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九章 蛇来了

    走在树林间,尚景星琢磨着该怎么对付守护锻体草的二品妖兽,但是由于并没有更为详细的信息,思索良久还是一无所获。

    实际上,他虽然一直表现的非常自信,但心里却有些发虚,除了情报不足以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二品妖兽远不是炼气期修士可比,普通炼气期碰到一品妖兽都得掂量着,碰见二品妖兽,那只有逃跑这唯一的办法,要不是低级妖兽就算具备灵力也无法飞行,恐怕连逃都逃不掉。

    要是让尚景星去对战炼气期修士,别说一个就是来一双他都不怂,就算是威黎在炼气期阶段,他都自信不输,在至今为止碰见的炼气期之中,能让他感到忌惮的,只有陆蓝莲以及看不透底细吕清媚两人而已。

    “就在前面。”

    就在他思考时,小云突然开口让他回过神来。

    “能知道具体什么妖兽吗?”他低头问道。

    小云闭上双眼,凝神探查一番,最后摇了摇头。

    “不能,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不过应该是二品无疑。”

    得到这个答案,尚景星有些举棋不定,最后还是决定继续靠近,没有任何情报的情况下,他不敢和二品妖兽开战。

    两人持续靠近,百丈,八十丈,六十丈,就在即将靠近到五十丈距离时,小云眉头皱起,猛地抓住尚景星的手。

    “被发现了!”

    小云有些慌神。

    尚景星二话不说,直接抓着小云的手飞身倒退,同时开口问道:“是什么妖兽?有没有追来!?”

    “蛇类妖兽,花鳞毒蟒,没有追来!”

    小云任由尚景星带着自己后退,她双眼紧闭,聚精会神,无时不刻关注着那妖兽的动向。

    听闻此言,尚景星松了口气,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停下,而是直接退回到百丈之外。

    “怎么办?”

    小云抬头询问道。

    尚景星没有回答,心中暗道难怪连东方长老也不敢来采这锻体草,有花鳞毒蟒守护,寻常炼气期真不是对手。

    这花鳞毒蟒在起始城极为有名,算是白森林中霸主级妖兽,就连他都略知一二,可见其远近闻名的程度。

    它的特点有三。

    一,毒性。其毒之可怕金丹期以下修士沾之即死。

    二,巨大。花鳞毒蟒之大在二品中简直闻所未闻,长约五十丈,身躯连一名大汉都抱不拢。

    三,感知。蛇类妖兽伏在地上,感受着地面的震动,可以很远就发现敌人,而花鳞毒蟒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不好办啊……’

    尚景星皱起眉头,感知强代表他无法偷袭,身体巨大代表力量不弱,猛毒代表近战非常危险。

    近战的路被堵死,而远攻的话,依旧有很多问题,先不说耗费大量灵力,他还必须确保不会波及任务目标锻体草。

    因此九龙夺珠之术和登凌风直接可以忽略,剩下的只有使用亦冷,只是花鳞毒蟒那比巴掌还大的鳞片,他实在不敢保证能够射穿,即便射穿了也绝不致命,至于那传说中的七寸,除非花鳞毒蟒一动不动的让他拿着尺量,不然他自问找不到。

    这样一个几乎无懈可击的对手,让他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他思索良久,最后只想到一个办法,一个无法保证成功率的办法。

    右手一拍储物袋,取出六根手腕粗细的锁链,这些锁链通体漆黑闪烁着奇异的乌光,每一根长约数十丈,前端都有着一根成年男子前臂长短的子弹状铁钉,这些铁钉尖端冒着摄人心魄的寒芒。

    不凡。

    每一个人看到这链钉的第一眼都会冒出这个想法。

    破灵链钉,这是小云起的名字,尚景星本来是想叫它呲铁链钉,可惜被小云嫌弃了。

    三品地阶巅峰,材料为呲铁锁链、一些昆兰石伴生石粉末和一小块风轻铁,由小云锻造,被注入了鸑鷟魂赋。

    呲铁锁链至重至坚,配合昆兰石伴生石和风轻铁,让尚景星能够随心所欲的调节其重量,哪怕用意指决操控也用不了多少灵力,不过对于他的敌人来说,这锁钉的重量至始至终都不变。

    而鸑鷟魂赋和白虎魂赋相似,都代表‘杀’,但相似不相同,鸑鷟魂赋重在破灵,白虎魂赋则是破军。

    对于这一件兵器他极为满意,为此还夸赞了小云好几天,别看这链钉只有三品地阶,但它不管是材料还是魂赋都是顶尖的,现在小云还不熟练锻造,待那天她锻造之术有成,再来锻造一番,品阶必定还能提升。

    他在拿到这六根破灵链钉后,就毫不犹豫的将海长老那些‘破铜烂铁’给卖了。

    “有把握吗?”

    小云转过头面向尚景星,她依旧闭着眼,无时不刻的探查着周围的一切。

    “谁知道呢。”

    尚景星摇头一笑,自己心里也没底,先不说能不能成功,就算这个办法成功了他也必定会耗损大量灵力,以他现在身处的局面没有灵力就代表着死亡的危险,但是他不愿意放弃,变强之心、复仇之心,他无论如何也放不下。

    “走吧。”

    他松开手,六根破灵链钉自主盘绕在他周身哗哗作响,他大步迈出准备出发,不想小云突然将他拉住。

    “等下,有情况。”

    随着小云的话音落下,离他们百丈之远的花鳞毒蟒仰天长鸣,响彻方圆数里。

    嘶!!!

    长鸣声很长,尚景星脸色一变,想到了一个可能,心中暗道不好。

    他心下一急,搂住小云的腰,将她抱在怀里,盘绕在他周身的六根链钉链钉顿时分出一根,朝着一颗巨树的顶端爆射而出。

    链钉一瞬间洞穿了巨树缠绕两圈,他伸手一拉,整个人飞了起来,落在树杈上。

    也就在他和小云离地的瞬间,他原本所站立的那片区域出现了一片“沙沙沙”声,这声音此起彼、连绵不绝,要是在夜晚说不定能吓死几个胆大的,即便是白天也能让胆小的两腿发软。

    这声音不是别的,正是蛇类爬行的声音,而且不下百条!

    尚景星猜的没错,花鳞毒蟒是在召集同类,而且一召集就是上百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