当是尚某报恩了。”

    恩怨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