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五章 我能耍他们一万次

    当尚景星醒来时,已经是另一天的早晨,他整整昏迷了一天多,才将透支的精神力恢复过来,不过即使如此,他整个人依旧显得有些萎靡,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小云持之以恒连续几个时辰的‘谆谆教导’。

    对此他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即使是他自己也觉得最近自己昏迷的次数有点多,还好这次只是精神力方面的问题,而不是伤势不需要养伤,不然他就真的要带着小云逃房钱。

    “你知道你这样做多危险吗?!要不是兽魂灵石还有你的悟性高,说不定你就直接被塔界规则碾死了!”

    “好好好,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小心。”

    他无奈的做了个求饶状,此时的他已经知道了关于刻录的方方面面的事,心中也由衷的庆幸,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放弃了刻录一事,只是下次小心点而已。

    如此想着,他拿起了被小云放在床头的那张纸,一看之下,差点没从床上跳了起来!

    “怎么没了?!我刻录的字怎么没了?”

    此时那张纸上只有一个‘心’字,其他的尽数消失,不见踪影。

    “哼,你以为刻录这么简单?熬时间就行了?要是这样的话,不用分神期,就是出窍期、元婴期每天写一个字,纸质功法就满天飞了。”

    小云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尚景星的鼻子,脸上的表情渐渐的向着不屑靠近。

    “到底是为什么?”

    尚景星摸了一把额头不存在的汗,心中心疼欲死,自己辛辛苦苦写的字,甚至昏迷了一天,竟然全白费了。

    “一张纸的字必须写满,对纸张形成灵力护持,才能使得刻录的文字一直存在,不然一天就会消失,除非……”小云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拿过尚景星手中的纸,指了指那个‘心’字,接着说道:“除非对功法意境领悟极为深刻,你这‘心’字就是误打误撞留下的。”

    “这样啊……”

    尚景星点了点头,心里不以为然,自觉这并不算多困难的事,要说领悟,当时的自己好像没有这方面的状况,只以为小云说的言过其实,有些夸大了,完全不认为自己悟性有多高。

    他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了一个捷径,问道:“那如果字写的很大,或者纸很小呢。”

    小云翻了个白眼,顿时有些无语,打击道:“字大需要的精神力和灵力也增加了,你写不完一个字。纸小字少会导致意境不连贯,想要修炼的成功,难上加难。”

    “恩……”

    尚景星点了点头,马上打开万界直播交流功能,询问了萧荷和捕快的看法。

    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着这边的情况,因此尚景星一问,马上拍着胸脯表示意境不连贯没有丝毫问题。

    闻言,尚景星心中顿时一喜,暗道直播间的观看者就是给力,事后他仔细想想,也觉得正常,毕竟不管是萧荷还是捕快,在自己所属的世界都算是大能,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领悟困难的问题。

    要知道,不管是锻心还是锻造功法,虽是高深精妙,但也通俗易懂,不然锻心门的门人怎么可能几乎人人都能学会呢。

    这件事终于是有了妥善的解决办法,他也是松了口气,将纸张收入储物袋,对小云道:“收拾一下吧,该走了。”

    “恩。”

    小云点了点头,出于对尚景星的信任,小云并没有问他刻录功法的原因,直接转身去收拾东西,由于东西不多,不一会就搞定了。

    两人到掌柜那里结账,最后尚景星抱着可怜的三颗灵石,心里咬牙切齿的暗骂一句黑店后,欲哭无泪的和小云一起离开了客栈。

    “接下去怎么办。”

    出了客栈,小云抬头看向尚景星,问道。

    “老办法。”

    尚景星淡淡的说道。

    “他们不会再上当的吧。”

    “就那些蠢货的智商,我用一万次,他们照样上当,你就拭目以待吧。”

    尚景星嘴角一勾,如是说道。

    就这样,两人披上黑袍,来到摊位处,他这次甚至连做样子的兴趣都没有,一件法宝也没拿出来,只是单纯的铺了块布,坐在那里,几乎就是明目张胆的告诉所有人,自己又打算来耍你们了,虽然就算是他想做样子,也没有法宝可以让他卖了。

    午时时分,他们准时的站起身,快步走向之前的摊位,进去大吵大闹一番,老板叫来城卫,城卫进入店铺将两个披着黑袍的人抓了出来带去城门口,严龙那里。

    剧本几乎没有一丝改动,那四个灵耀门弟子也不是真傻,在他们进入店铺后,就严密在四方监视着,除非这几天店家大费周章的挖了个密道,不然尚景星和小云绝没有走后门逃离的可能。

    两人被带走的一路上,四个灵耀门弟子在后面跟着,周围大多数上次被耍的人皆是面带讥讽,等着看尚景星出丑,连他们都如此,更别说那四个灵耀门弟子了。

    很快,城门口便到了,就在严龙想着要不要不去掀开兜帽,故意放尚景星走时,一高一矮两个黑袍人中的大个自己掀去了兜帽,露出了一张对大多数人来说陌生的脸。

    “靠!怎么又是个不认识的人。”

    “尚景星人呢?!”

    “几百双眼睛看着他都能逃走了?神了啊!”

    此时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极为精彩,一脸懵逼,一种智商上被藐视的耻辱感席卷了他们,尚景星竟然又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走了!

    不过此时要说表情最精彩的,不是围观的众人,不是灵耀门的四人,而是严龙,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张脸,嘴角一抽一抽,心情万分复杂。

    “走吧走吧。”

    严龙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的将身前的两人轰走。

    两个黑袍人走了,两个城卫则继续去巡逻,人群散去,有些人感觉好笑,有些人则满脸憋屈,大概半盏茶后,其中一位城卫和自己的同伴说了一句,离开了原先的巡逻轨迹,进入了一处小巷。

    小巷的尽头正是两个黑袍人。

    “谢谢了,朋友。”

    城卫上前几步,感谢的拍了拍黑袍青年,同时原地开始脱衣服,不一会城卫服装被他脱光,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不是尚景星又是谁。

    他将城卫服装交给青年,同时接过自己的黑袍。

    “太客气了,您是将军的朋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还需要巡逻就先走了。”

    青年一副不敢当的样子,拱手向尚景星告辞。

    目视城卫离开,尚景星眉头一挑,颇为得意朝着身旁的人说道:“怎么样?”

    “景星你真是每时每刻都让人惊喜呢。”

    小个黑袍人脱掉自己的兜帽,露出的正是小云娇俏可人的小脸。