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一章 狗改不了吃屎战术

    战斗开启,尚景星在得到超乎寻常的动力后,没有动上分毫,而是站在原地,双手快速舞动,在空中留下一片残影,所掐法诀正是九龙夺珠。

    这不是他一开始的计划,在之前他并不想使用九龙夺珠这耗费大量灵力的功法,要说为何突然改动,原因在于之前的计划虽说也能保证他能交任务,但锻体草恐怕会有一点损伤,但在锻体草变成锻体果之后,情况就大大不同了,任务物品损伤点没事,锻体果可不能出半点问题。

    耗费灵力?

    去他丫的,这时候哪还管得了这么多!

    在他掐动法诀期间,花鳞毒蟒不愿离开锻体草分毫,因此没有攻击他,然而蛇群没有这样的顾虑,上百条蛇类妖兽爬上他们所在巨树,犹如潮水一浪接一浪的狂涌而来,一片又一片的嘶鸣声让人毛骨悚然。

    此情此景,分外骇人,吓得小云脸色更是白上加白,直接缩在他怀里,不住得颤抖,面对这样的场景能够像尚景星那样镇定的还真没几人,更别说女子怕蛇,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上十岁的年纪,不怕才有问题呢。

    对于小云的惧怕,尚景星看在眼里,有心安慰,但实在腾不出手无法分心,他一咬牙,心下发狠。

    既然已经决定不去考虑灵力的问题,那索性就全不考虑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勉强一心两用,一边手掐法诀,一边操控仅剩下一根的破灵链钉,整个过程淡定自若,丝毫不像是正在被蛇群围攻,反倒像是在郊游踏青。

    像他这样的怪胎真不多,他越发觉得自己生错了世界,来对了地方。

    破灵链钉在他操控下,飞舞守护在他们周身,舞动速度前所未有的快,勉强将蛇群拦住。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人脚下的蛇尸几乎堆成了小山,血流成河,小云渐渐的不再颤抖,脸色也恢复了很多,反倒是尚景星脸色随着时间推移越发苍白。

    九龙夺珠之术本就不是给锻体期使用的,就连鹰狐都只能操控两龙,可想而知其难度之高,要不是他曾机缘巧合用过入魔丹进入过一次炼气期,别说是用,能不能打出前十个法诀都成问题。

    天空之上,一个火车头大小的龙头在呼啸,一双龙目灵动,竟然和尚景星之前所使用九龙夺珠出现的那条火龙颇为神似,它喷出的热浪让方圆数里的空气都变的干燥。

    “抱紧了!”

    法诀进入末尾,他控制缠着自己和小云的链钉一头,微微一紧,随后身子一矮,双腿微微下蹲。

    下一秒!

    啪!

    他直接原地起跳,气浪翻腾,脚下成年男子大腿粗细的树杈顿时断裂,摔在地上,他这一跳就是数十丈之高,力量之大可想而知。

    他跳到龙头之上,站定后也不停留,又是一蹬,身形再次拔高数十丈,下方的一部分蛇类妖兽在他眼里犹如蚂蚁那般大小,正是此时他嘴角一勾,手中法诀结束。

    龙头后方的龙躯成型,但没有龙尾,虽不如之前他被鹰狐附身时的十分之一,但威势依旧不小。

    “走你!”

    尚景星没正经的伸手遥遥一指,指向的方向不是花鳞毒蟒,而是蛇群方向!

    他的法诀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花鳞毒蟒,而是蛇群!

    昂!!

    火龙仰头一吼,才不管自己主人正不正经,它只知道服从,龙躯一歪,笔直朝下,呼啸着冲向蛇群!

    在火龙成型后,花鳞毒蟒马上感到不好,心生警惕,身子盘的更为密不透风,甚至蛇头都埋进了身躯之中,不过它也万万没想到尚景星的目标不是它。

    嘶!!

    当它发现这一点时,马上仰天嘶鸣,命令蛇群退去。

    它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惜整个白森林方圆十里的蛇类妖兽都被他召集而来,聚在一起,蛇挤蛇,想要撤退哪有那么容易。

    尚景星从龙头成型开始就可以跳上去,但他没有这么做。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一网打尽!

    轰!!!

    时隔两个月,火龙再次出现,白森林又一次遭殃,同样的火龙,同样的白森林,同样的纵火犯,唯一不同的是面对火龙的敌人。

    嘶!

    嘶!!

    蛇类妖兽的嘶鸣声此起彼伏,不同于之前,这次的嘶鸣中尽是一片凄惨,围在这里的蛇类妖兽有上千之数,它们各个身躯焦黑,还活着的则疯狂扭动着身躯,妄图扑灭身上的火焰,但这并不是普通火焰,而是法诀之火,注定了他们徒劳无功。

    一时之间白森林化为一片炼狱,焚烧着数百丈之内的所有生灵。

    尚景星望着下方的景象,听着那些凄惨的嘶鸣,心头有些发闷,这些都是生命,说不定里面还有些蛇在未来能够化为人形。

    他不是圣人,但他总是思考一些连圣人都不一定思考的问题。

    不过很快,他就驱散了这些想法,敌人便是敌人,容不得他发善心。

    滞空力渐渐消失,他调整身位开始下落,落点正是花鳞毒蟒!

    一百丈!

    花鳞毒蟒已经发现了他的意图,高高仰头,和寻常人差不多大小的蛇信上下摇摆,足以装下数辆货车的巨口慢慢张开,守株待兔,等着他从天上落下。

    八十丈!

    铺天盖地的腥臭袭来,尚景星赶紧屏息,同时用左手捂住小云的口鼻,然而他的落点依旧没有丝毫改变。

    五十丈!

    这个距离已然非常危险,以花鳞毒蟒的长度,足以一口将他吞入腹中。

    实际上花鳞毒蟒也是这么想的,它身子微微一缩,从尾部开始发力,全身肌肉开始收缩,或许下一秒,它就会犹如一个弹簧一样射出。

    不过,它没有这个机会了。

    哗啦啦!!!

    一连五声,链钉的每一个链环都在相撞,所发出的声音将蛇群的嘶鸣都盖了下去。

    尚景星早已埋下的暗手,终于出动!

    花鳞毒蟒一愣,攻击的动作缓了下来,简单的头脑让它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蛇类视觉极差,听觉退化,感知全靠接触地面的身躯和热感应的蛇信,然而这链钉飘在空中,本身又不是生命没有热能。

    正是因为了解蛇类这些特性,尚景星之前才会冒着生命的危险,绕着花鳞毒蟒十丈以外转一圈布这链钉阵,要是换了其他妖兽,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如此。

    至于蛇类妖兽和正常蛇类会不会有区别?

    他表示,狗改不了吃屎,老鼠改不了打洞,就是成了妖,只要没化成人形,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