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章 摔的疼吗?

    “吕清媚!!!!”

    威黎一声咆哮,一双充血的眼珠死盯着吕清媚,灵力犹如汹涌的海浪,这一刻,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忘记了攻击吕清媚的后果!

    叮!!!!!

    剑鸣前所未有的响亮,不同于之前的数十声,这次只有一声,由数十声所融汇到一起的一声!

    长剑所指之人,毫无疑问的是吕清媚。

    柳元没有动,他之前救尚景星,是因为他救了兵心门。

    陆蓝莲也没有动,她之前出手挡下威黎的攻击,只是因为不容许强者欺凌弱者,而在她看来吕清媚即使在实力上不如威黎,但也称不上弱者。

    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一人动了,尚景星,不过他动的不是腿,而是嘴。

    “对了,威黎,我刚刚就想问你了,摔的疼吗?”

    尚景星的话语很平稳,没有因为威黎的攻击即将发出而有半点急切,好似正在授课的老师,平缓的让每一个字都清晰传入所有人耳中。

    叮!叮!叮!

    威黎身子一阵踉跄,只感觉一股鲜血直冲脑门,剑诀顿时不稳。

    一道剑鸣化为数道。

    “一定很疼吧,毕竟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

    踏……

    尚景星一步踩出,嘴角挂笑,即使他的修为远不及威黎,但是此时他看着威黎的双目之中,充满俯视之意。

    叮!叮!叮!叮!叮!叮!

    威黎的脸顿时涨得通红,这次鲜血冲向的地方不是脑门,而是咽喉,灵力不再澎湃,有些涣散。

    数道剑鸣化为数十道。

    “以后在起始城都见不到你了,真是遗憾呢。我会想你的。”

    尚景星一连走了几步,风清云淡,步伐中充满写意,期间他看了陆蓝莲一眼,眼神中的含义耐人寻味。

    实力永远不是衡量一个人强弱的唯一标准!

    噗!

    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从威黎口中喷出,撒了遍地都是,他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气急攻心。

    自傲如他,一日之内连续受到这么多的羞辱和打击、功法运行到一半被打断、被鄙视的蝼蚁奚落,这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使得他近乎走火入魔。

    轰!!

    剑鸣声消失,剑诀失控当场爆炸,离得最近的威黎首当其冲,以他为中心的十尺范围被爆炸波及。

    三分钟后,爆炸停止了,烟雾散去,露出里面的深坑,以及披头散发、潇洒之姿荡然无存的威黎。

    “竟然没死,真是可惜了。”

    尚景星一脸遗憾之色,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爆炸所卷起的狂风吹舞着他的衣衫,哪怕之前的爆炸几乎近在眼前,也没有让他眨一下眼睛。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本就险些走火入魔的威黎,再也坚持不住,身子在一阵摇晃后,竟然晕倒在地!

    “心性如此,实力再强大又如何。”尚景星淡然开口。

    这个人嘴皮子太厉害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招惹!

    这样一个想法同时出现在那群天之骄子脑中。

    如若招惹,必须一击必杀,不能给他丝毫开口机会,不然就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第二个想法紧随第一个出现,一众天之骄子看着尚景星的眼神已经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恐惧。

    他们已经完全将尚景星摆在自己同等地位上,今日过后尚景星这个名字,在第一层东面区域必将家喻户晓,甚至第二、第三层也会有无数人知道他。

    一个凭借四句话逼得金丹期险些走火入魔之人!

    一个锻体期!

    就在他们想这些的时候,尚景星漫步走到高台之上,朝着吕清媚轻轻一笑,随后朗声开口道:“现在由我主持的拍卖会正式开始。”

    众人回过神来,看着高台上的尚景星,不明白他的用意。

    “拍卖品一件,3号特殊包厢。”

    “三万灵石起拍,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

    “现在开始。”

    接下去的拍卖算不上热烈,对获得者来说,特殊包厢的意义只有两点,一,压过一直以来的对手。二,为门派省下一笔钱。

    显然,对于第一点来说,如果特殊包厢不是争来的,而是买来,那就几乎没有意义。

    这群天之骄子们相视一笑,三三两两的开始参与进去。

    三万两千。

    三万五千。

    ……

    四万八千。

    ……

    六万三千。

    拍卖价一路缓慢上涨,直到半柱香后,以七万七千的价格被岩力魁买下。

    尚景星心满意足的收下灵石还有黑卡,在众人的目光下,带着小云,在清秀侍女的陪同下,离开会场。

    “一龙之力吗……”

    岩力魁看着尚景星的背影,露齿一笑,兴奋无比。

    “同台竞技,恐怕要不了多久了呢。”

    柳元再次想起那天在凌峰之上,自己父亲对他说的话,轻摇折扇漫步离开。

    “我们也出发吧。”

    陆蓝莲看着大门处,目光闪过一缕奇异,最后归为平静,恢复一如既往的淡然。

    另一边的尚景星,他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来到二楼,毕竟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拍卖会,而是买东西。

    “这个就是化星水,一滴两万。”

    二楼柜台处,清秀侍女拿出一个瓶子,放在柜台上。

    这瓶子看上去极为普通,里面的水刚刚没过瓶底,大概也就五滴的样子,无色、清澈,就好像普通的水一般。

    尚景星面色难看的拿起这瓶子,放到眼前死死盯着,想看看里面是不是能生出金子来,不然怎么会这么贵。

    清秀侍女低着头,完全没有发现他的表情,自顾自的说着:“您有黑卡,可以打折,加上奴婢能给的最低价,一滴一万。”

    姑娘!你是吕清媚亲戚吧!给的最低价比黑卡还好用!

    怪不得你要被吕清媚炒鱿鱼啊!照你这打折法,腾鹤楼迟早倒闭!

    尚景星瞪大眼睛,左右打量着清秀侍女,想看看她是不是有哪个部位和吕清媚比较像。

    也不能怪他大惊小怪,黑卡八折是四千灵石,这清秀侍女却直接给他去掉了六千。

    清秀侍女见尚景星久久不语,抬起头,正好看见他的表情,马上明白过来他在想什么,连忙摆手解释道:“不,不是的,因为您和……这位小姐都获得了特殊包厢,奴婢的权限也提高了。”

    没有人发现清秀侍女在看向小云时,说话的表情和语气极为不同,甚至带着一丝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