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三章 爱莲之说

    “之后呢,陆蓝莲稍微收敛了点,不再逢人就问,而是只问自己看得顺眼的人。不过,这些人却是避之不及,因为他们没看过,说假话要被教育,说真话吧,陆蓝莲要不高兴,里外不是人。”

    小云说完,尚景星也差点笑出声,感觉这陆蓝莲还真是意外的有可爱的一面。

    他待在原地想了想,最后和厉鹏华说了一句等我一会,便步入帐篷。

    进入帐篷,他直接坐在小桌子前,将平时用于书写的纸拿出铺在桌子上,随后拿出毛笔开始写字。

    他一字一划写得很慢,毕竟他根本没学过毛笔,之前自己看,顶多加个小云,至于直播间的众人,他早就脸皮厚了,不怕他们笑话,但现在不一样了,第一次给外人看,自然要小心点写。

    不过越是他这样的心态,写的字就越难看,他写着写着差点没将纸撕了。

    时间足足过去一盏茶,他足足撕了五张纸,才算是写出了一张勉强可以看的字来交给厉鹏华。

    “交给陆小姐吧,这里面是我的看法。”

    厉鹏华有些迷茫的接过那张折成小方块的纸,暗道你这写的什么啊,这么小心,门派机密吗?我又不会偷看!

    “尚兄自重啊。”

    他拍了拍尚景星的肩膀,拿着小方块的手递了递暗示尚景星拿回去。

    “怎么了厉兄?拿去给陆小姐吧,不过你可别看啊。”

    尚景星还不知道厉鹏华的误会,他一心只想着少一个人知道自己的丑字就能少丢一份脸。

    厉鹏华见他固执,只能摇了摇头,无奈的收起小方块,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看着尚景星说道:“还好我们要走了,不然我怕陆小姐杀了你。”

    说完,厉鹏华带着小方块走了,心里想着这情书交给师姐后必须立刻远离,不然可能殃及无辜。

    尚景星茫然的看着厉鹏华英勇就义的背影,浑然不知道他误会极深。

    “他说的话什么意思?什么我们走了?什么杀了我?”他低下头看向小云问道。

    “你把陆蓝莲气了,所以他们打算等会就走。至于杀你,我也不知道。”

    小云是这么回答的。

    怀着满腹的不解,尚景星回到帐篷继续修炼,没过多久陆蓝莲和厉鹏华两人就离开了。

    在离开的路上,陆蓝莲打开小方块似的纸,一层,五层,十层,最后里面的字终于出现在她眼前。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今日之事实属误会,望陆小姐不要介意,承诺一事必定义不容辞。”

    陆蓝莲初时还不怎么在意,直到“出淤泥而不染”那段,她整个心房顿时一缩,有一种难言的情绪填满了她的身心,她一个一个字的看,一遍一遍反复的看,看得非常认真,双眼之中异彩连连不停闪烁,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缕动人心魄的微笑,有一种寻到知己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夸赞莲花,尤其是那句“莲之爱,同予者何人?”让她感同身受,想到这里她英气的脸突然一红,感觉尚景星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有暗指她的意思,那“莲之爱”不就成了……

    ‘竟然引用第二层国势力时代的名人陶渊明,倒是有几分才华。’

    心里这么想着,她口中却说道:“哼,字如狗爬。”

    那你倒是别这么小心的折叠起来啊!

    一旁的厉鹏华看着陆蓝莲小心的将‘小方块’收入怀中,顿时冷汗直冒,心里对自己这位尚兄弟佩服到了极点。

    ‘看来以后可能要叫师兄了啊。就是不知道执法长老会不会同意师姐和尚兄在一起了。’

    “走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时,陆蓝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中的威胁之意极为明显。

    “好好。”

    厉鹏华擦了把汗不敢再想,马上低着头跟上陆蓝莲。

    正在帐篷里修炼的尚景星完全没想到自己这番抄袭之举,不仅获得了陆蓝莲极大的好感,甚至还被误会成了另类‘情书’,他写这首词的确有暗指陆蓝莲身在残酷扭曲的塔界却一身正气,但后面的“莲之爱”纯粹是抄袭而已,说的是莲花之爱,可不是什么表白啊!

    他修炼了一会,便起身收起帐篷,那场修兵止戈是在后天的正午开始,而名额确定则是在明天,他和小云皆是腿脚不便,必须提早启程,避免出现意外情况。

    两人收拾完东西站在原地互相看了一眼,不由的笑了,不只是他们俩,就连直播间中刚刚来的倚天屠龙记三人也笑的不行,更别说其他观看者了。

    此时两人的皆是黑袍打扮,一高一矮,手中各自拄着一根拐杖,好笑的同时又有一股淡淡的温馨感,就是尚景星背后的黑棺有点煞风景。

    两人启程,走的不快,一路上小云都在给尚景星介绍那场修兵止戈。

    誉文悟比,比赛式修兵止戈,由游戏式转变,和其他比赛不同,誉文悟比比的是悟性,对誉文的悟性,夺冠者可入东一层主之宝库取任意取三件物品,第二名第三名各递减一件。

    往年都只有东面两城之人参加,今年正好碰上半年后的那件事,届时除了仙塔界最为高贵、特殊的上三层不会有人来,下六层的天之骄子半数都会前来,可谓是此代天骄的首次聚头,这是他们问道成仙夺星之路的第一次碰撞,将迸发出五十年来最为耀眼的火花!

    到那时候,别说是尚景星,可能威黎都需要靠边站,也只有陆蓝莲这等资质身份的天骄才有资格和他们同台竞技。

    听着听着,尚景星握着拐杖的手不由得捏紧,要是其他时候他根本不会去想夺冠之事,先不说他能不能比得上那些天骄,就是比上了,也有可能成为这些人眼中钉肉中刺,被格外关注。

    这并不是他希望的,但是……

    “为了进阶,即使是天骄我也要比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