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语破心结!

    尚景星实在没想到自己在绝望之下做出的癫狂举动,竟然误打误中让自己获得了一龙之力。

    “不过遗憾的是,龙一生只能吃下一条,尚兄已经吃了那花鳞毒蛟的肉,那以后要是还想以此增加龙力就只能认准它了。”

    在尚景星满怀欣喜时,厉鹏华毫不犹豫的泼了他一头冷水。

    先不说杀那花鳞毒蛟有多难,就是能不能找到它,也是一个问题。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了,对于尚景星来说,现在能得到的力量才是最好的。

    他笑了笑,说道:“修行之路逆天而行,说不定哪天就半道而亡,现在的事都让我疲于奔命了,以后?那是以后的我们烦恼的事。”

    厉鹏华闻言一愣,低着头,口中念念有词的复述着尚景星的话,良久过后,他周身突然灵气翻腾,修为一举从炼气五层拔高到了炼气六层,炼气第一个坎竟然就如此被他度过了。

    厉鹏华满怀喜悦内视一番,随后收起灵气突然站起身,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尚景星,双手抱拳弯下腰极为郑重的施了个大礼。

    他这一出直接把尚景星一惊,由于身体不便,他只能连忙开口阻拦道:“厉兄这是干嘛,我可受不了此礼。小云快把厉兄扶起来。”

    正满脸自豪的小云听到他这么一说,只能不情不愿的去扶厉鹏华,哪想到厉鹏华极为坚决,就是不起来,小云本来就不情愿,自然没有坚持。

    “我困于炼气五层一年之久,今天听尚兄弟一番话,顿感茅塞顿开,胜过练心数年啊。如此大恩要是不谢,我厉鹏华妄为人啊!”

    厉鹏华的固执坚持弄得尚景星不停摇头苦笑,完全不明白厉鹏华如此大礼的原因,不过他不懂,不代表小云不懂。

    其实,每一个大境界的第五层都是一道坎,解心、练胆、问道等等,这些坎虽有重复但绝对一道比一道难,甚至不少人认为这坎的难度远远高过突破大境界。

    尚景星突破锻体五层时不算太难,自然也就感觉不出其中的艰辛,在这塔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因困在炼气五层终身不得寸进,最后被门派下放,无奈只能龟缩在第一层坐等终老。

    炼气解心,这是炼气五层的别称,必须解开心结才能突破,时间拖得越久突破的几率就越低,更重要的是,就算突破成功但要是用的时间太久,一样会增加之后修炼的难度,试问一个人在第一道坎就用时良多,失去自信,如何能有胆气,连胆气都没,又如何能行逆天之路、问天地之道。

    要说厉鹏华的心结,就有些好笑了,问题出在陆蓝莲身上,倒不是他对陆蓝莲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而是对于这个跟班的身份又是苦闷又是欣喜。

    欣喜在于,跟在陆蓝莲身边不说莫大的荣耀,单是陆蓝莲的大方,秉持见者有份的原则,就让他不时的可以得到好东西。

    苦闷却在于,太多人对于他这个跟班身份羡慕嫉妒恨,在月莲宗时处处刁难于他,在这次出门派前还有一个月莲宗长老之子警告他,要他一年内消失,不然就亲自让他消失。

    这样的事其实只要告诉陆蓝莲就可以迎刃而解,不过厉鹏华也有自己的傲气,就是不肯告诉陆蓝莲,结果就是变成一直为自己的未来不安,最终化为心结。

    哪想到今天尚景星的随口一言破了他的心结,让他一举能够突破,正因此厉鹏华的感恩戴德实在是情有可原,尚景星这一席话堪比再造之恩。

    礼毕,厉鹏华站直是身子从储物袋中掏出两片细长的叶子,纹路上透着点点金光,尚景星一看就认出,这便是锻体草。

    “尚兄,我出来的匆忙,身上也没带什么好东西,这锻体草,有一叶是师姐让我交给你的,还有一叶算是我的一份薄礼,望不要嫌弃。”

    说完,厉鹏华也不等尚景星说话,直接将两叶锻体草递给一旁的小云,随后他一拍储物袋,顿时一个一人高的木桶出现在帐篷中。

    帐篷本不算小,但木桶在这一放倒是显得有些拥挤,一股浓郁的药香填满了整个帐篷,让人闻之神清气爽。

    “这些是药浴材料,配合锻体草可让尚兄短时间突破一层境界,但这只是附带,最主要的作用在于淬体、强健体魄,初入体修之门。要说副作用倒也有,淬体的过程痛苦不说还会数次破坏**经脉,导致使用者会需要一段时间。不过……”

    厉鹏华说到这里突然一笑,看着尚景星,接着开口。

    “不过对于尚兄来说,这个副作用反而变成了疗伤作用。”

    尚景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现在这一身是伤,别说虚弱了,就是下地走路都有些困难,之前他还在为三天后的修兵止戈担心,怕自己的伤养不好,无法参加,现在这个问题倒是解决了。

    他也不矫情,直接拱手一礼谢过了厉鹏华,这药浴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解决了他三日后的问题不说,还帮他开启了体修之路同时提升实力。

    厉鹏华把这药浴说的这么好,小云自然好奇无比,想要去看,可惜个子还没有木桶高,根本看不着,她气恼的一跺脚,眼珠子一转双手一伸抓住桶沿爬了上去,索性她身子轻,木桶里的东西重,不然说不定要摔倒。

    她没有马上看木桶内的东西,而是先瞟了尚景星一眼,见他没有阻止才看向木桶内部,这不看还好,一看她直接惊呼出声。

    “剑铭花,血墨草,气祭灵液……!”

    她如数家珍,将木桶内数十样材料报了出来,这越报越是心惊,这些材料别说第一层就是在第四、第五层也不多见,完全不是一名普通的炼气期弟子能得到的。

    厉鹏华笑了笑没有说话,脸上露出骄傲之色,这些全是他‘见者有份’得到的。

    由于担心尚景星听见这些材料贵重不肯收下,他马上将药浴的调制方式告诉了尚景星,随后留下一句话转身告辞。

    “明天师姐那里还有一个惊喜,尚兄你这次是真的因祸得福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