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四章 米粒与皓月

    就在尚景星乃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时。

    哒。

    这是一声脚步声。

    脚步声来自于大门处。

    这声音极轻,即使放在平时都极有可能被人忽略,更别说是在场所有人都神经紧绷的时候。

    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

    任何人……

    任何人都无法忽略这道声音,它好似直接闯入了众人的脑内,它就好似世界的中心。

    毋庸置疑的中心!

    就在众人打算转头一探究竟时,一片花瓣出现在场中,那是一片淡蓝色的莲花花瓣。

    它飞得很慢,同时又飞得很快,好似时间与空间的错觉,明明前一秒还在远处,下一秒却出现在威黎的剑尖前。

    长剑和莲花花瓣相触。

    呼……

    一阵微风吹过,威黎恼羞成怒的全力一击,纵横整个会场的剑气消失的无影无踪,找不到半点痕迹。

    没有轰鸣声,没有碰撞声,有的只是风声,仅此而已。

    包括尚景星在内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震撼的无以复加,张口结舌,犹如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大脑中无限循环着那一幕,久久无法自拔。

    叮叮……

    长剑无力的掉落在地上,唤醒了尚景星的心神,和众人一起,整齐划一的看向门口处。

    入目是一道被一圈蓝色光晕笼罩的倩影。

    哒……

    脚步声再次响起,虽没了之前的魔力,但也牵动了尚景星的心绪。

    “强者应挑战强者,莫要试图欺凌弱者,自我满足。”

    这声音,似剑,隐含几许锋芒。

    这声音,似水,带出几分温婉。

    这声音,似光,明丽而不失清柔。

    哒……

    倩影慢慢走近,蓝色光晕慢慢散去。

    “弱者应努力修炼,莫要试图挑战强者,以卵击石。”

    听到这里,除了眉头微皱的尚景星,所有人都明白了来者何人。

    光晕散去,露出倩影真身。

    那女子柔媚中隐隐透着一股凛然威势,柳眉秀挺,暗含飒爽英气,小巧的瓜子脸上,肌肤如八成熟的鸡蛋白,极为娇嫩莹润,一双长长的丹凤眼,眼角脉脉含情,眼尾却因为稍稍向上,无形中带出几分张扬、矜贵的意味。

    一头如墨玉般柔滑、清亮的长发,被以浅兰色丝带随意的扎着,其中几缕不听话的鬓发,斜斜穿过高耸的酥胸,一直垂散至柳腰处,壮丽中平添几许婉约,令人心驰神往。

    她穿一身着天蓝色的长裙,裙子随风轻展,使得裙摆处的淡蓝色莲花像是要片片随风飘飞出去一般,分外轻灵秀美,雅致夺目,惟有小腹间那缠了软剑的银甲束腰、脚上那泛着明显银针寒光的银甲战靴,透露出明显的生人勿近气质,令人目及到它们,潜意识里由然生出几分忌惮,生怕因为一丝一毫的不敬之意,而成为那软剑或者银针下的亡魂。

    所有人都为之惊艳,即使同为女子的吕清媚、小云也不例外,哪怕尚景星也不能免俗。

    “陆蓝……陆小姐!”

    威黎张口就想喊出来人的姓名,可说到一半马上住口,微微躬身,改口称小姐。

    “陆小姐。”

    在场的都是下三层的天之骄子,往日在门派中,哪个不是眼高于顶,然而在这位陆小姐面前,却只能乖乖躬身行礼。

    他们表情各异,有仰慕,有尊敬,也有畏惧。

    “陆蓝莲……”

    正当尚景星奇怪这些天之骄子的表现时,小云在他身边有些追忆的轻轻念出了这个名字。

    就像是为了给他解释一般,小云的话语还在继续。

    “第五层月莲宗执法长老之女,三岁入蓝莲谷,拜蓝莲谷主为师,二十岁开始修炼,仅用三个月到达炼气八层,而后得月莲宗掌门之令,在第一层开启下属门派,仅用一年便使门派上升到第一层第二门派,也因此修为荒废,仅提升到炼气九层,据传她随时可以突破金丹,只是因为想让门派进阶第二层搁浅着。”

    听着小云的诉说,尚景星眼皮直跳,就算将荒废的时间加上,她也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和她相比,威黎不过是米粒之光罢了。”

    小云是如此总结的,尚景星深感认同,他很难想象如果陆蓝莲没有荒废一年,现在的修为会是如何。

    金丹?必定不止。

    元婴?板上钉钉。

    出窍?也有可能。

    而威黎这边,三年金丹,这可不就是皓月之辉和米粒之光的比较吗。

    真正可怕的还在于,即便陆蓝莲只有练气九层,她一样轻松接下了威黎全力一击。

    “放肆!你们两人不行礼也就算了,还敢当众议论我师姐!”

    陆蓝莲身旁的一名男子突然跳了出来,大声呵斥。

    之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陆蓝莲吸引过去,根本没人发现他的存在。

    “没错,小小的锻体期竟然敢议论陆小姐!”

    “不知死活!”

    “快滚出去!”

    有着陆蓝莲师弟带头,平日里的天之骄子,现在一个个都像跳蚤似的,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表现自己。

    “哼,一群苍蝇。”

    小云撇了撇嘴,毫不犹豫的毒舌。

    靠!谁家的小孩啊,嘴这么毒。

    一群叫嚣的天之骄子全部脸色黑了下来。

    “哈哈,小云别乱说,你这么说,陆小姐岂不是成臭肉了。”尚景星笑呵呵的拍了拍小云的脑袋,随后看向陆蓝莲,说道:“陆小姐请不要介意,小孩子乱说话。”

    靠!人家是小孩,你不是啊,非要说这么明白是想干嘛!

    一众天之骄子鼻子都差点气歪了,显然谁家的小孩这个问题,已经一目了然。

    不得不说,尚景星的嘴也不是一般的毒,他刚刚还在说吕清媚和柳元乱说话,结果自己说出来的话,顿时得罪一片,心里显然是对陆蓝莲所说的“弱者”一词有点不满。

    “咯咯,尚老板真是趣人。”

    吕清媚不嫌事大,直接掩着嘴笑了起来,以她对陆蓝莲的了解,这并不算什么大事。

    “无妨。”

    陆蓝莲浅浅一笑,漫步走来,在路过威黎身旁时,淡然开口:“我不希望再看到欺凌弱者的情况发生。”

    没有任何停留,甚至没有去看威黎的表情,陆蓝莲在众人瞩目下走到会场中,随意的找了个位子坐下。

    “三贯长老,请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