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六章 身负死者念!

    尚景星一个后空翻,安稳落地,注视着自己面前的东方长老,眼神中有着不知名的情绪在飘荡。

    东方长老作为体修,身体素质超出常人太多,哪怕是颈椎断裂,也没有立刻死去。

    此时他正两手托着脖子,步履蹒跚的后退,喉咙里不停发出“呵……呵……”的出气声,似想要说话却无法说出,难以置信的情绪爬满了他有些苍老的脸。

    啪……

    最后东方长老没坚持住,倒在地上,满脸痛苦,眼珠子自始至终都看着尚景星,口中“呵……呵……”声依旧,显然想要诉说什么。

    见此,尚景星暗叹一口气,走到东方长老的身旁,蹲下身,这样的行为很危险,东方长老极有可能临死反扑,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淡淡开口。

    “尚某言出必行,会给兰成峰一个机会,给你……一生不得相认的儿子一个机会。”

    他有些伤感,一股悲切一股兔死狐悲涌上心头,尽可能完成这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最后的期盼。

    同时,他感觉自己很无耻,无耻的连他自己都感觉羞愧。

    杀死对手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重?

    这样的情节他在上一个世界看了太多,不管是电视剧还是小说都有这样的情节,有时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感动。

    但此时他只有一个想法……

    全他妈发屁!

    杀人就是杀人,不可能因为你有充分的理由,就能让你杀人变得高尚!

    完成对手最后的期盼?

    还是他妈的发屁!

    这只是无耻的自我满足!

    “我……真可耻……”

    他低着头,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此时的表情。

    他轻声呢喃,不想让任何人听见自己的软弱。

    但他忽略了一个人,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东方长老。

    “你……呵……错……”

    这就是塔界……

    东方长老并没能把话说完,就死去了,他的眼中有解脱,有宽慰,有喜悦,有懊悔,唯独没有憎恨,然而这些都不重要,最终一切都化为空洞。

    “我没错吗……”

    他抬起双手,默默的看着,他听懂了东方长老最后话语的含义,只是他并不认为这样就可以原谅自己。

    他赢了,对此他很兴奋,但要说喜悦,他并没有多少。

    “你没错。”

    小云清脆中带着担忧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犹如一股清泉涌入他的心中,他默默转头看着小云,轻轻一笑,随后又转了回来。

    “是的,我并没有错,我和他立场不同只能你死我活。”

    “但这改变不了我又杀了一个人事实。”

    说话间,他右手一甩,胸前的绳结自动打开,那口黑木棺材缓缓飘落在他身前。

    “那就让我带着这死者之念,继续在塔界走这修行之路,或许有一天……”

    我可以跳出规则,让这塔界的扭曲有些改变……

    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他自认现在的自己无法承担起这样的承诺。

    这话他也没有多想,这个想法不过是一闪而过,转眼便消失无踪。

    唯有一颗种子,一颗名为“超脱”的种子,埋在他心头,埋的很深很深。

    “你想做什么?”

    小云上前几步走到他的身旁张望起来,不理解他这时候解下黑木棺材的用意。

    尚景星轻轻一笑,没有回答,而是抬起手指,运转灵力,在那二十五个名字的末端,开始书写。

    他使用的是刻录之法,照理说早已习惯书写的他,应该没有什么困难,但他足足写了一盏茶,倾尽心中的愧疚与决然。

    东方擎。

    这是东方长老的全名。

    被他刻在了本是纪念同门之人的黑木棺材之上。

    “愿他亡魂得以超脱,愿我执死者之念,带他们走完未走完的路。”

    负死者之念,踏修行之路!

    他站起身看着自己写下的那三个字,展颜一笑,整个人豁然开朗,笼罩着他的阴霾好似随着愧疚一起涌入那名字之中,尽数消失。

    哗啦啦!

    十几根锁链在他的操控下同时攻击向一旁的地面,不一会,那里就出现了一个深坑。

    他手一挥,十几根锁链分成两拨,一边小心的将东方长老遗体抬起,放入深坑之中,一边抽断一根巨树,做了一块简易的木碑,整个过程如臂所指。

    很快,木碑完成,土也掩埋好,一个简单的坟墓完成,他站在那里默默的看了一会,随后转过身。

    “走吧,该去完成任务了。”

    他伸出手,看着小云。

    小云轻轻一笑,将自己的小手放入他的大手之中。

    “我们的复仇不远了。”

    他牵着小云步入森林,阳光照耀下,一大一小两道影子重叠在一起,相互依偎。

    杀死东方长老他会愧疚,因为他敬佩东方长老的为人,将一生奉献给门派,暗处为门派脏了自己双手摒除一切危险,即便自己也是被摒除的那其中之一,但他还是忍不住升起一分负罪感。

    但有些人不值得怜悯,比如兰山和灵耀门!

    随着他们的走后,这片区域陷入寂静之中,唯有风吹过树叶的“唰唰”声响着。

    大约半盏茶后,两道“沙沙沙”的脚步声传来,打破了这份寂静。

    来人一男一女,女子在前,男子本能的站在女子斜后方的半丈外,不敢亵渎,充满尊敬。

    正是陆蓝莲和她师弟。

    陆蓝莲在城门口看见了尚景星那一出挑衅,当时她并没有太过在意,甚至对尚景星的感官低到极致,强者欺凌弱者,弱者挑衅强者,这都是她所厌恶的。

    有着这样的原因,再加上她也身有要事,因此并没有好心泛滥,然而巧合的是,在她进入森林的两炷香后,竟然又一次和尚景星相遇,只是她并没有出来,而是选择在暗处观望。

    尚景星被两名炼气期追杀,引出东方长老,设计杀死两名炼气期,以锻体期之资击杀体修,满怀愧疚的为对手下葬,这一幕幕她都看在眼里。

    尤其是杀死东方长老那一幕,带给她深深的震撼,如果没有看见尚景星使用功法控制锁链还好,她还能以尚景星无法使用法诀只能硬抗的目光去看待这一场战斗,此时她只有一个想法。

    “此人问道之心致坚。”

    陆蓝莲心里不由的有些佩服,她问过自己,要是自己碰到如此情况,会怎么做,并没有答案。

    那名师弟也在一旁点头,虽然他对于尚景星能得到陆蓝莲的夸赞有些妒忌,但那股敬佩之情依旧情不自禁的油然而生。

    陆蓝莲看着前方尚景星离开的方向,双眼有些流离,有一股难言的烦躁填满她的身心,这感觉看不见也摸不着,却真实存在,此时的她还不明白为什么。

    “师姐……师姐!”

    耳边焦急的呼喊声,让陆蓝莲回过神,她微微摇头,驱散心中的烦躁,淡淡开口:“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