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章 人蠢不能怪爹娘

    第二天,尚景星又是一早赶去任务交接处,果然如他所料那个任务的贡献点涨到了十五万,虽然离他期望还有些距离,但也足够他一人使用。

    不过兰山倒也聪明,这次并没有直接发布在任务列表上,而是由秦伯亲自发布给尚景星,避免他人看出什么。

    “锻体草,用于制造锻体丹的必要药草吗?”

    回去的路上,尚景星研究着采集任务的目标。

    经过这段时间的书写刻录,他的精神力突飞猛进,虽还比不上小云,却也不差,原本此次出城他并不打算带着小云一起,可遗憾的是,他根本不具备辨别药草的能力,精神探查范围再广阔也是白搭。

    接下去的日子,他又开始一贯的生活,足不出户,温养、修炼、书写、锻炼,日复一日。

    就这样十五天过去了,让不少盯着他的人跌破眼镜,他连门都不出,更别说出城去做任务。

    在这一天一件震动整个兰山派的事,发生了。

    兰山重病昏迷。

    也在同一天,兰成峰突然从榜上无名跳到了第八名,贡献点五万。

    “终于开始了吗?看来之前是因为兰山压制着他呢。”

    从居正英那里得到这个消息后,尚景星只是微微一笑,丝毫不感到意外。

    第十六天。

    兰成峰,第六名,贡献点六万。

    …………

    第十八天。

    兰成峰,第四名,贡献点八万。

    尚景星被超过。

    …………

    第二十天。

    兰成峰,第三名,贡献点十万。

    到现在为止,原本位居第三名的尚景星,已经彻底被甩在了后面。

    而在他们前面的两人自然是林东城和袁铁奇。

    分别是,十九万八千和十二万一千。

    林东城的涨幅不算小,有点出乎尚景星的意料,事后他一想心中也是了然,这种情况除了作弊,只有一种可能,林东城早就接取了任务却不提交,就等着这一天提交。

    “如此看来,他说不定还藏着一些任务没有提交。”

    每日坐在前院听取居正英诉说一天的消息,已经成了尚景星的日常生活之一。

    “他应该是想要在这方面和兰成峰一争高下吧。”

    小云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吃着桌上的糕点,适时的插了一句。

    “可是他为什么要现在就提交呢?如果在最后一天提交,兰成峰说不定会因为来不及作弊,而被他压在下面。”

    居正英疑惑的看着尚景星,问出心中的疑惑。

    提问,这是居正英最近几天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原因在于几天前他发现,不只是温养方面,尚景星甚至在其他方面都胜过自己不止一筹,尤其是见解方面,他总是能抛出一些旁人想不到的答案,让他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对于这点,尚景星自然也是心如明镜,由于之前赠送贡献点的事,他也乐得教居正英一些东西,温养方面他自认教不了,只能教这些了。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他没有回答,而是轻笑一声,看向了一旁的小云。

    得到他的示意,小云放下手中的牙签,坐直身体,轻咳几声,面容端正,人小鬼大的做出了个老学究的动作,说道:“因为他想要给兰成峰压力,压迫他作弊更加明显,引起门人的不满。最重要的是,他恐怕是想让兰成峰安心,以为他后劲不足,然后在最后一天……”

    小云没说下去,但居正英却明白了,他转过头看向尚景星,想要求证,得到的是尚景星肯定的点头。

    “林东城不愧是起始城悟性第一,比脑子兰成峰绝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一点。”尚景星拿起面前的茶杯,品了一口,淡淡的说道:“胜者从来都在最后一天决出。”

    “名额有两个,他们谁得到另一个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但是给兰成峰,我念头不通达!”

    他眼中冷芒一闪,缠绕着他右臂的龙影咆哮起来,煞气逼人,居正英即使看不见这条龙影,也不自觉的弯下腰,冷汗直冒。

    察觉到这点的尚景星收起气势,吩咐道:“居正英,五天后我和小云出门,在我们回来前,我交代你的事必须办好。”

    “是!我这就去办!师傅,嗯……还有小师傅,我先走了。”

    居正英说完便离开了。

    目视他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尚景星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小云,说道:“你教他温养了?‘小师傅’。”

    “没有。”

    小云有些心虚的撇过头,不去看尚景星。

    “哦?”

    尚景星不信,依旧盯着小云。

    “你好烦啊!我教的是锻造之道!从今天起他就是我们锻心门的门人了!”

    小云实在受不了尚景星的眼神,最后还是说出了实情,不过尚景星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小云只是喜欢‘师傅’这个称呼而已。

    “好吧,你开心就好。再过五天我们就出发,要做准备的话尽早哦。”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工夫五天过去了。

    在这五天里,兰成峰的贡献点一直在稳步成长,以每天一万五的架势,毫无疑问,他的确是中计了。

    “所以说,人蠢不能怪爹娘啊,看人家兰山多聪明,兰成峰怎么就蠢成这样。哦?也对……呵呵。”

    尚景星想到了什么,轻轻一笑,拿着的最新排行表,上面兰成峰以十七万五千贡献点位居第二,相信要不了几天第一也是他的了。

    似乎是彻底失去兴趣,他不屑的丢掉手中的排行表,牵着小云大步走出兰山派大门。

    当走出一段距离后,他果断的脱掉兜帽,丝毫没有避人耳目的想法,几乎是明目张胆的走在大街上。

    几乎在脱下兜帽的那一刻,他就被认了出来,实在是他黑袍黑棺的造型太过奇特,想认不出来都难。

    就说兰山派之中,关于他的传言无处不在,即使不少人因为思维误区不相信他就是尚景星,认为他是黑尸门之人,但依旧有些人坚信这点,真正让这股传言消失的,正是尚景星表现出杰出的温养天赋之后。

    无资质之人,无任何资质。

    这几乎是一种定律,塔界各种职业无数,温养师、锻造师、炼丹师等等,想要成为这些地位崇高的职业,没有修炼资质想都别想。

    “快看,那不是尚景星吗?他怎么又出现了!”

    “时隔一个多月他又出现了啊!我还以为他离开起始城了呢?真是勇气可嘉。”

    “不对,你们看他去的地方,那里不是!”

    无视周围众人的议论纷纷,尚景星带着小云,向着此行第一个目的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