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四章 疯魔

    “师姐,我们还不出手吗?”

    男子站在树杈上,低声询问着身前的陆蓝莲,他的话语很恭敬,心中却写满了不解,以他对自己这位师姐的了解,她应该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袖手旁观才对。

    他瞄了一眼远处的战场,脸上挂着急切,要说他们还真是和尚景星有缘的过分,单单只是两天的功夫,竟然碰见了四次,而每一次的遇见都让他对尚景星的看法不停变化,第一次在腾鹤楼,是淡漠,第二次在城门口,是不屑,第三次在白森林是妒忌带着佩服,而这第四次,彻底变成了尊敬,这也是他急切的原因。

    站在前方的陆蓝莲好似没听见他的话一般,静静的看着远处的一人一蛇,更确切的说,是那一人,尚景星。

    她双眼没有焦距,似看着尚景星,又好似在看着更为深处,更为缥缈的东西,比如心。

    她从出生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固执、如此疯狂之人,她很想问问尚景星,究竟为什么要做到这样的地步。

    安心待在起始城,安心修炼,难道不好吗?

    一双芊芊玉手时而松开时而紧握,口中轻轻呢喃着只有她听得见的话语。

    “再等会……再等会……”

    她的心在动摇。

    尊敬强者,怜悯弱者。

    这是她一直以来贯彻的行为准则,坚守了十数年的准则,这样的准则某种意义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骄傲,但在这一刻她的骄傲、她的道心有些动摇了。

    何为弱者,何为强者?

    她突然想起了在腾鹤楼时,尚景星看她的那一眼,那时的她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现在,她明白了。

    实力,永远不是衡量一个人强弱的唯一标准。

    这是尚景星当时所想要表达的含义,一个与她的准则背道而驰的含义。

    就在她思绪万千之时,远处的一人一蛇再次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吼!!

    花鳞毒蛟被激怒,巨口一张露出两排森然的毒牙,朝着尚景星就是当头咬下。

    尚景星神色不动,双腿冲刺的动作不变,右手奋力一甩,链钉“咻”的一声破空而去,深深的钉在一颗巨树的树干中。

    他伸手一拉,整个人凌空飞起,花鳞毒蛟也在这时一口咬下,巨大的风浪吹得他半长不短的头发一阵飞舞,难闻的腥臭熏得他险些背过气,不过总算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没有灵力,并不代表他不能使用链钉,唯一的区别只是不够灵活,在凌空状态下非常危险,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拼命去拿第二根链钉的原因。

    花鳞毒蛟巨尾一扫,好似吃定尚景星避不开,一对灯笼大的蛇瞳中人性化的闪烁着得意。

    咻!

    第二根链钉出手,扎在地底深处,尚景星双手同时一拉,两手用的力量不同,右手使了全力,而左手只是轻轻一带。

    第一根链钉被他从树干中拉出,随后看都不看的朝着头顶甩出,而此时他也完成了凌空变向,整个人向着地面落下。

    呼!

    巨尾在他头顶扫过,还是未伤到他分毫,花鳞毒蛟终究是刚刚突破,神通没有学会不说,连灵智都不曾开启,在这一点上,和呲铁还是有些差距的。

    叮!!

    第一根链钉的钉头巧之又巧的卡在花鳞毒蛟的一片龙鳞之中,一切都在尚景星的计算之中。

    他故技重施,左手用力拉出链钉,右手轻轻一带,整个人竟然随着巨尾飞了起来,将左手取回的链钉咬在口中,他双手抓着另一根链钉身子猛地一沉,随后前倾,好似荡秋千一般配合花鳞毒蛟那里的力道绕着巨尾转了五、六圈。

    没有灵力配合的链钉只有固定长度,这几圈绕下来尚景星手中的链钉早已没了多余的长度,眼看下一秒就要撞上巨尾,他直接一个翻身,竟是跳到了巨尾之上,而他身下,正是那扎着钉头的龙鳞。

    “呵……”

    一丝冷笑挂上他虚弱的脸上,他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剧烈起伏的胸膛,做完这些,他蹲下身,双手沿着钉头扎入的角度伸了进去,最后骤然用力!

    哧……

    比他脑袋还大的龙鳞被他慢慢撕开,他的脖子上已经青筋暴起,一对手臂红的发紫,往日极为简单的事,在现在却要他拼尽全力。

    哧!!

    龙鳞被撕了下来,链钉没了支撑缓缓脱落,尚景星也顾不上去抓,只能任由链钉掉在地上。

    吼!

    花鳞毒蛟仰头一吼,整个身子凌空飞起,突破成蛟,能飞自然不足为奇,它在空中上下摇动,巨尾胡乱的甩动,期望能将尚景星摔下去。

    不过它的期望显然是落空了,尚景星直接丢掉龙鳞,双手五指并拢犹如两把尖刀,“噗噗”两声入肉声,狠狠的扎进花鳞毒蛟的血肉之中。

    由于近乎力竭,他双手扎的不深不浅,不过他还有其他办法。

    成尖刀的双手变化成爪,十指死死的扣住花鳞毒蛟的血肉,一团又一团血液喷出淋了他一身。

    会不会有毒?

    到了此时此刻,他哪里还会顾忌这个问题!

    吼!!!

    花鳞毒蛟又是一声龙吟,这一次却夹杂着一丝痛苦,非要比喻的话,之前的鳞片被撕就好比一个小榔头轻轻敲了下脚,而这一次则是扎了根针进去,无伤大雅,但痛得难受。

    它不再摇摆身躯和尾巴,显然是明白了这招没用,而是凌空盘起身子,看着自己尾巴上蝼蚁大小的尚景星,张口就咬。

    察觉到这点,尚景星连忙双腿一蹬,退了开来,顺便挖走了两块血肉。

    花鳞毒蛟一口咬在自己尾巴上,索性用力不大,没有受伤,不过却是怒上眉梢。

    “哈哈哈哈哈!!!!”

    尚景星两手各捧着一块血肉,仰头狂笑,笑声中透着癫狂,响彻天空,让小云心酸,让陆蓝莲心颤,让师弟胆寒,他状若疯魔,和吞食入魔丹时相比,此时的他才更像是一尊魔。

    他那沾满鲜血的身躯沐浴在阳光下,摇晃着,颤抖着,好似下一秒便会力竭倒下,他缓缓低下头,看了手中的血肉一眼,疯狂的塞进口中,嚼食吞咽,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花麟毒蟒。

    看了一会,他闭上眼睛,嘴角挂着复杂的微笑,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伤痕累累的身躯,整个人慢慢从花鳞毒蛟身上滑落,摔下了下去。

    “我吃你……你吃我……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