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九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春风得意的威黎,失去兴趣的陆蓝莲,摇头叹息的柳元,所有的人,他们的表情都僵住了。

    这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结果!

    他们曾试想过第一个是谁,答案有不少,猜想更是数不胜数,毕竟这只是在比某件物品的价值,并不一定所有人都会拿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但是尚景星第一,这个结果他们从未试想过,甚至是第一个排除对象。

    陆蓝莲一双美目微微睁大,看着尚景星的目光以不再是淡然,其中掺杂着一些欣赏和好奇。

    之前尚景星帮助清秀侍女虽让她有些感触、有些赞许,但之后尚景星所说的话让那些赞许全部消失无踪,无他,陆蓝莲认为他只是在说大话而已。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某位摔疼的仁兄直接站了起来,手中的茶杯不知何时已经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一如他的自傲,前一刻还一派从容,现在在他脸上剩下的只有难以置信。

    “威黎……”吕清媚阴沉着脸,双瞳之中有寒意闪烁,“你是在质疑我的鉴赏能力吗?”

    “你!”威黎双拳紧握,脖子处青筋暴起,前所未有的挫败感笼罩着他,只是他不敢发作。

    固然输给自己眼中的蝼蚁让他的自尊心深受打击,但仅存着的理智让他隐忍下来。

    要是在听见吕清媚得罪四贯这件事之前,他绝不会如此,要知道塔界很多门派地位分明,但要说个最的话,商丹宗长老之间的阶位分明当之无愧,哪怕只是低一贯磕头行礼也是不在少数。

    然而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吕清媚身为三贯还能在得罪了四贯的情况下只是下放,其背后的势力之大可想而知。

    ‘吕清媚你这个贱人给我等着,一旦我加入了上属门派,必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心里这么想着,威黎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说道:“不敢。”

    “很好。那么我公布第五名。”

    吕清媚轻轻一笑,只是眉宇间的寒意丝毫不减,刚刚一瞬间威黎心中想法千回百转,浓烈的恨意和杀意不慎流露出一些,被她所察觉。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绪都挂在之前的第一名尚景星身上,哪里还有什么兴趣去听第五名,毕竟在他们看来威黎第五名板上钉钉,不可能再出现偏差,岩力魁绝对争不过威黎。

    那么问题来了,尚景星之前放下的狠话,是要威黎进不了前五,而不是赢过他,那么哪怕他得了第一也没用,无法改变这个事实,第一名的光环很可能在下一秒摔的粉碎。

    怀着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只是有些人看着尚景星胸有成竹的模样,尚抱有一些期待,想看看他自信的来源。

    “尚景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说的是,我进不来前五,对吗?”为了找回场子,威黎也不顾上丢人,“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你想赌什么?”

    尚景星放下环抱在胸前的双手,有些紧张的看着威黎,右手的拇指更是不停的搓动着手掌,显得极为焦躁。

    演的那叫一个逼真!

    反正在场包括威黎在内的绝大多数人都信了。

    唯有四人表情略有不同。

    小云低着头,双肩颤动,也不知道是在掩盖自己想笑的冲动,还是觉得丢人。

    吕清媚右手抬起,长袖遮在眼部以下,看着尚景星的眼神充满了认同感,好似找到了知己。

    清秀侍女同样低着头,旁人只看得见她红透了的耳根,她是实在没想到,犹如英雄般拯救自己的尚景星,竟然这么的‘坏’。

    除了这三个知情者,陆蓝莲也同样不相信尚景星没有后手,美瞳之中泛着笑意,期待接下去的一幕。

    “很简单,你说我进不了前五,那我要是进了,你就跪着爬出腾鹤楼!”

    毫不知情的威黎,自信满满的为自己挖了个坑。

    我擦!要不要对自己这么狠啊!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要是你输了……就滚出起始城,此生不准踏入一步。”

    尚景星迟疑的开口,由于强忍着笑意的缘故,听在旁人耳里有些颤抖,更是加深误会,以为他怕了。

    “我输了?好,一言为定。”威黎仰头一笑,觉得这是自己今年听过的最大的笑话,他发自内心的说道:“你真是蠢得无以复加。”

    “真是难得,你竟然跟我的观点一样。我也这么觉得,发自内心!”当威黎‘一言为定’这四个字说完后,尚景星腿也不抖了,手也不搓了,精气神倍棒,哪里还有什么焦躁的模样,“吕姑娘,你可以说名字了,说大声一点,我怕有人听不见。”

    众人闻言一愣,尚景星这态度让他们有种荒谬的感觉,他们竟以为他稳操胜券。

    “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

    吕清媚微微施礼,轻笑的看了威黎一眼。

    “此次评测的最后一名,正是区区小女子,吕清媚。”

    “什么!”

    “这!楼主也参加了!”

    “这不是作弊吗?!”

    整个会场在吕清媚说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炸锅了,今天尚景星带给他们的意外,实在是一波连一波。

    这一刻,尚景星这个名字,正式进入了这些天之骄子的视野之下,以这种近乎蛮横闯入的方式,让他们知道,下三层天骄不只是他们,还有一人,此人名为……

    尚景星!

    粗鲁侍女瘫倒在地,口中喃喃自语着只有她自己才明白的话语。

    “吕清媚!你这是作弊!你作为楼主有什么资格参加这次的挑选!”

    威黎双眼充血的看着吕清媚,一口牙齿险些咬碎,牙龈甚至还有鲜血渗出。

    “作弊?资格?”

    对于威黎的话,吕清媚感到非常好笑。

    她一步步走向威黎,久居上位的威势释放而出,尽数压向威黎,同时还伴随着一缕缕彻骨的寒意。

    “我身为腾鹤楼楼主,我说的话就是资格!作弊怎么了?不要忘记了,我是商丹宗长老,一切都可以用交易来达成,尚景星有这个资格,有这个本事让我作弊,而你没有,这本身就是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