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七章 双修如此不值钱

    “东方长老,这就是生事那人送来的信?”

    兰山靠着床上,脸色苍白,显然是重伤未愈。

    “是的。”

    东方长老点头称是,态度中并没有太多的尊敬,尤其是在几次对战周山派中为兰山派胜出后,更是如此,居功自傲的典范。

    “父亲,那是谁?你的旧友?”

    此时屋内还有一人,正是兰山之子,兰成峰,他的态度很诡异,明明侍奉在其父身边,尽显孝顺,但对东方长老倨傲的态度并无反感。

    “呵呵,什么旧友?他是尚景星!”

    兰山想起自己被近乎羞辱的吊着逃跑的往事,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口气中带着不满,毫无救命之恩的感激。

    此时兵心门已然被灭,他的誓约自然就作废了。

    “将他赶走。”

    兰山一甩手,将手中的信件丢在了地上,兰成峰举目望去,却见所为的信件上面只写着两个字,鹰狐。

    得到兰山的吩咐,东方长老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出去。

    “东方长老,先等下。”兰成峰叫住东方长老,随后朝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尚景星前几日才被威黎重伤,理应卧床不起才是,结果现在却生龙活虎的来门中闹事,孩儿觉得有利可图。”

    兰山一愣,心中略微思索,顿时脸上出现了狂喜之色,明白了兰成峰的意思。

    “对,没错,哈哈哈,咳咳咳。”

    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传出,他赶忙捂住自己的嘴,一缕缕鲜血从他掌中流下。

    兰山的咳嗽一直持续了半盏茶,才堪堪停下,他用兰成峰递来的毛巾擦干净手,随后说道:“他一定有极品疗伤丹药,不能让他走。他这时候上门必然是寻求庇护,那我就给他!”

    “峰儿,你去安排他入门,好生招待不要让他察觉,只要时机成熟就暗中杀了他,抢了他的丹药!”

    “是。”

    兰成峰低下头,露出一丝阴森的微笑,随后转身离去,与他一起的还有东方长老。

    “对了,要对旁人隐瞒他的身份。”

    在兰成峰离开前,兰山又吩咐了一句。

    出了门,兰成峰的嘴角划出一条不屑的弧度。

    “就快要死了,还想做君子。”说完,兰成峰朝着东方长老吩咐道:“东方叔,这次也要麻烦你了,必须成功。监视他,给他最差的待遇,逼他走,然后杀了他!丹药?哈哈哈,没有,我要的是登凌风!”

    “放心交给我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正如东方长老所说,兰山派中,肮脏的事从来都由他来做,唯一的区别在于,以前他为兰山做,现在他为兰成峰做。

    东方长老微微欠身,转瞬之间消失在原地,奇异的是,他对兰成峰的态度竟然比兰山好上百倍,甚至有着一些溺爱在其中。

    另一边,尚景星牵着小云的手淡定的站在原地,别看他这样,其实他心里也没底,虽然来之前他打听过,兰山素来有君子之称,自己对兰山又有救命之恩,但他现在的身份处境实在太过尴尬。

    呼!

    一阵清风吹过,东方长老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房间安排好了,跟我来。”

    东方长老言简意核,走在前面带路。

    尚景星和小云对视一眼,露出欣喜之色,同时心里分外感动,他在这塔界,还真极少碰见这样的人,暗道不愧是君子兰啊。

    一盏茶后,三人停在了一间略显破败的厢房前,这厢房坐落的极为偏僻,鸟无人烟,更别说建筑房屋了,与兰山派普通弟子居住的地方近有半里之远。

    对此,尚景星没有丝毫不满,甚至心里还觉得兰山考虑周到,知道自己不宜和旁人住在一起。

    而东方长老在一旁观察着他的表情,当看见他露出高兴的表情时,除了在心里暗叹他的城府深,也没有其他言语。

    ‘看来逼走他的事要慢慢来,免得被他看出什么。’

    就这样,东方长老走了,带着自己对尚景星全新的看法走了,误会就这么巧妙产生。

    “走吧,进去看看,我们得在这住一段时间了。”

    说完,尚景星一马当先,走进厢房,进去后他发现,这厢房外面虽然破败,但里面的家具倒也齐全。

    由于这厢房很久没人住过满是灰尘,所以两人只能先打扫一番,索性尚景星和小云都不是娇生惯养之人,忙忙碌碌一下午,甚至连晚膳时间过了都没想起来,最后还是兰山派的一名普通弟子为他们送餐时的敲门声,让他们回过神来。

    尚景星接过饭菜,听闻对方以后一直就给他送餐,连忙表示感谢。

    送走了对方,他回到屋中,将饭菜放在收拾干净的桌上,和小云吃了起来。

    饭菜很普通,甚至称得上简陋,不过对于吃惯了兵心门一顿没几块肉的饭菜,两人不以为意。

    晚膳间,两人聊起了修行方面的事,不过主要还是小云给尚景星科普各种常识。

    “对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学这么多功法是打算法修吗?你的力量太浪费了呢。”

    科普时,正好说到体修和法修的概念,小云也就自然而然的问起尚景星今后打算的方向。

    “这还用问,当然是法体双修了。”

    尚景星理所当然的说出这句话,在他看来双修从来都是强大的代名词,普通人玩不了,作为穿越众,他自然不能给前辈丢脸。

    “你资质不行,但也不能丧气啊。”

    小云语重心长的劝解着他,见他一脸疑惑,才想起他根本没多少塔界常识,无奈的开始解释。

    原来,塔界的双修根本就和他想的不一样,一百个人里面九十九个都走这条路,从来都是法体其中一方面没有特别突出资质的人才会选择。

    这样的路早被天骄遗弃,甚至很多大派都严格规定门下的人专攻于一条路,避免他们落入平庸。

    明白了其中巧妙,他一时之间有些犹豫,以他现在的力量,虽说不上同阶无敌,和上六层的天骄比起来更是天绕之别,但他根本没想过要去上六层,因此不走体修的路的确有些可惜。

    另一方面,以他锻体期就获得三部功法来说,法修之路,不走同样可惜。

    “算了,想了也没用,我现在连体修功法都没有,想走也走不了。”

    笃笃笃。

    就在他左右为难时,房门被敲响了,然而来人并没有让他去开门的意思,直接在门外开口。

    “代掌门有令,十天内上交五百灵石,作为伙食费,同时每个月必须完成两个门派任务,不然逐出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