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五章 狗与狗主人

    “那么,此次关乎半年后拍卖会的入场资格,以及特殊包厢排序的挑选正式开始。”

    吕清媚走到高台之上,微微欠身,笑意勃然,褪去了媚意,自始至终都优雅无比,要不是有陆蓝莲在场,她恐怕是今天这里最受瞩目之人。

    “关于规则大家应该都知道,不过因为今年有新增加的规则,为了避免麻烦,小女子还是再次重申一遍。”

    说话间,她偷偷朝着尚景星眨了眨眼睛,显然是猜到了他的情况。

    尚景星洒然一笑,乘着这段时间,一边听着她介绍规则,一边打量起四周。

    这是一个大型会场,或者说拍卖场更为合适,正中央是一个高台,用于介绍拍卖品时所用,为了让每一个顾客都能清晰的看见高台上的情景,高台的高度恰到好处。

    围着高台的是一圈十排椅子,不多不少正好两百,而在其之上,有着五个包厢,每个包厢外都有编号,从一到五,显然就是吕清媚口中的特殊包厢。

    这些包厢的具体意义尚景星并不明白,不过体现身份和彰显实力这两点,就算是猜也能猜到。

    “首先,特殊包厢的客人将具备优先购买权,高于普通客人,而一号包厢,则高于所有人客人。”

    这妖精果然会做生意啊!

    吕清媚的介绍正好解答了尚景星的疑惑,同时他心中不由得佩服,单单是这一条规则,就足以让很多人为之付出许多,仅仅是‘高于所有人’这五个字。

    他环顾一番,果然,在场的十八人中,最少有五人面露亢奋之色,天之骄子从来不希望弱于旁人,尤其是他们之中不少人还互相有着仇隙。

    “其次,夺得特殊包厢的客人将获得腾鹤楼的黑卡一张,永久享受八折优惠,且在今天至拍卖会开始前,具有三次的五折优惠。”

    随着吕清媚的话语落下,尚景星发现有更多的人露出亢奋之色,想来这条便是吕清媚新增加的一条规则,他们虽然提前就知道,不过亲耳听吕清媚确认,则大大的不同。

    “最后,凡是特殊包厢的客人,都可以在这半年里试用‘可试用’的拍卖品。”

    饥饿营销!

    尚景星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词。

    这条规则看上去只是福利,可以让买家提早实验自己想要买的拍品是否达到自己的预期值。

    这样的一条规则理论上对腾鹤楼非常不利,但如果腾鹤楼对自己的卖品非常自信呢?

    好的商品自然是越用越渴望得到,那这样的不利就会变成极大的利益!

    吕清媚显然有这样的自信!

    “当然,如果出现损坏,请以原价三倍赔偿哦。”

    她轻笑着以这样一句话,作为结尾。

    “那么此次挑选正式开始,请各位拿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一旁的侍女。待小女子评测了这些物品的价值后,会以价值高低排序。请放心,最后东西都会原封不动的还给各位。只是希望各位记住,这件东西如果以后各位想要出售,必须交由我们腾鹤楼拍卖。”

    尚景星一愣,没想到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排序,吕清媚其中的目的很是耐人寻味。

    就在这时,一共十八名侍女从侧门走入,各自朝着早已分配好的客人走去,期间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原本已经走到威黎身旁的一名相貌清秀的侍女被同伴粗鲁的推了一把,摔倒在地,衣裙都有些许磨损。

    “你去那边。”

    粗鲁侍女指了指尚景星的方向,恶狠狠的命令着清秀侍女。

    虽然她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在场的哪个不是听力过人,自然是尽收耳底。

    大多数人都是会心一笑,幸灾乐祸的看向尚景星的方向,威黎更是轻蔑的看了一眼尚景星,挑衅的意味分外明显。

    参加过不少次这种活动的他们,自然明白其中的一些潜规则,比如,如果客人拿出来的物品价值高,获得了一个特殊包厢,那相对应的那名侍女就可以在当日服侍其左右,获得一部分提成。

    因此侍女的客人虽然是随机抽取,但如果私下里交换的话,就算是吕清媚也不会去管。

    就连侍女都看不起你。

    毫无疑问,这就是那些幸灾乐祸的人和威黎此时的想法。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对这一幕都无动于衷,目睹整个过程的尚景星,“腾”的一下,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向了那名清秀侍女。

    因为自己,有人被欺负,尚景星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另一边,有着和残酷塔界格格不入理念的陆蓝莲本身也想站起来,结果看见尚景星先自己一步,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静观其变。

    尚景星走到清秀侍女身前,面带温和的微笑,俯下身,轻柔的将清秀侍女扶起。

    清秀侍女站起身后,马上慌乱的抽开手,俏脸飞霞,自觉身份低贱的她不敢让客人扶着自己,哪想到刚刚离开尚景星的搀扶,腿部的伤处被触动,身子一阵踉跄。

    眼看清秀侍女又要跌倒,尚景星无奈的一笑,眼疾手快的再次扶住她。

    “你没事吧?”

    “没……没事了。奴婢身份低贱,客人莫要脏了自己的手。”

    清秀侍女胆怯的好似受伤的兔子,眼角挂泪,再次推开了尚景星的搀扶,这一次,她忍着痛没有再跌倒,柔弱却又倔强。

    尚景星轻轻点头,也不勉强她,他转过头,看向了一旁的另一名侍女,冷声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找错主人了。”

    “他。”他右手一抬,手指直接指着威黎的鼻子,冷笑一声,“进不了那五个特殊包厢。”

    说完,他转过身,招呼了清秀侍女一声,走回自己的位置。

    威黎此时的面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看着尚景星背影的目光透着点点杀意,恨不得当场将他撕碎。

    “哼,不自量力,我本来还想随便拿件不错的东西进前五算了。不过既然你如此张狂,那我就让你知道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并不只是实力而已!”

    说话间,他又依次看了柳元、吕清媚、陆蓝莲三人一眼,阴冷无比,但不敢露出杀意。

    “这是自然了,威少爷怎么可能是尚景星那种废物可以比的。”

    粗鲁侍女就好像找到主人的狗似得,谦卑的附和着威黎的话。

    “闭嘴!谁允许你说话了!拿着这个去给吕清媚那贱……评测。”

    威黎怒斥了侍女一句,随后将手中的长剑丢给粗鲁侍女。

    粗鲁侍女丝毫没有因为威黎的怒斥而生气,反而兴高采烈的谢恩告退,捧着长剑跑进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