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一章 还是冰凝比较漂亮

    腾鹤楼。

    起始城中最知名,也是最大的商楼,出售、收购、拍卖,无一不做,矿石、药材、法宝,无一不卖。

    尤其是其东家乃是位于第二层的腾鹤派,据说楼主的身份更是不得了,在这第一层自然是地位崇高,无人可撼动。

    可今天这里的气氛却有些不同于以往,门外热闹非凡,门内冷清无比。

    “这可真是……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呢。”

    站在腾鹤楼前,尚景星对此时的情况有些不解,周围人山人海互相拥挤,一时之间他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原来的星球,碰见粉丝见面会了呢。

    不过,他虽然不明白是什么造成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但并不妨碍他继续此行的目的。

    他一手拉着小云,一手拨开人群,抬步走向腾鹤楼大门,那些被拨开的人本想破口大骂,结果在看清他的相貌打扮后,纷纷避开让出一条道来。

    “是尚景星!他竟然也来了!”

    “他有资格进去吗?!”

    “你还别说,以他近乎独战周山派的战绩,还真有这个资格。”

    穿过人群,尚景星来到腾鹤楼门口处,就在他想要进入其中时,却被人拦了下来。

    “站住,今天这腾鹤楼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识相的快点滚!”

    说话的是一名武夫打扮的青年,他修为不高神态却出奇的高傲,奇怪的是,以尚景星在起始城的名头,他竟然没认出来。

    “为什么?”

    尚景星轻声一笑,塔界这几个月的经历,眼前这样的角色,丝毫无法让他动气。

    “为什么?哈哈哈!一层起始城的废物你出门脑袋摔坏了吧!快点滚,看在威少和陆小姐面子上绕了你这次。”

    这名武夫如此话语,顿时惹了众怒,瞬间激怒了旁观的起始城修士,谁让他几乎把整个一层起始城骂进去了呢。

    “混帐,一条狗而已,了不起吗!”

    “也不过是个锻体期而已,嚣张什么!威少怎么找了这样一个跟班!”

    “狗仗人势的杂碎。”

    一时之间,咒骂声此起彼伏,有撩袖子有人掏兵器,却愣是没人上去一步。

    在一旁听着的尚景星倒是从只字片语间明白了情况。

    “虽然你骂的那些人也没少骂我,但是这里好歹是我在这个世界的故乡,你这么说我可是会……”说话间,他抬起腿,不由分说朝着武夫的腹部就是一脚,“动手打你的哦!”

    碰!

    那名武夫整个人化作一条抛物线倒飞出去,鲜血一口喷出,洒在空中,在撞塌一面墙后,才堪堪停下。

    尚景星现在的力量早已今非昔比,一龙之力更是质变,哪怕是刻意留手依旧不是对方可比。

    你已经动手了啊!!!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不过同时也有一股爽快感在他们胸膛喷涌而出,这,可不就是他们最想做却不敢做的事吗!

    不知为何,在场的不少人对尚景星的恶感少了几分,心中还暗道以后不骂他了。

    “走吧,我们进去,我倒挺好奇里面在干嘛,竟然还要资格。”

    尚景星嘴角一勾,拉着小云走入腾鹤楼,他有预感,在这里面他会碰见自己最想遇见,同时又最不想遇见的人。

    腾鹤楼内,雕梁画栋、琼楼玉宇,一派富丽堂皇的景象。

    整个第一层空无一人,中间有一个大型柜台,周边有数百根小柱子包围,每一根柱子中间镂空,放着一件物品,或是法宝、或是兵器。

    就在尚景星饶有兴趣的打量四周时,楼上突然传来了一片脚步声。

    踏踏踏……

    有四名侍者打扮的人从楼上跑了下来,显然是听见了楼下的骚乱。

    “嗨,我们是来买东西的。听说今天有好东西出售。”

    尚景星笑眯眯朝着四人挥了挥手,丝毫没有自己是闯进来的自觉。

    四名侍者打扮的男性相视一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他们可和之前的武者不同,他们常驻第一层,自然认得尚景星。

    “尚景星!你是来闹——”

    男性侍者话没说完,直接被一声冷哼打断,不敢再说下去。

    一名女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四人后方,发出冷哼的正是她,她先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之前说话的侍者,随后越众而出。

    “楼主,我……”

    “明天不用来了。”

    那名侍者刚想解释,不想女子嘴角挂笑,淡淡的为他判下了死刑。

    “是……”

    侍者惨白着脸低下头,声音都有些颤抖,周身也是不住的发颤,近乎绝望,在第一层凡是被腾鹤楼解雇之人没有一个商楼会收,他此生算是毁了。

    女子看都不看那名侍者一眼,径直走到尚景星面前,双手置于腹前,微微施礼。

    “原来是尚老板,真是稀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可是一次都没来过呢。”

    她笑意勃然的看着尚景星,眼中微微闪过好奇,好似早就见过他一般。

    尚景星没有接口,而是站在原地饶有兴趣的打量起这名女子。

    她一身金色宫裙衬托着身材凹凸有致,裙摆、衣领、腰间等处有着为数不少的神秘符文,其中最为显眼的,莫过于袖口绣着的三枚青色丹钱符文,这些符文承托着她的气质,优雅而又神秘,她嘴角自始至终都挂着微笑,公式化,却让人如沐春风,狡猾,却让人怦然心动。

    美艳与优雅,端庄与妖媚,诡异的集合在一起。

    不得不说,即使看惯了冷冰凝那样的绝色佳人,尚景星无法否认眼前这名女子有着让无数人神魂颠倒的魅力,或许为了博她一笑很多人自愿被掏空钱包。

    就好似一只狐狸精。

    这样的想法第一时间跳入尚景星的脑海,狐狸的狡猾和妖艳她都具备了。

    ‘虽然比冰凝还差了一点。’

    他托着下巴,如此想着,同时口中说道:“这位姑娘,这惩罚有些太大了吧。”

    “哦?”女子一挑眉,嘴角的笑意、眼中的好奇,皆是更为浓烈,“既然尚老板都这么说了,刚刚的惩罚小女子只能收回了,不过俸禄扣一个月吧,尚老板你看如何。”

    “尚某可不是腾鹤楼的人,可不敢发表意见。”

    尚景星有趣的一笑,感觉这名女子有点意思。

    “您也是来参加今天的活动的吧,请跟我来。”

    女子谦和的一侧身,让出一条路,同时左手抬起示意尚景星跟着自己走,之前的事不再提半个字。

    “那尚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尚景星洒然一笑,大步一迈跟在女子后面,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