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章 破九极,达九层!

    森林中,木桶很是平静,不起半点波澜,最上方厚厚的一层黑色杂质没在桶口,里面还夹杂着一些碎肉碎骨,甚至还有不少满溢而出,撒在地上,光是外观看去,像极邪恶修士在炼制什么可怕的毒药。

    突然,漆黑如墨的水面荡起一圈涟漪,涟漪慢慢扩大,上面漂浮的碎肉碎骨又增加几块,黑水开始往桶外流淌,不一会功夫一个个气泡从水底冒出,犹如煮沸的热水。

    这样的现象已经有了四次,这是第五次,每一次这种现象出现,就代表尚景星新的一轮淬体开始,不过这一次有些不同于之前,显然更为剧烈。

    九乃数之极,这药浴淬体次数也是如此,最高为九次,如果达成,可让此次药浴效果达到巅峰。

    而五则犹如每个境界的第五层,是药浴效果第二好的一次,只要这一次熬过,那就可修为提升一层,体魄增加一倍。

    药浴之中,尚景星双眼瞪得极大,一口牙齿紧紧咬着,不时有鲜血渗出,**的身躯每一块肌肉都鼓到极限、涨的通红,让他原本只是略显壮实的身材变得犹如一头壮牛,就连地球上那些健美先生看见,都要惊叹一声。

    他盘膝坐在水底,与之前的动作没有太多的变化,一双手置于双腿之上,拳头紧捏,指甲根根刺入掌心,很痛,但远远比不上淬体之痛。

    他的每一寸肌肉都在抽搐,每一息都有一块肌肉被搅碎,随后下一秒又恢复过来,换成另一块肌肉被搅碎,而等肌肉尽数搅碎过后,下一个便是经脉,要不是他有着锻体期的特殊体质保护,就这样的方式足够他死上百次,废掉千次。

    这样的疼痛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忍受,厉鹏飞也正是因此犹豫了许久不敢进行药浴,哪怕他有绝佳的保命丹药可以勉强模拟出类似锻体期的保护体质,但他还是不敢!

    敢做这种事的只有体修的疯子。

    而敢把药浴主药锻体草的分量直接提升一倍的。

    唯有尚景星这个疯子!

    极限体修不显,或许更多的原因不在于锻体果难得,还是他这样的疯子绝无仅有!

    啪!

    第五次,自然不同寻常,肌肉的炸响形成一片连锁,根本毫无间隙、一刻不停,别说一息,就是半息都不足,只是一会功夫,**的淬炼完成,比之前快了一倍,但痛苦何止十倍!

    “恩!!!”

    一声犹如溺死凶兽的低吠声从他鼻中传出,仅仅是这一声鼻音,没有哀嚎,没有呼痛,他意志之坚韧堪比万年不动的顽石。

    泄气,这是一种药浴之中的说法,有人指出,如果在使用药浴时不开口,不惨叫,不泄去那股气,可让药浴效果再提升二成。

    尚景星,便是为了这二成!

    任何一丝可以助他提升实力的方法,他都不会错过!

    也就在这时,经脉就好似被点燃的引火线,以一种极为快速的方式一路溃散,一路修复。

    以血液冲击血管,以血管冲击经脉,最后以经脉冲击肌肉,这是锻体期的修炼方式。

    但是在这里,这种方式根本无所谓,别人怎么修炼尚景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从自己修炼开始,基本就没按照这个方式进行过修炼突破。

    冲击?

    那也要有血、有血管、有经脉、有肌肉才行!

    他每一次修炼都和发疯似的,不把自己玩死根本不甘心。

    轰!

    一声轰鸣从他体内传出,经脉燃尽,经脉也恢复的更为坚韧。

    锻体七层!

    仅仅是两个月多点,他就达成了别人数年甚至十几年才能达到的境界,而这只是开始!

    药浴归为短暂的平静,这平静很短,大约半盏茶后,水面再次沸腾。

    一股又一股的杂质从尚景星体内流出,融入肌肉中的药力配合外部药力开始第六次淬炼,只是这一次情况大为不同,他的肌肉只是涨红,从毛孔中渗出一缕缕血液而已,没有被搅碎,同时一层极为隐晦黄铜色的宝光出现在他周身。

    这正是连东方长老都不曾得到的护体宝光,以傲人之姿初入体修之门庭!

    转眼功夫第六次淬炼完成,尚景星双眼一片淡然,这一次虽然依旧疼痛,但和之前相比实在是犹如蚊虫叮咬,微不足道。

    第七次。

    第八次。

    直到第九次,药浴好似组织总攻击一般,疯狂的摧残着他的身体,肌肉再次被搅碎,经脉再次被燃烧,但他纹丝不动,双目如万年不起波澜的古潭,可怖的摧残好似并不是施加在他身上一般。

    足足半柱香时间,第九次终于完成了,他的修为也顺利进入锻体八层。

    不过就在他想要站起身,离开药浴时,他双臂突然有双龙虚影出现,这双龙虚影犹如被点燃的蜡烛一般,融化在药浴之中,为这药浴又一次提供了药力!

    轰!!!

    平地生雷!

    一声雷鸣响彻整片白森林,没有乌云没有雨滴,一股修为低于渡劫便无法察觉的气机笼罩了这里,这气机带着滔天杀意不停的移动,寻找那打破塔界常规,打破九极之人,予以毁灭!

    就在这时,尚景星后心突然亮起一个‘契’字将他的气息屏蔽,这屏蔽极为高深,但在气机面前还略有不如,只能勉强不让气机在短时间内确切找到尚景星。

    只是一会儿功夫,气机就确认了大致位置,朝着尚景星的方向疾驰而来。

    十里!

    六里!

    一里!

    眼看气机就要找到尚景星时,凌山中一双眼睛遽然睁开,一片银白,暗含虚空!

    “哼!塔界走狗!吾之白森林汝不得入内!”

    眼睛的主人一声怒哼,双眼透过虚空直视着那缕气机,一道银白色的光柱直接打在气机之上,空间和时间同时扭曲,这是一息也是一烛香。

    无人能听见的炸响出现,这攻击实在突然,气机只是勉强避过剩下一丝在原地飘荡。

    “白,你会后悔的。”

    神念之音直传入眼睛主人的耳中,气机似乎没有兴趣和这‘白’多做纠缠,慢慢消失在空中。

    “唔。”

    一声闷哼,眼睛的主人嘴角流血,隔着虚空看了尚景星方向一眼,最后慢慢闭上。

    这一系列惊心动魄,作为当事人的尚景星毫无察觉,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他现在的的关注点只有一件事,自己的修为。

    在那两位大能交手时,他已经完成了最为痛苦的第十次淬体。

    沐浴龙血、吞食龙肉为因,鹰狐附体、饮用葫芦药酒为契机,而果则是……

    厚积薄发!

    锻体九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