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四章 誉文

    “誉文,分为神字誉文、魔字誉文、人字誉文三种。”

    “神字乃是由神留下的文字,每个字都有着其神秘而强大的威能,而誉文则是旁人因敬仰贪婪亦或者其他原因,将其刻录模仿记录下来,威能或许不足神字的一成,但完全掌握足以灭杀渡劫期。”

    “魔字誉文的情况和神字誉文差不多,由魔所留,威能不相上下。”

    “人字誉文最为奇特,它出现的非常诡异,无人知晓其来处,或去处,即使得到的人也全然不知自己是何时、何处得到,通篇只有一个‘人’字,因人而异可变化万字。”

    “要说道誉文,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史上第一名誉文师,甲骨,他费尽一生集合所有神字和魔字,在开创了神、魔两字誉文之后,在晚年简化出了一种文字,基于其杰出的贡献,此文字以其名命名,甲骨文。”

    说到这里,小云看着前方的目光突然变得缥缈起来,惋惜之情从她话语中流露而出。

    “不过,或许因为他晚年糊涂,使得甲骨文中有一部分文字带有神性,而另一部分则带着魔性,两者结合看根本不似同一种文字,会使人精神错乱。”

    小云惋惜之意更浓,尚景星明白,接下去的故事或许才是重点。

    “甲骨有两名传人,其一名金,金为其子,从小深受甲骨教导,在甲骨死后继承他的遗志,再次简化文字,并去除魔性,名为金文。”

    “其二名石鼓,石鼓乃甲骨唯一的弟子,他也继承了甲骨的遗志,想要演化文字,但受到神魔两字的影响,精神错乱,演化出魔性十足的石鼓文,被称为魔文之祖。”

    尚景星心中一动,没想到塔界文字演化竟然是如此而来,竟然形成了和地球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文字之路。

    “之后又有人进一步简化,金文化为隶书,石鼓化为篆体,直到现在,人们的悟性在一段历史的空白区后大幅度下降,大多数人再也认不出誉文,只记得略有灵性的文字。”

    听到这里,尚景星突然皱起眉头,想起了周丹山,想起他用来控制门中的诡异法诀,想起了那个篆体‘令’字。

    究竟周丹山的悟性高到如此地步,还是背后另有其人?

    他思索良久不得要领,这时小云的话语也到了最后。

    “这就是誉文悟比的由来,所有人都将有机会看到隶书誉文,至于金文,悟比举办到现在似乎只有两人看到。”

    尚景星顿时喜不自禁,如果只是看文字的话,他可是在地球看过不少,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看不懂,万界直播里的大能会看不懂吗?

    “只要看懂就行?”他急忙问道。

    “只要看、懂就行。”小云淡淡的说道。

    尚景星明白过来,光是看出其意没用,还要懂得其意,而在塔界这种修仙世界,懂得其意就不是普通字面上那么简单了。

    他不死心的继续问道:“东一层主都看得懂吗?”

    “上次我见到他时,他一脸兴奋的和我爹说,他看懂了十个字。”小云如是说道。

    尚景星顿时犹如霜打茄子,蔫了。

    十个字!还是一脸兴奋?!

    咱们能不能真诚点,给我留条活路啊!

    “我说这些可不是为了打击你哦。”

    小云大眼睛一眨一眨,认真的说着。

    这还不是打击啊!!那要是打击该怎么来?!

    “要是我想打击你,我一定会告诉你林东城上次只看懂了十分之一字的隶书就夺冠了,而这次上层天骄来了不少,别人不说,陆蓝莲绝对能看懂二个字,毕竟这是三层以上子女从小的必修课。”

    小云还有一句话没说,她自己也能看懂一个字。

    你知道这是打击我,那你倒是别说啊!!!

    尚景星满脸悲壮的看着小云问道:“小云,你觉得我进前三的几率和打劫东一层主的宝库成功的几率,哪个比较高。”

    小云听了他这话,小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随后抬头看着尚景星,认真的说道:“我们去打劫东一层主吧。”

    你倒是给我留点信心啊!!!

    尚景星一脸悲催。

    小云用力一拽他的手,将他上半身拉下来,随后踮起脚尖拍了怕他的肩膀安慰的说道:“不要担心,我也学过隶书誉文,要是运气好,正好碰到我懂的,说不定我能得前三呢。”

    尚景星哭笑不得的看着小云,暗道这是我今天听见的唯一一个好消息了。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们休息吧,明天正午应该就能到起始城了。”

    他没有拿出帐篷,而是一如往常的找了个隐蔽的山洞休息,他可没有陆蓝莲那份不怕森林中妖兽的底气,尤其是没了灵力的现在。

    入夜,他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都用来书写,直到实在感觉精疲力尽才停下笔。

    二十个字,这是他今天所写,精神力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比之过去的小云已经不差多少,不过小云自从开始修炼《锻心》精神力一日千里,依旧把他甩在后面。

    将即将完成刻录的纸片收起,他又细细读起《锻心》,一边稳固一边恢复精神力,等整篇《锻心》读完他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不少,于是又开始整理自己对于《意指决》的理解,便于明天教授。

    就这样又是半个时辰,他微带疲惫的睁开双眼,其内有链钉虚影一闪而逝,在整理的同时,他对《意指决》的理解更上一层楼。

    “教授于人也是一种修炼,印证心中之想,倒是意外之喜。”

    他轻轻一笑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样的疲惫他早已习惯,不过为了养足精神面对明日的种种,他没有继续修炼,而是和衣而睡。

    ‘攻击功法、登凌风全部不能使用,亦冷和破灵链钉也只能发挥出一半不到的威力,明天只能靠妖牛天赋和二龙之力了。不过如果一切顺利,那就根本不需要我出手了。’

    ‘兰山、兰成峰,机会我会给你们,至于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如此想着,他渐渐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