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六章 似水莲华

    天空中,水莲彻底合拢,变成了一朵花蕾,花蕾还在慢慢变小,随着时间推移,最后或许会变成一颗莲花种。

    一切都在倒退,包括水莲中的花麟毒蛟,纵然它疯狂的在水莲中翻腾挣扎,它头上的角还是肉眼可见的慢慢变小缩了回去,最终化做一个肉瘤,它的修为变回了二品炼气期。

    可以想象,一旦水莲化为种子,花鳞毒蛟说不定就成了一条小泥鳅。

    “唉……”

    就在此时,飘着空中陆蓝莲轻声一叹,凛然英气的脸上带着一丝苍白。

    她落在了地上,双手法决收起,不再提供灵力,任由花鳞毒蛟在水莲中折腾。

    即便她资质极高,身负天阶功法,但修为不够灵力不足的问题依旧无法避免。

    花鳞毒蛟终究是三品妖兽,就算刚刚突破没有习得神通,灵力依旧不是她所能比的,想要强行杀死需要付出莫大的代价。

    啪!

    天空水莲失去灵力支持后,没能坚持太久,直接爆裂开来,水花溅了一地都是,其内的灵力也彻底消散。

    花鳞毒蛟脱困了!

    它的独角又恢复原状,修为回到了金丹期,一双灯笼大的眼珠死死盯着陆蓝莲,其中有的怒火足以燎原,不过倒也不全是坏消息,至少它的灵力在《似水莲华》的作用下全部消散,也就是说,此时的它不过是空有金丹期修为,而灵力全无罢了。

    “孽畜,还不快滚!”

    扑面而来的腥臭让陆蓝莲感到不适,漂亮的剑眉一皱,直接取下了腰间的软剑,灵力注入,软剑瞬间挺直,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点点寒芒。

    花鳞毒蛟犹豫了,巨大的身躯不停的在空中曲直,显示着它的摇摆不定,到了最后,它盯着陆蓝莲和尚景星看了一眼,将他们的气息记住,随后龙吟一声飞入云层,消失不见。

    尚景星松了口气,他不清楚陆蓝莲的状况如何,还真怕花鳞毒蛟想不开要死磕,现在走了倒也让他彻底放下心来。

    随着神经的松弛,一阵晕眩感扑面而来,他渐渐睡去,只是耳边隐约听到这样的话语。

    “睡吧……锻体果我会分你一颗的……”

    尚景星嘴角一勾,虚弱的笑了,并不是开心,而是不信,他又不是傻子,锻体果这种至宝怎么可能分给别人,哪怕陆蓝莲再有正义感,也不可能。

    他权当自己幻听了。

    一日后。

    尚景星悠悠醒来,全身上下的剧痛依旧存在,不过比之一天前好上太多,至少不是一只手指都动不了的状态。

    “景星怎么还没醒来?”

    他隐约听见小云急切的声音。

    “放心吧,这是正常现象,师姐可是给他用了我们月莲宗最好的疗伤丹药,尚兄这一身伤不出十天就能康复。”

    迷迷糊糊间,他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向小云解释。

    他有些疑惑,这个声音他从未听过,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兄弟了?

    他虚弱的睁开双眼,黑暗被划破,他看清了周遭的景象。

    这是在一顶帐篷之中,火炉地毯各种家具样样俱全,这些家具虽说不上奢华但也透着古朴华贵的气息。

    小云坐在他的右侧,纤细的右腿包扎着厚厚的一层绑带,满脸的急切和憔悴。

    他的左侧则盘坐着一名青年男子,尚景星仔细回忆,想起此人就是一直跟在陆蓝莲身边的那名师弟。

    透过帐篷的缝隙,他可以看见外面的环境,依旧是那原先的地方,陆蓝莲艺高人胆大竟然直接在原地扎营,丝毫不怕花鳞毒蛟返回报仇。

    哪怕这里经历过数场战斗,锻体果依旧骄傲的挺立在原处,而在锻体果旁则有着两顶帐篷。

    其中一顶帐篷一片昏暗,另一个帐篷则透着火光,可隐约看见一个凹凸有致的倩影在其中打坐修炼。

    “景星你醒了?!”

    小云发现了他的苏醒,惊喜的扑了上来,一双大眼睛挂着点点泪花。

    “咳咳咳……小云你压着我了……”

    尚景星虚弱的开口,浑身是伤的他被小云这一压,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小云慌乱的起身,口中连忙道歉。

    尚景星拍了拍她的手,示意没事,随后看向一旁的青年男子,他挣扎的想要起身施礼。

    “尚兄你可别动,不然这伤不好恢复。”

    青年见此,赶紧伸手拦住他的动作。

    尚景星也不坚持,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的确不适合乱动,要不是救命之恩,他肯定躺的比谁都稳当。

    他张了张嘴,刚想说些感谢的话,却又被青年止住了。

    “还有感谢的话,你还是找我那师姐吧,可不是我救的你。”青年笑着说道。

    “哈哈,兄台倒是趣人,不知尊姓大名。”

    尚景星突然对此人好感倍增,和当初在腾鹤楼的淡漠且骄傲相比,真正相处起来,完全是两个样子,只是他有所不知,是他自己的一系列举动赢得了此人的尊重。

    “第五层月莲宗弟子,第一层蓝莲门长老,厉鹏华。”

    厉鹏华郑重的抱拳一礼,语气中充满了自豪,显然是对于月莲宗和蓝莲门这两个门派充满归属感。

    虽然明知对方了解自己的情况,但尚景星还是出于礼貌自报家门一番,在介绍门派时他没有犹豫直接以兵心门门人自居,对于兰山派他是半点归属感都没有。

    两人就这样闲聊起来,颇为投机,最后要不是小云一直在旁边拿眼睛瞪着厉鹏华看,他们说不定还能聊上一炷香时间。

    实在扛不住小云的眼神,厉鹏华赶忙起身,以不打扰尚景星休息为由告辞了。

    随着厉鹏华的离开,一滴冷汗从尚景星头上滴落,他基本能够预料到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小云并没有因为厉鹏华的离开而开始训斥他,反而默默低着头。

    帐篷中陷入沉默,唯有两人的呼吸声在传荡,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约一盏茶后,小云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尚景星。

    “教我战斗吧,我不想再拖你后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