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九章 淬体开始!

    目视厉鹏华匆匆离开,尚景星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厉鹏华实在太高看自己,这宝贝药浴他可不舍得送还。

    不过他倒也不觉得自己的一番话值得如此贵重的药浴,只能以后有机会再还这份人情。

    “小云,帮我准备一下药浴,今晚我就要用。”

    他看向爬在木桶上的小云,语气严肃势在必得。

    “好。”

    小云轻轻点头,跳下桶,两手抓在木桶两侧,轻巧的将这个比她还高出两头的木桶抬到外面。

    小云走后,尚景星再次闭上眼睛,先是想了会儿厉鹏华最后一句话的含义,久久不得其意。

    该不会陆蓝莲真的将锻体果给我吧?

    他摇了摇头,赶紧将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从自己脑中驱赶出去,怕自己再想会心疼欲死。

    行者梦破碎咯。

    他好像看见一只霸气凛然的猴子朝自己挥手告别。

    “唉,不想了,继续总结吧。”

    时间慢慢推移,很快小云便准备好了药浴。

    尚景星拄着一根手臂粗的坚韧树枝在小云搀扶下艰难的走到木桶旁,这里离帐篷稍微有些距离是在森林之中。

    倒不是他胆大妄为敢在这里突破,而实在是无可奈何,毕竟帐篷那里有陆蓝莲在,他总不能在那里脱光衣服钻进木桶吧。

    “真的不用我帮你?”

    小云同样拄着一根用来当拐杖的粗树枝,右手扶着尚景星,脸上写满的担忧,小手能轻易感受到尚景星因为撕裂伤势而引起的剧烈颤抖。

    尚景星不想让小云担心,微笑着点点头,没有作声,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想省下来。

    “那好吧。”

    小云放开扶着尚景星的手,她的动作很慢,打算只要一发现尚景星不支就马上伸手扶住他。

    随着小云的手松开,尚景星身子突然猛地一歪,险些倒下,不过最后还是靠着手中柱着的树枝站稳了。

    “没事,走吧。”

    他微微喘着气安慰小云,刚刚换上的新衣服已然被汗水淋湿。

    小云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尚景星一直站在原地看着,笑容中充满无奈,他的腿都有些发抖了。

    终于,小云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尚景星丢了一颗丹药入口,随后赶紧开始脱衣服,甚至是绷带也尽数扯光。

    一盏茶后,他费劲的完成了这在平时极为简单的事,露出颇为壮实却伤痕累累的身体。

    木桶旁边有个阶梯,这是细心的小云临时用周边的树木制作,他一步一顿、艰难的爬上去,整个过程中身体不停的打颤,摇摇晃晃,好似下一秒就会倒下。

    终于,他爬到了阶梯最高处,再也支撑不住摔了下去。

    啪!

    一道水声在寂静的森林中传荡,还好他刻意控制了方向,掉在木桶里。

    至此,尚景星才放松下来,闭目盘膝坐在桶底,木桶里的药水有近四尺深,将他整个身子淹没。

    整个药浴的过程分为三步。

    一,屏息在药浴中浸泡一炷香,让药浴的力量渗透到全身。

    这方面因为他服用了水行丹,加上吃了龙**质大增,问题不大。

    二,开始运功修炼,让药力进一步渗透,进入经脉,最好是锻体功法,体修功法次之,最差是普通修炼功法。

    他没有体修功法,更别说锻体功夫,只能用选择最后一项,徒增一分困难。

    三,吃下四分之一的锻体草,药效爆发,能够淬体几次看个人体质和意志力,实在受不了可随时结束。

    这一步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只有咬着牙关抗住那份痛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尚景星就这么坐着,一动不动,好似一尊石像。

    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甚至周身暖洋洋,不时有奇异的药力透过毛孔、伤口,甚至是五官钻入他的体内,遍布他全身每一块肌肉,随后垫伏起来,等待着最后一步一瞬间爆发。

    很快,一炷香过去了,整个药浴过程中唯一舒坦的一步结束,尚景星睁开眼睛,以刚刚恢复的力气快速起身,身子探出药浴,右手拿起阶梯上的半叶锻体草,直接丢入口中。

    四分之一锻体草入药浴,四分之一锻体草口服,这是厉鹏华告诉他的方式,但不是他的方式!

    直接提高一倍!

    他清楚自己没有最佳的锻体功法,体内杂质淤积也很多,四分之一锻体草或许能让他突破,但绝对无法让他突破到自己想要的境界。

    锻体八层!

    他决定以这次药浴为契机,突破到锻体八层,他没有慢慢熬时间的打算,必须要尽一切可能最快的到达炼气期。

    他这样的想法在旁人眼里或许非常可笑,但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如此突破了。

    半叶锻体草入口,一股和锻体丹颇为相似的味道遍布他的味蕾,他没有马上吃下,而是含在口中。

    坐回桶底,他运转功法,灵力随着他的操控开始缓慢流动,一丝丝药力也渗透进来。

    起先他并没有运转灵力突破修为,而是单纯的流转,直到药力遍布他的经脉,真正做到遍布全身每一寸之后,他猛的将口中的半叶锻体草吞下。

    嗡!

    锻体草刚刚入腹,一圈无形的波纹荡漾开来,药浴原本平静的水面出现一圈涟漪。

    嗡!!

    尚景星双眼一睁,全身肌肉遽然一缩,一息过后又涨开,水面涟漪加剧。

    嗡!!!

    杂质飘出,冷汗流出,肌肉爆开,蕴含着药力的汗水和血水融入药浴之中,杂质则快速飘到水面,形成一层黑色,外面已然看不见里面,同时形成一层隔膜,防止药浴的药灵力透出。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变化还在加剧,一片片死皮脱落,一块块死肉搅碎,一颗颗碎骨挤出,对于药浴无用之物尽数漂浮到顶层,而有用之物则融入药浴再次冲击尚景星的身体。

    啪!

    突然,水中一声爆响,黑色如墨汁的水面好似煮开的热水一般,开始沸腾。

    黑水杂质之下,是一片血红的药浴,其中最少有十分之一是尚景星刚刚流出的鲜血。

    此时的他双目怒瞪,牙关紧咬,一丝丝鲜血从牙床、牙缝中流出,一双手死死握拳,青筋暴起。

    痛!

    刻骨一般的疼痛!

    他原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疼痛,到了现在,他才明白,之前几次修炼的疼痛和现在一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淬体之痛甚至不输于被花鳞毒蛟一尾扫中!

    第一轮,淬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