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二局开始

    正午,兰山派中。

    “兰成峰出来,躲着算什么?有本事作弊没本事面对吗?”居正英站在兰成峰屋前高喊着。

    “对啊,你这个懦夫有种就出来,我们是没机会参加誉文悟比,但你更没资格。你的贡献点有一百点是真的吗?!”一名外门弟子趁机在旁咒骂。

    “兰成峰你这次太过分了,一夜间从十六万涨到二十一万,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林东城淡然的立在人群前端,周边的弟子皆是恭敬的离开稍远一点的距离。

    二十一万,这是兰成峰现在的贡献点,而林东城则是二十二万,依旧独占鳌头。

    现在这一幕就是林东城所安排,更具体的说,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被尚景星授意的居正英处得到的办法,目的是把兰成峰堵在房中不敢出门。

    势天灵像绝对公正,该是多少点贡献点就多少贡献点,想要作弊只有一个办法,假任务真物品真贡献,毕竟势天灵像不是人,还没办法辨别什么任务是人为刷贡献点。

    那么问题就简单了,想要不让兰成峰作弊很简单,只要让他不能去提交任务就行。

    屋内。

    “混账!混账!该死的林东城!一群该死的白眼狼!你们等着,今天一过我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兰成峰整张脸极度扭曲,数名仆从颤颤巍巍的站在他身旁,一个个都是鼻青眼肿,整个屋子除了他坐着的那张椅子,其他东西都已经被他摔的粉碎。

    近日兰山身体每况日下,他已经开始以一派之主自居,今日竟然被众多门人堵在门开,这让素日里傲慢的他如何能接受的了。

    而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正是自己的老对手林东城,他竟然在贡献点上压了自己一头,在自己作弊的情况下!

    此时的他早已忘记了消失五天的尚景星。

    “废物,平时养着你们,现在竟然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兰成峰阴沉的看着仆从,在他看来自己不能出门,全怪这些不中用的仆从,竟然全部被打了回来。

    “是是,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可是他们人实在太多了。”

    被兰成峰看着的那名仆从赶紧跪下,看了不远处的一具尸体,整个人已经害怕的发抖起来,那是兰成峰杀的。

    “东方长老呢?还没回来吗?”兰成峰道。

    “没,没有。”仆从害怕的几乎要把头磕在地上。

    “废物!”

    嘭!

    兰成峰右脚抬起,直接踩在仆从的脑袋上,地面顿时出现一个凹坑,鲜血流了一地。

    求饶的声音消失了,身体的颤抖也消失了,这名仆从没有半点声息,显然已经一命呜呼。

    兰成峰之狠毒,让旁边的几名仆从双腿发抖。

    “废物,这东方擎也是个废物,堂堂炼气期体修竟然在对付锻体期的时候重伤,不得不在森林里养伤,要不是他我会被困在屋子中吗?!废物!死在白森林算了!”

    兰成峰丝毫不担心尚景星能够活下来,只以为东方长老重伤没办法赶回来,现在兰山昏迷,林长老和东方长老都不在,兰山派炼气期只有林东城一人,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出门。

    要是让东方长老知道自己的亲儿子因为这种事而咒骂他,不知道能不能瞑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什么时辰了?”

    林东城转过头看着居正英淡淡的问道。

    “还有一盏茶时间午时就过去了。”

    居正英一边偷偷扫视任务交接处的方向,一边漫不经心的回到着林东城的问题。

    “好,午时一过名额就出来了,可惜那黑袍人没有回来,我到挺想和他一起参加誉文悟比。”

    林东城笑了笑,这是他第一次胜过兰成峰,心里有些感激尚景星那次比试后对自己说的话。

    此时此刻,兰山派的另一边,尚景星独自一人站在兰山房前。

    他轻轻推开门,一股檀香扑面而来,但他还是敏锐的嗅到一丝恶臭,而这恶臭正来自于内屋。

    哒……哒……

    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在这间屋子中尤为清晰,尚景星慢慢走到床榻边,低着头细细打量着。

    此时的兰山一身皮肤枯燥的好似老树皮,别说是八旬,就是说他是年岁过百也有人信,哪里有往日的气度不凡、儒雅的中年人样子。

    “兰山,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尚景星淡淡开口。

    兰山慢慢睁开眼睛,其内有火苗在燃烧,这火苗掩盖了他整个瞳孔,火毒比之前强了数倍。

    “尚景星……你回来了,没事就好。你放心,那个名额是你的,谁也抢不走,那个逆子之后我会教训他的。”

    兰山神色不动,一缕不甘在眼中一闪而逝,掩饰的极好,但心里却有些惊慌,回来的不是想象中的那人,竟然是他认定必死的尚景星。

    “你还想继续装?”

    尚景星单手将兜帽摘下,随意的找了张椅子放在兰山床前坐了下来。

    “我不明白你的话。”兰山故作茫然的看着尚景星,眼睛不时的瞟向门外,直到看见了他想要的那个身影,狠厉之色顿时爬满他惨白的脸,高喝一声:“我也不需要明白!林长老杀了他!”

    然而他想象中的暗杀并没有出现,林长老满脸复杂的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兰山开口道:“掌门收手吧。”

    尚景星对于突然出现的林长老心里微微有些惊讶,但看着兰山的表情很快就明白过来。

    兰山一早就知道兰成峰的安排,这林长老恐怕是被他安排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只等自己被东方长老杀死就出手抢下自己的储物袋,可惜,林长老一直都没找到机会。

    “众叛亲离。”尚景星嘴角一勾,笑了。

    他的话犹如火上浇油,兰山的表情顿时狰狞起来,咆哮道:“混账!你也要背叛我吗?!”

    “不,掌门,我只是觉得不应该一错再错了。况且,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林长老羞愧的低下头,亲眼目睹尚景星两场战斗,根本不敢和他对战。

    炼气期惧怕锻体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