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一章 百牛化龙

    深冬以至,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裹。

    坐在屋外欣赏如此美景的尚景星,忍不住吟诗一首,“平安圣诞皆以过,最是一年无丝袜。横批,腊八类个腊八。”

    “噗!”

    坐在一旁小云听见尚景星如此诗句,一口水从口中喷出,身子更是一阵踉跄,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

    “尚景星,你能不能有点大人样,这样的诗你也好意思念?!!”

    与此同时,直播间中的众人也是笑得一阵前仰后合,一片片乱码出现在直播屏幕上,此时要是新人来,非吓坏不可,还以为万界直播出漏洞了。

    妙女寻仙-何妙儿:主播你走,不念诗我们还能做道友。

    三国-黄忠:哈哈,妙妙妙,主播真是趣人。

    我欲封天-小满儿:你们怎么了,我感觉主播哥哥作的挺好啊。

    我欲封天-孟浩:你是女儿,你说的都对。

    萧荷:赤心能动众,功到自然成。处世宜,噗噗噗,不行我念不下去了,主播你能不给我们直播间丢人了吗?

    苏权:师傅,是时候让主播知道什么是诗了。

    下面一片加一,看得尚景星脸色一阵黑一阵白,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你们干嘛啊你们,我停停顿顿吃了一个月的牛肉,刚刚得到一龙之力,心情大好,作首诗怎么了。而且不是作的挺好的嘛,还是小满儿有眼光。’

    就在他发牢骚时,萧荷的诗也作好了。

    萧荷:千山飞尽无青绿,万野飘来尽雪白。海角天涯埋寂寞,黄泉碧落葬情怀。

    看着这首诗,尚景星眼珠子一瞪,这才多久啊,就作了这么一首诗,还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

    如此想着,他突然眼珠子一转,看向小云说道:“哼哼,我刚刚只是为了逗你。真以为我不会作诗了?我在凡塔界可是人称五步一诗的大才子。”

    “骗鬼呢,有本事你现在就作一首。”

    小云琼鼻一皱,很是不屑的白了尚景星一眼。

    “好,你听着啊。千山飞尽无青绿,万野飘来尽雪白。海角天涯埋寂寞,黄泉碧落葬情怀。”

    尚景星念这首诗时,声情并茂,眼中有落寞出现,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他作的呢。

    就比如小云,她从小接受的都是大家闺秀的教育,对于琴棋书画皆有涉猎,自然能明白其中的意思,满心以为尚景星在缅怀兵心门的故人。

    妙女寻仙-何妙儿:我们看来是不能做道友了。

    我欲封天-小满儿:主播哥哥你敢再无耻点吗?

    萧荷:…………

    苏权:收钱!师傅必须收钱!

    直播间又是一阵笑闹,尚景星和他们聊了几句,转而看向小云,迎着她担心的目光,大手轻轻揉着她的脑袋。

    “没事的。”说完,他继续看向眼前的雪景,目光深远,有一条龙型虚影缠绕在他右臂之上,这虚影只要他不想,旁人便无法看见,正是一龙之力的象征,“一个月了啊。”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尚景星在这段时间只出门了三次,完成了三个修兵止戈任务,顺便也去了任务交接处,想看看有没有新的修兵止戈任务,无奈,他的想法落空了,并没有新的任务更新。

    这个月里,他通过小云教给他的办法,成功将百牛之力拧在一起,化为一龙,结束了痛苦的一日三餐牛肉的生活,除此之外,生活可谓是波澜不惊,对他来说太过平淡,使他欢喜的同时又有些烦躁,好似内心深处不甘于如此平庸。

    嗡……

    一声轻鸣从他的腰间传来,毫无疑问,正是那必须要等待一个月的门派任务,属于林东城的任务。

    小云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没有去取消吗?你要知道我们在兰山派并不好过,五个最有权势的人得罪了三个,如果这次你让林东城下不了台,那就是第四个了。”

    “我会尽量避免的,况且也没有办法,购买丹药的花费太大,当初的一万灵石,现在连一半都没了。”

    尚景星回答的很无奈,生活所迫这个词,从未如此接近于他。

    “你可以多接一点温养矿石的培育任务,有锻心神炉在,我温养还是挺轻松的。”

    小云话虽这么说,尚景星却是知道温养矿石并不简单,甚至对于只有锻体二层的小云来说可以称得上艰难。

    有一次他趁着小云睡着没有将锻心神炉收起,自己尝试了一次,那个中滋味虽然比不上刻录功法,但绝不好受,好似全身的热气被吸走,如入冰窟,不过还好,这样的行为由于锻心神炉的存在,每日只需要一次而已。

    温养矿石金属的办法很奇特,需要使用的是一种名为血气力量,这力量和灵力类似,但又完全不同,大多数人看不见摸不着,它来自于血液,使用过度就会有周身热气被吸走的感觉,也是锻体期能使用法宝的原因之所在。

    修为越高、体质越强,温养的效果也就越好,不适感也就递减,尚景星以锻体六层,一龙之力的体质,都有不适感,更别说小云了。

    “好了,这件事不要提。我能让你每日帮我分担一半的血气,已经是最后的底线。”

    他这么说着,同时披上了黑袍,背上棺材,准备出门,而小云自然也跟着他一起。

    到了演武厅,林东城已经到了,寒风凌厉,吹舞着他的衣衫,倒是一派风度翩翩,气质比之尚景星上次见到时更有很大的不同。

    ‘已经炼气期了吗……’

    尚景星心中不无羡慕的想着,炼气期是他渴望的境界,他没有太多愿望,要不是兵心门的仇,还有威黎的羞辱在,他早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和小云一起过上混吃等死的生活。

    “你来了,我听说你的力量可力敌两位长老,倒也适合做我突破炼气期的练手对象。”

    林东城说这句话是并无多少傲慢,他只是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