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二章 异类的陆蓝莲

    尚景星心里挣扎了会儿,最后还是决定拒绝,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蓝莲门如何?

    第一层第二门派,有第五层月莲宗作为后台,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靠山,如果进入其中,尚景星和小云便不需要再动躲西藏了。

    可是他还是不愿意,并不是自尊心作祟,而是在兰山派他还有些事需要了结。

    为了念头通达!

    “陆小姐,抱歉,现在还不行。不过过几天我或许就会去你门派叨唠了。”

    “不用在意。”陆蓝莲玉指抬起,止住了他的话语,“我的要求很宝贵,并不打算这次用掉。”

    尚景星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对于她的感官再次好上几分,他心里知道陆蓝莲话虽这么说,但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台阶下,毕竟自己刚刚说义不容辞了,现在又拒绝,实在有些尴尬。

    “那这个要求我就保留了,有一天我会用上的。”

    尚景星脸色一僵,看着陆蓝莲充满笑意的凤眼,一时之间有种掀桌子的冲动。

    这样的情况更不好啊!你是哪来的赵敏啊!

    “就这么决定了。”

    怎么就这么决定了啊!

    我还没说话呢!

    虽然我说了义无反顾,但也没有你这样直接转化成一个要求的啊!

    大家闺秀的优雅呢!铁血公主的凛然呢!

    他心里在吐槽,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苦恼的表情,看得一旁的陆蓝莲眼中笑意更浓,心里的恼怒也消了几分。

    不过相比陆蓝莲,有些人笑的就比较肆无忌惮了,比如直播间的诸位直接就乐开锅了。

    2328452号平行宇宙科研人员:完了完了,笑死我了,看尚道友的主播实在是趣味无穷啊。

    934782平行宇宙捕快:噗,你别笑了,没看见尚道友脸都黑了吗。

    我欲封天-小满儿:嘻嘻,大家都严肃点,嘿嘿。

    我欲封天-孟浩:就你最不严肃。

    三国-黄忠:这时候就应该,@赵敏

    大约两分钟后。

    倚天屠龙记-赵敏:啊呀,黄将军找小女子什么事呢?

    倚天屠龙记-张无忌:黄老将军安好。

    倚天屠龙记-张三丰:黄将军久违了。

    直播间瞬间出现了三名倚天屠龙记位面的观看者。

    三国-黄忠:三位好久不见,没什么事,就是邀请你们来看直播,尚道友既有趣又有情有义,有一颗无畏的心,不妨看看。

    就这样,尚景星的直播间又多了三位大名鼎鼎的人物。

    尚景星就这么看着,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直到赵敏明白了前因后果说出一句话,直接把他无奈的不行,连彻底黑了下来,直接关闭交流功能。

    赵敏是这么说的。

    倚天屠龙记-赵敏:可以啊,这女子有我当年的风范,一个要求少了点,不过这种强要要求的方式胜过我一筹,不错不错,加油,拿下主播!

    “给你。”

    陆蓝莲拿出一个一掌大小的精美木盒,放在桌上推到尚景星面前,她眼中笑意尽消,脸色冷淡下来,是因为看见尚景星的表情不愿,以为他出尔反尔。

    尚景星心知自己和直播间内众人交流时的表情让陆蓝莲误会,他张了张嘴,起初想要解释,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拿起桌上的木盒,漫不经心的打开,顿时一股浓郁如液的药香扑面而来,金色的华光耀眼夺目。

    “锻体果!”

    他一声惊呼,抬头看向陆蓝莲,这一刻他真的看不明白这位女子了。

    “正好开了双蒂花蕾,见者有份,你有出力。”

    陆蓝莲的话语极为简洁,说完就玉手一扫收起茶几和茶壶、茶杯,漫步离开进入帐篷。

    坐在原处的尚景星看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语,这份‘见者有份’实在贵重的难以想象。

    塔界竟然还能养育出她这样的性情。

    这是他第一个想法。

    她好像很生气?

    这是他第二个想法。

    “我要去解释吗……”

    他低着头喃喃自语一声,最终还是没选择去解释,不知为何他就是不愿意在陆蓝莲面前低这一头。

    回到帐篷,他开始稳固修为,灵力已经没有了,那他只能将锻体期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大约两个时辰后,他收功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小云无聊打呵欠的动作。

    “怎么了?无聊就出去转一圈。”他笑着说道。

    “厉鹏华在外面等你呢。”

    小云白了他一眼,像是在说是谁害我非得等着的。

    尚景星一听轻咦一声,赶紧起身走出帐篷,正好看见厉鹏华。

    “厉兄让你久等了。”尚景星客气的说道。

    “没多久,是有一样东西想要给你。”

    厉鹏华笑着摇头,直接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尚景星。

    尚景星接过一看,是一块令牌,上面写着蓝莲门三个字,下面雕着一朵莲花。

    “这是?”他好奇的问道。

    “师姐让我带话,如果什么时候想通了可以来蓝莲门。我本人也很希望能和尚兄成为同门。”

    尚景星一楞,没想到陆蓝莲生气了也没忘记邀请自己去她的门派,恐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知道自己和小云的处境很差。

    他轻笑着看向陆蓝莲帐篷的方向。

    小云常说我很特别几乎是异类,我看你这样的性格出生在残酷扭曲的塔界才算是异类吧。

    他转过头看向厉鹏华,却发现厉鹏华的表情非常怪异,嘴边一张一合,完全是一副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怎么了?”尚景星好奇的说道。

    厉鹏华欲言又止了会,最后还是腼着脸,不好意思的开口了。

    “其实师姐还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他指了指尚景星的储物袋,接着说道:“她的原话是‘此物比之莲花如何?’”

    尚景星感觉自己脑袋不够用了,今天一天自己愣住的次数都快赶上一个月的了。

    他自然清楚陆蓝莲指的是锻体果,可是问这个问题的什么用意呢?

    “噗。”

    这时跟着他出来的小云突然笑出了声,尚景星不清楚,她可清楚的很,早在几年前她就听说过陆蓝莲的不少传闻,这些传闻中不只是说陆蓝莲的天赋,还有一些关于她的癖好。

    有传闻说陆蓝莲从蓝莲谷出师后,几乎是逢人就会问一句“此物比之莲花如何?”,这物一般都指的是那人身上比较宝贵的东西,这本来不算什么,可问题是塔界只有九莲,九莲高贵无比,不允许其他莲花存在,数遍所有塔界见过莲花的也不过百人,在这样的前提下别人就算知道她独爱莲花,又有谁能说出莲花的好来?

    还真有。

    不过这些人都很悲剧。

    因为陆蓝莲看出了他们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