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四章 先智后勇

    轰!!!

    轰鸣声响彻当场,高个杀手眉心处有着拳头大的血洞,没有一滴血流出,皆被冰霜冻结,而他那惊骇的表情也被永远停留下来。

    碧落之箭,所向睥睨!

    高个杀手的防护在其面前,形同虚设!

    另一边,也有轰鸣声传荡,不过矮个杀手就没高个杀手这么幸运,火焰焚烧了他每一寸身躯,衣物、兵器、身躯,所有的一切都化为灰烬,没有任何一丝证明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死无全尸!

    东方长老手撑着树勉强站立,口中剧烈喘息着,眼睛看着高个杀手的尸体,震惊无比。

    他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最后竟然活了下来,只是他丝毫没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是比他们晚死一会而已。

    然而他想象中的死亡,想象中的长箭久久没有到达,到来的是一阵脚步声。

    “东方长老,别来无恙。”

    尚景星漫步从树林中走出,小云并没有跟在他身边,而是站在远处观看着这里的一切。

    此时他已经取消了和黄忠的魂体联动,亦冷也被收了起来。

    “为什么?”

    东方长老渐渐平复了喘息,身体也恢复了力气,不再需要树干支撑。

    “为什么吗?”尚景星轻轻一笑,重复着东方长老的话,同时他脚步不停,走到高个杀手身旁,伸手一引,高个杀手的储物袋自动飞入他手中,“我想和你打一架,这个理由如何。”

    他歪着头看了东方长老一眼,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啪……

    他一个响指,意指决运转娴熟,那支紫红色长箭拔地而起,也是飞入他手中,被他收起。

    “疯子。你就这么肯定自己能赢我?”

    东方长老摇了摇头,看着尚景星的眼神竟然流露出一丝恐惧,未知才是最可怕的一件事,而疯子的想法,正是未知!

    然而真正让东方长老意外的事发生了,尚景星的答案竟然是……

    “不能肯定。”

    尚景星轻笑着摇头,笑容中充满了兴奋,从未有过的战斗**在他眼中燃烧着,和体修,和东方长老用最原始的方式一战,他已经期待了很久。

    或许,我真的很适合这个世界呢。

    这一刻,即使是远处的小云也不得不承认东方长老的话,尚景星如果不是狂人,那就只有疯子这一个可能!

    “可惜我不想再打了。”东方长老根本不想如尚景星所愿,直接靠着树坐到地上,“我已经为兰山、为兰山派杀了一辈子人,也累了,至少在最后,我想安静的死去。”

    “是吗?”

    尚景星依旧挂着微笑,好似没有半点遗憾,他也原地坐下,面朝着东方长老。

    此时这两人根本不似敌人,倒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在林间谈心。

    “你真的是为了兰山吗?”

    “你说什么?!”

    东方长老脸色一变,眉头皱起,一股不安在心中升起。

    “那是在二十年前的夏天,你负责保护兰夫人,遭人追杀,在这片森林之中足足躲避了一个月,啧啧。要我接下去说吗?”

    尚景星双手撑在身后,抬着头,闭着眼,似乎在享受林间的微风,整个人惬意无比。

    魔!

    这一刻东方长老只想到这样一个词来形容尚景星,哪怕他温和的微笑,看在东方长老眼里都好似玩弄人心的魔,深藏心底数十年的秘密,竟然就被这么道破。

    “为什”

    东方长老话没说完,就被尚景星直接打断。

    “我怎么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我就给兰成峰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尚景星突然站起身,将上衣脱掉收入储物袋之中。

    他可不想在接下去的战斗中,毁掉这身衣服。

    东方长老深深的看了尚景星一眼,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眼中的颓废尽数消失,他站起身,浑身释放着燎原的杀意,和尚景星遥遥相对,气势比之全盛时也差不了多少。

    “我真不知道该说你勇敢,还是愚蠢,你会为小看体修而付出代价,死亡的代价!”

    他之前的颓废只是演戏,为的是回复灵力,体修之道最强之处就在于,即使灵力不多,但只要足以加成力量,就有着七成的实力。

    “尚某拭目以待。”

    尚景星神色如故,对于东方长老的威势,没有半点慌张。

    踏!

    话音落下,两人皆是双目一凝,原地一踏,犹如蛮牛一般冲向对方,杀意与兴奋的表情,在他们各自的脸上出现。

    嘭!

    时隔二个月,两人再一次对拳,这一次的结果是……

    各退五步!

    一百二十牛之力对一龙之力!

    不相上下!

    这一次两人皆是全力施为,东方长老留下的灵力只够灵力加成,根本没有运转体修功法的余地。

    而尚景星这边,灵力加成?没有。功法?没有。他只是运用最最纯粹的身体力量,硬撼东方长老的一百二十牛之力。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皆有着自己的疑惑,但是都没有开口询问,反而原地一踏再次冲向对方,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一切话语都毫无意义,唯有战!

    嘭!

    又是一次碰撞,可怕的气浪扩散,将他们周围的飞沙走石全部吹走,树木以圆形向外侧微微倾斜,远处看去颇为壮观。

    两人各自倒退,卸掉力量,然后再次冲向对方,尚景星的眼中早已没有了其他任何东西,不管是智谋还是功法全部抛到脑后,此时他想的只有一件事……

    用双拳战胜对方!

    仅此而已!

    他迎拳而上,依旧是准备硬碰硬,哪想到东方长老右手的攻击只是佯攻,左手暗中成掌,快若闪电的朝着面门拍击而来。

    尚景星不慌不乱,脚步一错,强行改变身形,向后退去,然而东方长老不依不饶,飞身上前,手掌上排山倒海的气浪让他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见此,他立刻抬起双手,不再倒退,而是扎了个马步,准备迎接此招。

    这一刻,他战斗经验不足的缺点显露无疑,在不靠智谋的情况下,东方长老的老辣耍他十几条街。

    东方长老攻击间的虚实变化着实了得,左掌的攻击瞬间化为佯攻,右拳猛然击出,直接印在尚景星胸膛之上。

    嘭!

    哗啦啦!!

    尚景星直接承受一击,身子被强悍的力量直接打飞出去,扎着马步的双腿顿时在地面上留下两条沟渠,直到退出一丈距离才勉强站定。

    “哈!哈!”

    他站在原地剧烈喘息,明显凹下去的胸膛随着他的喘息不住起伏,几根胸骨的断裂让他呼吸变得艰难。

    “呸!”

    勉强平复了呼吸,他一歪头将口中的鲜血吐出,右手抬起擦掉嘴角流下的鲜血,抬头看向东方长老,眼中炽热的兴奋甚是骇人。

    他右拳举起,双脚一踏,再次冲向东方长老。

    战斗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