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十死无生!

    五根链钉在一瞬间被挣脱,这是尚景星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故而根本没来得及收回意指决,花鳞毒蟒巨大的力量顿时顺着链钉传递给他这个操控者。

    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他丹田内的灵力被抽了个干净,脸色犹如病入膏肓的病人,惨白如纸,灵力瞬间被抽干的不适感让他身躯猛地一颤向后倒下,要不是小云及时发现将他扶住,他此时恐怕已摔倒在地。

    不过,有没有倒地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仅凭小云是不可能在带着他的情况下安全逃脱,而灵力全无的他,面对此时的花鳞毒蟒……

    十死无生!

    花鳞毒蟒头颅上的金光散去,展露在尚景星眼前的,是一根独角,一根金色的龙角!

    三品妖兽,花鳞毒蛟!

    尚景星一声惨笑,到了此时他哪里还能不明白过来,正是他自己帮助花鳞毒蛟突破的。

    他在心里暗恨,恨自己吃一次亏不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吃这没有塔界常识的亏,如果此次能够活下来,必须要好好恶补一番。

    不过他心里清楚,自己没有那个‘如果’了。

    就在他如此想着的时候,小云颤抖中透着绝望的声音传来,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为尚景星讲解了。

    “每一个突破在即的花鳞毒蟒额头都有一块肉瘤,肉瘤里埋着它的独角,想要突破就必须撕碎肉瘤,靠它自己亦或者外力。”

    原来如此。

    尚景星如此想着,他也算是做了个明白鬼,彻底看不到一丝一毫希望的他淡淡开口,语气中有决然、有不甘。

    “小云你快点走。是我伤的它,我肯定逃不掉,但你可以。”

    说话间,他抬起因无力而微微颤抖的双手,将绑着自己和小云的链钉解开。

    “你在说什么!尚景星你在说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今后的修行路一起走的吗?!我们不是说好要死便一起死在这条路上吗?!!”

    小云紧紧抱住他的胳膊,不愿意离开半分,面对死亡的恐惧,面对失去唯一亲人的恐惧,她整个人都歇斯底里起来。

    “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你一直都有办法的,每一次都是,这次你也一定能想到办法的对吗?!”

    脑中的某一根弦断开了,歇斯底里之后,迎接小云的是犹如海浪般的绝望,崩溃的情绪填满了她幼小而脆弱的身心,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淌满了她的小脸。

    尚景星抬起手,面带微笑,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掉,然而这只是徒劳,他还没有擦完又有数不尽的泪水流下。

    “不要哭,以后你要更坚强。”

    他将储物袋取下,塞到小云怀里。

    这是他最后能为小云做的,这是他……

    最后的遗言!

    “抱歉,我食言了……”

    话音未落,他用尽气力,右掌按在小云的身上,随后奋力一推,将她推出数十丈开外。

    “尚景星,不要!!!”

    这一刻小云的世界崩溃了,她刚刚落地,全然不顾那巨大的推力没散去便抬腿想要奔回去,结果两股力道相撞,小小的右腿“咔嚓”一声扭曲出一个让人见之心酸的弧度,倒在地上,犹如玉娃娃的精致小脸顿时沾满了泥土,泪水流下洗去一些,一块黑一块白,好似被人遗弃的小花猫,从未有过的狼狈。

    她扶着树站了起来,单腿站立,左腿前移,拖着那条完全使不上力的右腿再次迈开步子,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可是她跌跌撞撞的没走几步,右腿钻心的痛让她又摔倒在地。

    “景星!!!”

    那凄凉的哭喊声传得很远,很远。

    尚景星身子微微一颤,双眼紧闭,不敢回头,怕自己回了头就无法如此坚决,怕自己回了头就无法忍心让小云哭泣。

    他深吸一口气,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花鳞毒蛟,眼神中的淡漠近乎无情,绝望让他的心脏冰冷,愤怒让他的身体沸腾。

    他在看着花鳞毒蛟,而花鳞毒蟒也在看着他。

    “畜生!还在看什么?!来啊!!!!”

    曾直面过呲铁的他比第一层任何人都清楚三品妖兽的可怕,幼年凶兽,成年毒蛟,两者的差别微乎其微。

    但纵然如此,他也不愿意闭目等死,哪怕死前能撕下花鳞毒蛟的一片鳞,一块肉,他也能稍稍瞑目。

    他宁可战死!

    面对花鳞毒蛟,面对三品妖兽,他双腿一蹬,手持链钉,带着赴死的气势,冲了出去。

    吼!!

    花鳞毒蛟仰头一吼,被自己眼中的蝼蚁所挑衅,它哪还顾得上自己刚刚突破,神通、灵智皆是不全的问题,直接摇摆着巨大的身躯,朝着尚景星冲去。

    一人一蛇,在空地上碰撞在一起,尚景星身子微微伏着,右拳径直朝着花鳞毒蛟打去,而花鳞毒蛟也不张开巨口去咬,而是迎着他的铁拳奋力一撞。

    碰!!

    没有势均力敌,更没有战局逆转,连体修都算不上的尚景星如何能比得上妖兽,一人一蛇仅仅只是接触了一息,尚景星就直接倒飞了出去,手中抓着两条链钉。

    看着这一幕,小云心中急切之下再次跌倒,这一次她没有再站起来。

    既然走不动,那就用爬的!

    她如此想着,双手伸出抠在前方的泥土里,用力一拉,将自己的身躯向前拉动,洁白如玉的小手被划开了数道伤口,整洁的紫色衣裙被划破,但她还在爬,即便前方是死亡的深渊,她也不会停下。

    “咳咳咳!”

    一连撞倒几棵巨树后,尚景星堪堪止住身形,他靠在巨树上,一手抓着之前冒死捡回来的链钉,一手捂住嘴,一团团鲜血从他指缝流下,而伴随着这些鲜血的,还有几块破碎的内脏碎块。

    油尽灯枯,形容此时的他再合适不过,接二连三的战斗让他的身体近乎透支。

    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站着,他还是要战!

    踏……

    他放下手,没有去擦嘴边的血渍,而是朝着花鳞毒蛟一步踏出。

    “畜生!没吃饭吗?!来啊,杀了我,我赏你一顿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