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二章 为了念头通达

    “对了,还不知道姑娘芳名?总觉得姑娘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走在女子身旁,尚景星好奇地问。

    “呵呵,尚老板,你这样搭讪未免有些老套,更何况……”女子掩嘴一笑,眼睛瞟向小云,接着说道:“更何况还带着一个小孩。”

    尚景星脸色一僵,只感觉腰间被人捏了一把,转头一看,小云正忿忿的看着他,顿时一丝苦笑出现在他脸上。

    “呵呵,小女子只是说笑,请不要在意。”

    女子好似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笑的更为开心。

    这该死的妖精!

    尚景星差点没被气的跳起来。

    “小女子,姓吕,名清媚。我可是没少听青湖说起尚老板呢,尤其是那独特的销售手法。小女子仰慕已久。”

    吕清媚表情稍稍一正,停下脚步,再次行了个礼,不知是不是尚景星的错觉,她这次的行礼比之之前要有诚意许多。

    “都是青字辈吗?那吕姑娘是青湖兄的妹妹?”

    尚景星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看着吕清媚感觉眼熟呢,仔细一看,虽说不上相像,但还真有几分神似。

    “妹妹吗?呵呵,尚老板想要知道?”

    吕清媚食指放在樱唇上,微微仰头,似乎是在回味‘妹妹’这个词,随后似笑非笑的看向尚景星。

    看着她这表情,尚景星直接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再搭话,哪想到吕清媚的下一句话直接让他身子一阵踉跄。

    “其实我以前姓刘,嫁给他后改姓了呢。”

    原来是夫妻相啊!

    “哦,不对,我记错了,那大概是上上上辈子的事,现在我是他的姑姑,嘻嘻,真是抱歉了,人老了总是容易记错事。”

    吕清媚嫣然一笑,看着尚景星的美目中充满了诚恳。

    连笑声都刻意换了,你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故意的吗!

    尚景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一名女子调戏成这样,心中不停的警告自己不要开口,不然就中计了。

    于是在他的沉默下,吕清媚似乎也觉得无趣不再开口,三人漫步走上四楼,在一扇金色的大门前停下脚步。

    “到了。”

    吕清媚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令牌,镶进一个凹口,完美吻合,大门也同时打开。

    见目的地到了,尚景星终于松了口气,刚刚的那一段路竟然让他感觉比战斗还累。

    不过就在他想要迈步走进大门时,吕清媚的话语又到了。

    “对了,其实我已经八百岁了。”

    这妖精能不能有一句真话了!

    “骗鬼啊!”

    再也忍不住的尚景星,直接脱口而出,将门内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客人,请不要大声喧哗,会打扰到别人的。”公式化的笑容再次出现在吕清媚的脸上,她微微行礼后,从尚景星的身边走过,轻声说道:“小女子不骗鬼,骗的是人呢。”

    尚景星和小云目视着吕清媚离开的背影,同时开口。

    “克星啊。”

    “劲敌啊。”

    尚景星疑惑的转过头看向小云,却见小云马上撇过头,不去看他,正当他想要说什么时,一个令他厌恶且憎恨的声音传来。

    “尚景星,没想到你还有胆子出现在我面前。”

    正是威黎,他一身灰袍,风采不变,哪怕此地皆是天之骄子,他依旧受人簇拥,鹤立鸡群。

    尚景星马上转过头,看着威黎,眼中的恨意毫不掩饰。

    “我不喜欢的眼神。”

    威黎眉头一皱,右手抬起,食指中指成剑指伸出,点向尚景星。

    剑指在尚景星眼中慢慢放大,同样的招,同样的人,如此熟悉,如此记忆犹新。

    他嘴角一勾,划出一道名为疯狂的弧度,右手成拳,龙影闪现,毫不犹疑的迎了上去!

    气旋缠绕着剑指,龙影缠绕着铁拳,风声和咆哮声同鸣。

    剑气形成的旋风,铁拳形成的狂风,在空中呼啸,最后……

    碰撞到一起!

    嘭!!!

    拳与指胶着对峙,好似错觉,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停了下来,使得旁人看得尤为清晰。

    下一秒,错觉被打破,一圈气浪以两人为中心扩散当场,要不是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修为不俗,恐怕将人仰马翻。

    踏踏踏!

    两人同时倒退。

    威黎只退了一步。

    而尚景星则一连后退三步,右手扭曲低垂,整只右臂都在轻微颤抖,骨骼因为之前的碰撞直接脱臼,但……

    “哈哈哈哈哈。”

    他在笑。

    由轻至响。

    愉悦的笑着。

    他左手慢慢抬起,抓住右手手腕,随后近乎粗暴的一拉,“咔嚓”一声,脱臼的右手复位了,看的旁人眼皮一阵颤动。

    “原来此人就是尚景星。”一名身材魁梧两米多高的大汉,双眼兴奋的看着尚景星。

    “小青湖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一旁的吕清媚双眼一眯笑了起来,这动作还真和吕青湖极为相像,好似狐狸。

    “尚兄弟还真是风采依旧啊。”另一边被十几人围绕着的柳元也笑了。

    “威黎,一个月前,我接不下你一指。而如今我接下了,你后退了一步。我们来猜猜看,一年后,当如何!”

    尚景星活动着右手,双眼微眯看着威黎,嘴角露出的微笑狂气肆意。

    威黎给他的压力并没有太多变化,依旧是那么深邃而强大,却不再遥不可及。

    他一早就猜到了威黎可能在这里,但他没有选择躲,而是依旧来了此地。

    只为了这一拳。

    只为了念头通达。

    只为了知道自己和威黎的差距是否拉近。

    听着尚景星的话,威黎一阵心悸,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以前是不屑去想,现在是不敢去想。

    威黎第一次开始正视尚景星,一个多月时间,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就从之前的蝼蚁成长到了能够让自己后退一步的程度,虽然依旧是蝼蚁,但代表的意义却完全不同。

    直觉告诉威黎,不能给尚景星一年的时间。

    “哼,我猜你没有一年后!”

    威黎二话不说,“锵”的一声,直接拔出手中长剑,顿时一股凌天剑气充斥全场。

    剑是宝剑,人是强者,但他却怕了!

    尚景星一直注视着威黎一举一动,见他想要动手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一拍储物袋,取出登凌风,准备迎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