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入我蓝莲门如何?

    啪!

    木桶在尚景星达到锻体九层时瞬间爆开,失去灵力的药液流了一地,露出他的身影。

    他站在原地,周身皮肤泛着铜色宝光,肌肉慢慢收缩不再似之前那般恐怖,成流线形恰到好处,远比之前好看许多,要是被哪个痴女怨妇看见必然怦然心动。

    宝光收起,他抬起双手放到眼前,轻轻捏拳,空气中都出现一片小声的爆鸣,强悍的力量遍布全身,二龙之力融会贯通。

    “体修,铜皮。”

    他念叨了两个词,轻轻笑了一声,这一笑有些虚弱,但更多的欣喜。

    铜皮、铁骨、银脏、金脉,这是体修体魄的四层境界,一旦达到第四层,即便不是锻体期也将拥有锻体期独特的体质,至于传说中的第五层返璞归真,不提也罢,在这仙塔界近百年都不曾听说有人达到,倒是妖塔界那边似乎有人在五十年前成功。

    这体修五层境界每一层都极为难得,靠的不只是资质,更多的需要机缘,哪怕东方长老苦练体修多年,都只是刚刚摸到铜皮的门槛而已。

    “又获得一虎之力,总共两百一十五牛之力,机缘深厚吗?”他活动了下身躯,全身上下各处爆鸣,他几乎以为自己换了一个身躯,“改天去买张气运券吧。”

    他又站在原地感受一番,发现自己身体还是有些虚弱,虽说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走路都剧痛难忍,但也有些摇晃,于是便从地上捡起之前的那根树枝,将衣物穿戴整齐拄着树枝走回营地。

    他刚回到营地,小云便飞奔而来,抓着他的手上看下看,直到确认了他没事才松了口气。

    这时厉鹏华也来到了近前,他本想拱手恭喜,结果探查了尚景星的修为顿时双手僵在半空,愣住了。

    “锻体……九层!”

    他嘴张的老大几乎能塞进一颗鸡蛋,眼珠子也不服输的瞪大,好似要和嘴比谁更大一般。

    “机缘巧合而已。”

    尚景星风轻云淡的轻笑一声,对于这件事他不打算多说,只是拱手谢过厉鹏华的药浴,然后以刚刚突破需要休息为由,带着小云快步走回帐篷。

    尚景星走后过了许久,厉鹏华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调整表情,只是心里那份震惊久久无法平静。

    这可是锻体九层啊!

    他出身于第五层月莲宗,从小打基础虽远远比不上天骄,但也比第一层的人好太多,更别说是凡塔界来人,可纵然如此,他也用了一年多才从锻体六层达到锻体九层。

    而尚景星呢?

    他只用了一晚上就做到了!

    然而厉鹏华马上又想到了一件事,尚景星是凡塔界来人,从两个月前才开始修炼,也就是说他从一个懵懂不知修炼为何物的凡人,到达锻体九层,只用了两个月时间!

    威黎进入炼气期用了多久?

    一年!

    陆蓝莲进入炼气期用了多久?

    一个半月!

    要知道这两人可都是在门派无忧无虑的修炼啊,他们可都有着门派的培养啊。

    而尚景星呢?

    他有足足一个月时间流离失所、寄人篱下!

    别说是培养了,他修炼都无法无忧无虑。

    想到这里厉鹏华摇了摇头不敢多想,心里安慰自己到:“尚兄还没有炼气,一切都未可知。”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炼气阻止不了他这样的人,资质更阻止不了。”

    陆蓝莲的眼神有些缥缈,望着尚景星的那顶帐篷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尚景星轻手轻脚起床,看了眼一旁的小云并没有叫醒她,这两天她都在照顾自己,实在是有些累了。

    出了帐篷,他稍微活动了下身子,随后找了一条小溪洗了一把身,然后又找了两根粗长的树枝用小刀细细加工,最后做成了两根拐杖。

    待他回到营地时,另外三人已经起床梳洗完毕开始用早膳,三人坐的都不算近,各吃各的。

    他走到小云身边坐下,拿起小云为他准备早膳吃了起来,不一会功夫便吃完了。

    此时陆蓝莲也早已用完了早膳,坐在那里捧着一本古书静静的看着。

    擦干净嘴,尚景星拄着拐杖走到陆蓝莲面前,躬身一礼,感激道:“陆小姐,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救我了,尚某无以为报,以后要是有什么地方用得着尚某尽管开口,定当义不容辞。”

    陆蓝莲稍稍抬头,看着他严肃的表情,珠唇微弯,荡出一抹柔媚的浅笑,如暖春的微风拂过,令人心倍添亲切、舒适之感。

    “别站着,坐下吧。”

    尚景星听闻此话也没在意,他虽佩服这女子,但心里没有太多的古礼,陆蓝莲都让他坐了,他自然二话不说就在陆蓝莲身旁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距离陆蓝莲只有两尺的距离。

    陆蓝莲眼神微变,深深看了尚景星一眼,发现他眼中一片坦荡,并不是故意如此,而是真的不在意,便没有说什么。

    倒是远处的厉鹏华看见这一幕眼珠子瞬间瞪大,手中的筷子都不自觉的掉在地上,他跟着陆蓝莲一年,对陆蓝莲的性格习惯还算了解,知道她从不愿意别人近身,别说是两尺,就是一些亲戚都不能近她五尺,没想到尚景星竟然能坐她这么近,哪怕是她父亲执法长老也不过如此了。

    “我这里正好有一件事想拜托尚公子。”

    陆蓝莲淡淡开口,玉手一挥,两人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精美的茶几,上面放着两个茶杯一个茶壶。

    她亲自斟上两杯茶水,玉手一抬做了个请的动作,整个动作极为优雅,明显有着极好的教养。

    相反尚景星这边却是愣住,完全没想到陆蓝莲还真有事要自己做,同时发现陆蓝莲对自己的态度有些诡异。

    要说亲近吧,口气颇为冷淡。

    要说疏远吧,她亲自为自己斟茶。

    他哪里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动摇了陆蓝莲的道心,使得她对于自己的态度又是恼又是敬,颇为复杂。

    想不透,那就不想了。

    他轻轻一笑,说道:“请说。”

    “听闻你现在正待在兰山派,而且过的并不算好,可有此事?”

    陆蓝莲泯了口茶水,将茶杯放在桌上,一双美瞳静静的看着他。

    尚景星有些不明白她的意图,只能不明所以的点头道:“正是。”

    “可有兴趣入我蓝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