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章 八字不合在继续

    尚景星眉头一皱,转过头举目望去,想知道又是兰山派哪个人和自己八字不合,却不想进来的还不止一人。

    “我也这么觉得。”

    第二个人也开口了,这让第一个人的脚步不由得一顿,转过身看向身后,待看清那人的脸后,心中升起一股怒意,但又不敢在脸上表现出分毫。

    “见过林师兄,参见代掌门。”

    “见过林师兄,参见代掌门。”

    这两人正是林东城和兰成峰,一群内门弟子恭敬的朝着这两人行礼,而兰成峰身旁的一人则自觉的移开几步,他一个外门弟子可不敢站在原地受内门弟子一礼,从这点也不难看出他以外门弟子的身份成为兰成峰心腹的原因。

    “林师弟,久违了,我听说你突破在即,怎么到秦伯这来了。不会是又失败了吧?”

    兰成峰漫步走过林东城身旁,在其身位前方站定,逼迫对方不得不转身和自己说话,一举一动充满了征服欲。

    林东城脸色一变,虽是心有不甘却依旧如兰成峰所愿,再次转身,恭敬的弯腰道:“见过代掌门。代掌门说笑了,突破炼气期又怎么可能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不过……”

    说到这里,林东城的脸上扬起了得意的表情,甚至有些忘形瞟了一眼兰成峰,接着说道:“不过师弟我已经找到了契机,要不了一个月,必定能都突破。到那时候,不知道代掌门愿不愿意接取一下修兵止戈任务呢。”

    林东城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上方的任务类别,下一秒,不由的愣住,口中轻“咦”一声。

    这时一旁有些尴尬的尚景星终于忍不住了,不明白为什么事情由踏火妖牛而起,话题却不由的歪掉了。

    “咳咳。”

    他上前一步,假意轻咳几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随后开口道:“咳,不好意思,打扰你们……”

    他话语一顿,似乎在犹豫,最后还是选择了一个除了他自己没人听懂的的词语。

    “嗯,打扰你们撕逼了,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发布任务了。”他如是说道。

    “不用!”

    “不行!”

    林东城和兰成峰同时开口。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尚景星的脸顿时一黑,非常想大吼一声,妨碍别人做生意是犯法的啊。

    “给我,五千灵石。”

    “卖给我,一万灵石。”

    前者是兰成峰,后者是林东城。

    尚景星闻言顿时一扫脸上的阴沉,笑容灿烂起来,搓着手,活脱脱一副奸商的样子,说道:“你们是想要竞拍吗?”

    不过他的表情灿烂了,另外两人则黑了下来,尤其是兰成峰。

    “林东城,你想清楚了。”

    兰成峰面容阴森的看着林东城,语气中充满了威胁之意。

    “‘代’掌门,你怎么了?卖家都说了,竞拍。”

    林东城可以咬重“代”字,似有提醒兰成峰,别忘记自己的身份,他也实属无奈,妖牛出售实在太过难得,哪怕得罪兰成峰也不愿意放弃。

    “那这位代掌门,你要加价吗?”

    尚景星笑眯眯看着兰成峰,经过之前的一幕,他对这兰山之子印象极差,单单是压价一半的举动,就足以让日渐向财迷靠拢的他心生不满。

    他话刚说完,就见兰成峰向着他走来,原以为兰成峰要动手,没想到其只是走到他身旁,轻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尚景星,你很好,不过你要小心了,小心我哪天心情不好,将你的消息抛出去。”

    兰成峰离开了,林东城在给予尚景星一万灵石后,也同样离开,甚至所有的内门弟子也跟随两人离开,站在原地的尚景星看着这群人的背影,尤其是兰成峰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主要想的是一个问题,‘兰山怎么生了这么个蠢儿子,我在兰山派的消息走漏了你有啥好处?要不是看在兰山收留的面子上,我早就自己放出消息了。’

    半盏茶后,他状若随意的问向老人。

    “秦伯,兰山派门人每月需要完成多少任务,伙食费又是多少。”

    秦伯一愣,回道:“兰山派门规,每名外门弟子,每月必须完成一个门派任务,伙食费二百五。”

    “两倍吗……”尚景星喃喃自语一句,看着兰成峰背影的目光闪过一丝冷芒,随即马上笑道:“谢谢秦伯了。任务已经接取,我该怎么去找到那些人。”

    “当他们需要时,我会通过门派令通知你,到时候你去演武厅就行。”

    尚景星点了点头,又在出售任务那栏选取了几个价格公道的锻体丹进行购买,一共四瓶二十颗,花费二千多灵石。

    做完这些,他又和秦伯聊了几句,套取了些兰山派的消息,比如兰山派最具有权势的五人,不过他却从这些消息中发现,其实还有隐形的第六人,正是他面前的秦伯。

    秦伯,修为不高,也就是锻体七层的样子,牛吃的全是灵牛,论实力甚至无法和一些外门弟子相比,但他的身份极为特殊,在兰山还不是掌门时,他就侍奉其左右,整个兰山派除了兰山和东方长老,其他人对他都非常敬重,只是他整日待在任务接交处,自然没被算进最具权势的五人之内。

    告别了秦伯,尚景星带着小云回到了自己两人偏僻的厢房。

    修士的生活娱乐很少,至少在第一层是这样,兰山派又不似兵心门,少了自由没人聊天,小云又去修炼锻造功法,他闷得发慌,最后还是选择了修炼。

    一个时辰后,修炼中,他感到一股柔和隐晦的灵力出现,不得不停下修炼,探查灵力的根源,发现这灵力正是传自自己腰间的门派令。

    “来了。”

    他知道自己的门派任务来了,他犹豫的看向修炼中的小云,最后还是决定不打扰她,悄悄离开房间。

    走入演武厅,尚景星发现发布任务的人已经到了,那是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他很怀疑此人到底是不是修士,不然以锻体期需要锻炼的特性,没可能有这么一身膘。

    对方没有废话,见到他来了,马上要求开始。

    当沙包的过程很简单,尤其是对方的力量和自己天壤之别,称之为花拳绣腿都不为过,整个过程尚景星都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直到对方喊了他两声他才回过神来。

    就这样,他第一次‘打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